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我还没反应呢怎么就结婚了?!

现pa嗯……
不要吐槽我这越来越轻小说风的标题
———————————
“鹤,我们结婚吧。”
“噗——”鹤丸国永一口咖啡喷在电脑屏幕上,连嘴上的咖啡都顾不得擦一擦,立马转身冲着那个突然求婚的人问道“啥啥啥?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结婚吧?”得到肯定回答之后鹤丸国永把剩下的咖啡全部喂给了裤子。鹤丸国永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然后不一会就没了声音,应该是死机了吧…
飞快的重启将条件全部理了一遍,面前的人叫做三日月宗近五年前大学认识的三年前开始谈恋爱的男朋友这样那样的事也做过了理所当然的住在一起之后一个月去见了对方家长自家父上没什么要求就是让我过的幸福三个月前才攻克了三日月宗近的父亲双方母亲早就达成一致让我们在一起了然后——两分钟前他向我求婚了。
鹤丸国永表示还是没怎么顺溜过来,就算自己是个大男人也是需要有点小梦想的对吧?戒指呢?玫瑰呢?晚餐呢?平常一块吃个饭也挺浪漫的怎么到这会了反倒这么随意…而且还是在他焦头烂额和设计稿作斗争的时候?

唉我天我的稿子!

鹤丸国永立马抽了好几张纸,自己脸还花着呢却立马抢救自己的电脑。于是鹤丸国永擦着电脑三日月宗近擦着鹤丸国永。“鹤啊,你先把自己擦干净吧?”“闭嘴闭嘴闭嘴死老头子我的稿子全在里面我可不想重新画!”
三日月识相的闭了嘴,他深知自家设计师稿子不见了的时候的发狂表现…比如上周…三日月清楚的记得自己下班回来之后还没开门就听见屋子里面丁玲桄榔的响动,三日月一瞬间以为自家来贼了,想想鹤丸学过散打身手不差,便不急不缓的开了门,结果上一秒还在锤桌撞墙的鹤丸跟灵体超速一样扑倒他怀里泪眼汪汪的“三日月三日月快吻我!”“啊?”三日月整个人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干啥,连门都忘了关,就愣神的功夫,鹤丸国永搂着他的脖子就开始亲,又撕又咬的,之后理所当然的在床上说清楚了这事…原来是鹤丸电脑出问题了画了好几天的稿子嗡的一下全没了。三日月爬在恋人身边忍着他又锤又打的动作听他说完,稍稍佩服了一下刚刚被做到脱力的某人居然还有这么大劲拿他撒气,然后揉了揉他因为丧气趴在枕头里的脑袋,哄着他睡了。第二天俩一块出去逛街的时候,鹤丸跟往常一样抱着三日月的胳膊,刚出门,就被隔壁大妈咬舌头说生活不检点,鹤丸自是不爽,三日月听了心里也来气,别人小两口干什么关起门来你们用管么…等等他好像确实没关…

“所以?”三日月等鹤丸折腾完了之后又回到那个话题,“我想听一下你的答复。”
“额…”鹤丸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这事事关挺重大的,答应了可就这辈子也直不回来了,虽然还有离婚这这东西,以他现在的心情,他不是很想走到那一步。
“不愿意?”三日月稍微有些失落。“啊啊啊不是不是!”鹤丸赶忙摆摆手,“我想跟你结婚,想和你过一辈子…只是…有些太突然了。”而且还这么…这么平常,来给我至少九十九朵玫瑰啊!鹤丸硬生生把他老人家的少女心憋了回去。

“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三日月见自己还能抢救一下立刻拉开攻势,语气连给鹤丸回绝的余地都没有。三日月认定鹤丸肯定会从了他,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求婚居然这么艰难,他觉得鹤丸国永会一口答应下来的…
鹤丸国永见面前的人明明是求婚还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态就开始不爽了,“三日月!你这是逼婚还是求婚!你要这么说老子还偏不从!”鹤丸说出去这话就开始后悔了,他深知三日月的性格,估计他说不从三日月也就真的不让他从了。他可是见过三日月谈生意,对方一开始翻脸说不合作了三日月就松口,说不合作就不合作,舔着脸回来求他都没用。所以一些老合作伙伴一开始不合后来也是没办法硬生生把自己的脾气压下去,毕竟对方做的无可挑剔,自己找茬也是自讨苦吃,换下家又没这质量,一来二去也就乖了。鹤丸可不,鹤丸偏不乖。
鹤丸看自己的稿子也快画完了,索性跑上楼把三日月锁在了屋子外头。

