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星辰

天文爱好学长爷x酒吧驻唱学弟鹤

完全不搭边但就是搭一块了……

这两天听歌听出来的脑洞。

——————————————————————

三日月宗近坐在学校里的天文馆里心不在焉的看着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星象书,心里只有那天在酒吧碰见的男孩,好像是一个学校的,但一直没对上人。

三日月宗近是个不是很喜欢热闹的人,所以他选了天文学部,一是他从小就喜欢这些东西,二是天文部除他之外根本没有人,原先的部长毕业以后就剩他一个了。偌大的顶楼观测台只有他和那个巨大的天文望远镜。这是三日月喜欢的并迷恋上这里的原因。
但就在上周,期中考试结束后的班级说要出去浪,几个男生愣是把他拉上,三日月虽然挺不想去的,但是想想本来自己在班上就不太说话,神出鬼没,常年蜗居观测台,能把他想起来也是有心,便答应了。
到了酒吧一条街的时候三日月真的开始有些反感了,但不由分说就被拉进了一家据说是他们常来的店。三日月只要了普通的啤酒,要是醉了今晚可就看不了星星了——今天可是这周难得的好天气。
“喂!快看那个助唱!”被身旁的人一拍三日月的注意力转移到他手指的那边。

他分明看见了今夜最亮的星星。

“那个驻唱好像叫鹤丸国永,我在咱们学校见过他,好像还比咱们低一个年级…算是学弟,唱歌挺好的长的也不错啊估计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话说为啥来当助唱啊………”
后面的三日月一句没听进去,耳边环绕的只有那个人的声音,眼睛根本离不开他,那一定是全是界最耀眼的星子。
回来之后的第二天他就找了很多人帮他查这个学弟,一直没有结果…因为他平常关系好的也都跟他一样修仙儿,根本没什么人脉…三日月突然觉得自己早就脱离尘世了。
他可算想起了那个名叫莺丸的学生会长,但他眼里只有大包平…
“要你何用…”

只有再去一次了……

鹤丸国永像平常一样登上舞台,眼睛却不住的寻找那天看到的人,一周没见过了,果然不是常客…那天他看到坐在那里的那个人是那人也在看他,鹤丸完全忘记了伴奏,他的所有感官都锁定在了他身上,若不是他还有点助唱的自觉他这个月的工资就没了。

那个人的眼睛里有世界上最美的夜空。

唱到第四首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新进来的那个人,一句歌词卡在嗓子里没出来,幸亏及时接了上来,嗯…这个月是不是又得扣工资…
当他唱完了第五首歌的时候他撂下麦扔给那个常驻歌手向着台下的那个人飞奔过去。
鹤丸国永从没有这么冲动过,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抓住他就会后悔一辈子!

没想到那人也想他走了过来,人群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到他。
突然手被抓住了,面前的人似乎废了很大的劲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反倒让鹤丸不知所措。三日月宗近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鹤丸国永的。
“你好,我叫三日月宗近,是鹤丸国永吧!”

这是两人的初遇。

当三日月说他脱团之后莺丸一脸难以置信的把茶水撒了一地…

当鹤丸国永说完他和学长搞上的时候烛台切光忠扇了自己一巴掌。

“你俩也太快了吧!”

“三日月我来了!”
鹤丸把便当放在三日月的面前,三日月从书堆里抬起头,睡眼朦胧“啊……?”
“唉…”鹤丸叹了口气,看了看挂钟,中午十二点一刻,这人估计又是通宵还不好好补觉。“又熬夜…你那么喜欢星星么?”
“嗯,大概吧…”三日月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打开鹤丸送过来的便当。这时鹤丸凑过来
把他都头抬起来是他面对着他的眼睛,额头抵着他的,“你喜欢我还是喜欢星星?”
老套的问法。
三日月笑了,“衣服蹭饭上了。”
鹤丸刷的坐回去“啊啊啊啊!今天还要上台啊啊啊啊!”三日月噗嗤笑了,“超可爱。”
“你说啥!老子哪里可爱了!快快快愣着干啥,你有什么清洁剂一类的?”
“你等等。”

三日月等到他把污渍弄掉之后问道“今天还去么?”
“去…啊不是,不去酒吧了,有个地下乐队,下下周五正式演出,刚刚去要和他们磨合一下这两天晚上的演出都由我来。”
“你很喜欢音乐?”
“瞎唱呗…只是喜欢登台的感觉。去当助唱也是为了练练胆子。”鹤丸说的时候低下头,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样,他其实很怯场的,小时候硬被老师拉在台上唱歌,结果紧张的跑了调,被底下的人笑了好长时间。从那以后鹤丸很久没有上台,国中的时候被好友又一次强拉上去,但是心里素质好了很多,演出很顺利,鹤丸看向台下的时候汗水已经流进眼睛里了,很难受…但是,好开心。

