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花舞月咏谈【完结篇】

也许就是命吧。三日月去找鹤丸这件事被三条家上上下下满的死死的,石切丸回来之后并没有知晓。但在石切丸回家的一个星期后,宣政院在过年跟前召见了三日月。

“臣三日月,拜见殿下。”

“起来。”

“是。”

三日月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他知道这次只能自求多福了…

“三日月大人,你父亲三条宗近在十几年前做的事还记得么?”

“记得…斩除五条。”

那高居在屏风前榻椅上的人一听这话,把手中的纸扇狠狠的拍在了桌上,“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殿下…臣确实不知您在说些什么…”三日月低着头恭敬的回答,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既然这么说…涟!”

“臣在。”屏风后走出了一位黑发的男子,这大概就是鹤说的…他名义上的弟弟吧…

“把那个人带上来。”

“是。”

一听这话三日月的心凉了半截…不会是…鹤吧…果不其然,当一身白衣的人摔在他面前的时候,三日月强忍住拔刀的冲动,他一瞬间的动摇被鹤丸的眼神止住了。鹤丸悄悄的打着口语

“交•给•我。”

三日月喘了一口大气,他知道如果在这里拔刀,他们两个都不会有好下场。

“是叫鹤丸国永对吧。”

“是。”鹤丸规规矩矩跪着。

“认识你身后的人么?”

“怎么会不认识?”鹤丸轻笑“大将三日月宗近,举国上下没有一个不认识的…怎么,把我拉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和他说句话?抱歉哦,对这种从来不染世俗的人我没兴趣。”

“你是五条的后裔么…”

“五条…好像是吧…当年我爹把我送出去不久就被三条烧了吧…说起来…这人是三条吧?那可是我的仇人呐…”鹤丸紧紧捏住衣袖,努力找着言辞。

 “涟…怎么回事?!”

“臣这就问…”

五条涟立马答道,皱着眉看向鹤丸“鹤丸国永!吾乃恒源平涟!你……”

“行了行了!还恒源平…什么事快问别摆谱!”想着估计是不敢用五条这个姓氏,对外宣称五十代平氏吧。鹤丸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坐在那里的人脸有多黑。

“咳…有人目睹你在花街,和你身后的三日月有交情,因为你是五条的人,不把你赶尽杀绝本就是宣政院开恩,因事关三日月大人名分,所以请你讲清楚。”

“你也知道我在花街啊?一天来的人那么多达官贵人求见的人不在少数…他来不来我记不得啊…再说…你怎么不说其他人和五条有私交啊?好像说的我攀上谁就能造反一样!”

“住口!区区花街舞姬!胆敢在这里放肆!你当是你那地方么!”

鹤丸一听这话翻了个大白眼,不在说话。

“三日月,给我说清楚!你若不说,我便将这人斩首,反正不管怎样,你若清白,便不会怜惜。区区舞姬,也不足为题。”三日月咬了咬牙,“即是舞姬,也是条人命,滥杀无辜,不好吧…不如放回去吧,已经沦落至此也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那个冷眼俯瞰所有人的三日月大人怎么突然怜惜起小人物了?”五条涟立马接话道。

“三日月,你是三条的人,这是遗留问题,关乎你名分,你必须交代清楚。这种事情若是流传出去,你让宣政院拿什么跟天皇抗衡!”

三日月咬牙犹豫了半天,刚准备开口,被鹤丸打断了“我说我真看不下去了,我说殿下你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你不怀疑一个新上任的人却怀疑一个世世代代都为宣政院干活的人?他除了宣政院还能去哪?”

“你闭嘴!我决定了,立刻将鹤丸国永处刑!即是五条的人,也不必留着!”

鹤丸愣了…脑内一万字遗书都准备好了的时候突然听见背后三日月的声音。“殿下!”三日月跪了下来,“殿下,不关鹤丸的事情,一切错误由我承担,无论任何惩罚我都接受!和鹤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请您放了他吧,鹤已经放弃重振五条了!所以…所以…”

“三日月你疯了!”鹤丸被吓的站了起来,回身瞪大眼睛看着三日月,“这惊吓我不要啊!”

“所以…你们两个演的一手好戏啊!”

“殿下!请三思!”三日月已经变成土下座的姿势了,鹤丸从未见过三日月像谁低头。当然座位上的那个人也未见过…罢了罢了…

“三日月宗近,年过完后,你就离开京都吧…你是个人才…去其他地方任职吧…”

鹤丸站在那里,他知道现在的时代,除了平安京,说不上哪里是文明的地方…以及…凭三日月平常这种养尊处优的人,不可能呆的住,他又不是没去过。

“殿下!”鹤丸也跪了下来,“恕我失礼,我也只是不得已才口出狂言,三日月乃一国大将军…”

“行了…没有把你们都斩首算不错了…都下去吧…”

“殿下!”

“好了,鹤丸国永!回去吧,安分守己…饶你一命。”

“是。谢殿下不傻之恩。”三日月应道,他早就料想有这一天了。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已…

刚要起身离开的二人,被叫住了“鹤丸国永,你留下。”

“欸?!”


三日月在大雪中冻的瑟瑟发抖,出来的急,并没有带上什么大衣,旁边的侍女只是打着伞挡着风,也不知该怎么办。

“快!穿上!”突然一个大拥抱从后背传来,身上便多了件衣服,“冷吧!”

“冷。”见是鹤丸的外套又脱了下来给他重新披上

“那你还不回去?”鹤丸推开了衣服搓着三日月冻僵的手。

“我害怕以后就见不到鹤了…你不冷么?”

“冻习惯了…”

“殿下对你说了什么?”

“问了我涟的事,我全盘脱出了。”

三日月摇摇头,“鹤,他是你父亲。”

“我对他唯一的感情就是感谢他把你带到我身边。”

三日月在过完年的一周后离开了平安京,去了鹤丸曾经呆过的地方。虽是贬官条件也比当年鹤丸逃命去好太多。

“真好呢,去以前鹤呆过的地方。”

“好个鬼啊!你有没有想过我啊?

“抱歉啊…鹤…”三日月有想过辞官,但他背负的不仅仅是他和鹤丸两个人的命运,还有整个三条家…若他今日离开,他还有回来的可能,若他辞官,三条就算有小狐丸和石切丸,也难以再兴盛起来。所以,他只能离开。鹤丸被接到了三条家,枞棠知道了开心坏了,“三日月大人你你你你真是大好人啊!我我我会做点心去送的。”当然这件事,石切丸只是叹了口气,说了句“早料到了…”

“不…本就是我拖累你了…”鹤丸笑了笑,“那什么你去那边要给我写信啊,还有那边饭比较粗吃不惯正常,一开始我也没吃惯……”

三日月看着鹤丸,仔细的听着,想把这声音和样貌刻在心里,这一别又不知几年甚至一辈子…


不过也好。

愿归来时,樱花依旧,月色依旧,此情依旧。













“鹤,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FIN





完结了!!!!!!!!!!终于填完了!开心坏我了!抱歉哦这么长时间不更还给烂尾了……(づ ●─● )づ真的真的对不起……卡了……应该会大修吧……如果勤快和时间允许的话。最近只会放短篇了,长篇应该不会在最近更了,感谢大家对花舞的支持!小天使们我爱你们啊!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