真•闭门羹。

三日月揉了揉太阳穴,摸了摸兜里的小盒子,里面是用天鹅绒包裹着的戒指,玫瑰还有一个小时到。本想先斩后奏,等他平平常常的求婚鹤丸平平常常的答应,然后再来个与众不同的大惊喜…看样子就算是秉承惊吓万岁的鹤丸也不能逆着常人脑回路来。“唉…”三日月谈了口气,掏出手机准备给兄长们挨个打电话问攻略,想想又放了回去——这关得他自己过。

他起身上楼,敲了敲房门,“鹤…?”
“滚,别跟我说话!”鹤丸趴在床上抱着枕头蜷在那里,他挺想让三日月进来的,可是就想听听门外的人用好听的声音温柔的哄他。可现在门外却出了奇的安静,“喂!”
“怎么了!”
“不让你说话就真不说了?!平常也没见你这么听话!”三日月一听这话在门外低低的笑了出来,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自家恋人没生他气。对于鹤丸国永的小心思他还是知道的,说什么太突然了只不过是嫌弃他太平常的求婚而已,不过三日月也知道求婚跟问今天吃什么不是一个道理,但他还是抱着点侥幸心理,想给他一个最三日月宗近式的惊吓。可惜,没成功。
“笑什么…”鹤丸现在就坐在门板背后,两个人隔着门背靠背坐着。“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有些可爱而已。”
“啧…可爱屁…”鹤丸不喜欢这个词,他又不是隔壁成天涂指甲油的加州清光,“好歹也用帅气这个词啊!”
“好好好,鹤丸国永帅上天哈哈哈。”
“……”鹤丸突然无话可说“你真的没觉得在我生气的时候说这话很找打么。”
“可问题是,鹤你没有生气啊。”
一下子被戳中腰眼的鹤丸国永不出声了,三日月宗近也陪着他不出声。两个人就这么坐着,直到鹤丸腿都麻了。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啊啊!来了来了!”鹤丸听见三日月起身下楼的声音,还听见了三日月说谢谢和要签字的声音,鹤丸忍不住好奇,打开门就看到一大束玫瑰缓缓移动上楼,玫瑰背后露出了三日月的脸。“哈哈哈本想先让你答应然后再给你个惊喜,反着来的话也许会吓到你。我是这么想的…可是好像失败了啊…”
鹤丸就差少女般的捂着嘴尖叫了,其实他内心已经这么干了。
“那么,鹤,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正常来一次好不好?”没等鹤丸答应,三日月就掏出戒指抱着玫瑰单膝跪地,“鹤丸国永,你愿意嫁给我么?”
鹤丸这次彻底傻了,他觉得不如刚才一口气答应呢,他挺喜欢三日月这个计划的,毁了它鹤丸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而且来真的比在脑内妄想冲击力更大啊!
鹤丸跟上周没交稿子崩溃的速度一样扑过去抱住了三日月,玫瑰因为冲撞掉落到了地上,顺着台阶滚了下去,撒了一路的花瓣。
“这算是答应咯。”三日月被撞的坐在了地上,搂着怀里的人,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啊…答应了…”鹤丸小声的应着,又摇了摇头,觉得刚刚那个回答太不正式了,直起身,抹了把早就红的不像话的脸,“愿意,我愿意嫁给你,然后跟你过一辈子!”
“哈哈哈,甚好甚好。”

那一天晚上他们谁都没有睡着,裹在被子里商量婚礼是用日式的还是西式的,想借鉴一下中式的也许还不错,讨论结完婚要去哪里度蜜月,未来到底要不要领养个孩子,要不要搬个新家,谁做饭谁洗碗谁洗衣服谁晾被子。
这一切都没有讨论出具体结果,不过他们不怕,因为他们的路还长,长到哪怕牵着手一直走,一辈子也走不完。

FIN

————————
终于让他们结婚了!老夫的夙愿!!!
顺便一提文章中鹤丸说的话没有嫌弃清光的意思,清光可是老夫爱的死去活来的人啊!他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评论(1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