他似乎爱上这种感觉了…

朦胧间鹤丸觉得台下的荧光像是星辰一样。

“也许,我也挺喜欢星星的。”
三日月被他一句话弄得云里雾里,以为他是在迁就他,便没再说话。
“对了,三日月…你那天会来看的吧?正式演出,我的第一次正式演出!”
三日月没听错的是下下周五…“好像没什么其他事情…具体时间地址给我,我会去的。”

鹤丸背着吉他去演出地点的时候接到了三日月的电话。
“鹤…真的很抱歉今天可能去不了了。”
“欸……不是说好……”
“我忘记今天有流星雨了,对不起!”
鹤丸没有回话,强烈的失落感从心底翻上来,我就是为你准备这么久的啊三日月…眼泪挺不争气的,鹤丸摇着脑袋让眼泪在眼眶里溜溜转转。
“鹤?”
还是流了出来。
“你去看星星吧,我要迟到了。”

“鹤…对不…”三日月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忙音。三日月低声谈了口气,放下手里的背包,穿了一半的大衣裹在身上,尽管在室内三日月也开始周身发寒。脑子里的那句话又弹了出来。

“我和星星哪个重要?”

鹤丸心不在焉的唱着,完了在这么下去气氛就没了!回神儿啊啊啊!
鹤丸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看着台下的荧光棒稍稍平衡了一些,不过是他的话应该不会这么疯狂吧…
鹤丸迅速调整状态,恢复了那个可以嗨翻全唱的姿态,鼓手似乎也有了点干劲跟上吉他的节奏带起了真个场子的气氛。就一个小时的演出,愣是让人感觉是两个多小时的巡回。
就是这个感觉,无关他人,只要有灯光和舞台…

那么多星星却没有月亮啊…

似乎忘了月明星稀这个说法。

最后一首歌之前,鹤丸停了下来,音乐也戛然而止。
“这是最后一首,感谢大家来捧场,我和乐队还属于磨合期,这首歌练了很久也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鹤丸歉意的笑了笑。

“这首歌是我临时加上去的。”

对,临时,在你答应我来之后。

“练的时间很仓促,所以很感谢大家,能迁就我。这首歌是我和一个人初见的时候唱的歌。”

可是你今天没有来。

“很重要的人,我从未后悔当时抓住他的手,这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

这是给你的,不管你听不听得见。

鹤丸已经确认他不会来了。

三日月脚下不停,台阶什么的一步当两步。他听见了,听见鹤丸说的什么。
他也从未后悔在那里抓住他的手。这也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
一个分神差点摔了下去,幸亏眼疾手快拉住了旁边的扶手。
三日月从口袋里匆匆忙忙掏出鹤丸给他的那张票,在工作人员还在纳闷怎么迟到这么久还要赶过来的毅力的时候三日月推开大门冲了进去。瞬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笼罩了他,他皱了皱眉,再还未适应灯光的情况下看向舞台寻找那个白色的身影。

鹤丸见到三日月冲进来的时候欣喜若狂,也有愤怒和不满,但是和他对上眼睛的时候所有负面情绪顷刻间烟消云散。
和初见不一样的是,鹤丸没有卡壳,但是所有的伴奏和喧闹似乎全都消失了一般,只对着他一个人,唱着只属于他们两个的歌。

鹤丸唱完最后一个音符没管其他人,把吉他和麦丢给贝斯,冲下舞台,和那次不一样,三日月没有过来,只是笑着等他,人群也自动让开。
鹤丸冲过去抱紧了他,三日月也搂住他的腰。
“不是说要去看星星不来了么。”
“我来看星星啊。”
“这里哪里看得见。”
“不就在这里么…”
三日月抵着鹤丸的额头,他的眼睛在灯光下更加璀璨。

两人无话,相望许久。

“你重要”
“什么?”
“星星和你比,你比较重要。”
“你也知道啊…”
三日月低头吻上了鹤丸,人们看着两人,不知谁先鼓起了掌,全场都被带动了起来。掌声像是对表演的肯定也像是为他们的祝福。

交缠许久才肯松口。

“你是我最耀眼的星辰。”

FIN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