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图书馆奇谈

学paro

两人是大学同学,鹤丸比三日月小一级。

智障欢乐向。

以上OK,那么开始吧

——————————————————

“所以啊····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来啊···我的论文还没写完啊!”鹤丸和他的学长兼恋人三日月宗近带着同一个耳机装死在了图书馆的桌子前。内心崩溃的鹤丸一脸妈的我为什么要写论文去你妈的论文老子要看番!又看了看旁边复习准备考研的三日月宗近,加重了郁闷程度,复你妹的习啊老子要和你爱爱啊!一周没做了啊混蛋!你那成绩不复习都能考上的好么!最后鹤丸放弃了挣扎,爬了起来揉揉脑袋准备继续。

“鹤不来也可以啊。”三日月手里不停的画着重点,连眼都不抬的说了一句,就这么一句话彻底激怒了鹤丸。要不是图书馆鹤丸就炸了。盯了三日月半天,忍住了抽走他手里的笔的冲动。三日月被人盯的不舒服,斜眼看了鹤丸一眼,就这一眼,鹤丸的气全消了。妈的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鹤丸不禁佩服起自己是怎么把这个校草撩到手的。

『话说回来…是我追的三日月吧?』

那会鹤丸是大一新生,和好友烛台切光忠以及大俱利伽罗一同考入了这个学校,但是并不是同系生。不管是光忠还是俱利,都已经提前找好了自己的宿舍以及班级所在位置,那个时候鹤丸国永睡死在了家里…

“学校真大…”鹤丸满脸黑线的拉着行李箱,坐在树荫下面的长椅上。

此时的三日月宗近正在为社团招新犯愁,抱着传单坐在了鹤丸旁边擦汗…“啊啊…真是热啊。”“是啊,热死了…宿舍有空调来着…”据说学校的空调设施还算不错来着。

三日月看着这位白发的新生,“那为什么不会宿舍?”

“找!不!着!”鹤丸不是没问过路,问着问着自己就丢了…“你呢,学长?”至始至终鹤丸没抬头。

“啊,我是在招新啦…所以,要来么?文学部。”

“哈…我理工啊…才不…”去字还没说出来,一抬头见到三日月把传单递过来,脸上的汗水还没有擦干净,头发湿淋淋的,眯着好看的眼睛温柔的笑道,“入部我就给你带路哦~”说罢还眨了眨眼,鹤丸这才看清,他眼睛里有月亮。

第一反应:这个人跳极乐净土一定好看…

第二反应:光忠…我恋爱了!

“那…好…”鹤丸说话都结巴了。

“你的宿舍在哪儿?”

“J418”

“你身后就是,四层嗯。”

“……”

“全他妈套路!全是套路!全!是!套!路!能不能少点套路多点真诚!”第一次放假鹤丸是这么跟光忠抱怨的。

“但是啊鹤酱,你不是很乐在其中么?”家里刚上高中的弟弟太鼓钟贞宗吐槽道,“我听咪酱说你一下课就往社团跑诶!”

“瞎说什么!他们都跟我不是一个系!”

“可每次我找不到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百分百在社团。”光忠边做饭边说道。

“……”

鹤丸没了话,咽了咽口水,说道:“好吧…跟你们说实话…我恋爱了。”

大俱利伽罗的书啪的掉到了地上。

我们内心毫无波动…不,全是波动…

那一晚是伊达的不眠夜…不停的告诉鹤丸…如何把三日月宗近追到手…

之后,鹤丸不是送水就是送饭,看电影逛街游乐园,社团各种活动首当其冲每天给周围人安利文学部有多好多好,他的同学一期一振再也忍受不了“大哥你是理工的!你一个人被坑蒙拐骗进了文学部就不要再拉我入坑了好么!实在不行你去找莺丸老师让他帮你转系算了!”瞎子都看出来了鹤丸在追三日月,可本人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鹤丸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老年痴呆。

呀…我应该不会没品到喜欢上一个老年痴呆。

直到有一天,鹤丸陪着三日月整理资料到很晚。

“鹤。”

“怎么了老爷子…我要累死了别让我…唔!”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鹤丸,不断的挣扎着,怎奈被人摁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鹤不是期待很久了么?那么我们继续咯…”

第二天鹤丸请了一天假。再过一天,又是一条好鹤!

之后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只不过那么早就把自己送了出去…婚后…啊不,在一起之后自然的更加变本加厉,两个人都是…所以,想象的来烛台切光忠带着眼罩还要戴副墨镜的场景么?

“鹤…醒醒了,鹤!”

“啊…!三日月?!啊…我睡着了?”

“是啊,抱歉哦,没有注意到。”

“没关系…复习得怎么样?”

“已经没问题了…”

“那走吧!我快饿死了…”

“那什么鹤啊…图书馆门…锁了…”

这他妈就是个老年痴呆吧!

他们学校的图书馆其实没有几个人来的,基本每天六点多七点多就锁了,明天又是周末,今天锁的更早。抬眼看看窗外,啊…天都黑了…,看了眼表,八点。三日月是饿了才发现的吧?!真学…

“这个惊吓我可不要啊…”

“所以…怎么办?”

三日月好像很无所谓的逛了起来,像是想看看最近进的新书里有什么可以看的没有。“我说,你是要打算在这里过夜么?!九点了!”鹤丸不耐烦的看了眼手机,手机还有百分之三十的电…糟糕啊,没带充电宝,得想办法出去。他给学校有关部门打过电话,没人接。是啊这么晚了。他给光忠打了电话说今晚不回家了,明早放假再回去。

“哈哈哈哈鹤你也真是活该。”

“我为什么要交你们这种朋友啊!”

鹤丸看了眼三日月,啊…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算了我也看看有什么书吧,打着手电筒开始找自己需要的书。

“鹤……”

鹤丸猛地一回头,三日月拿着手机往脸上一照,漆黑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可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三日月你要死啊你要死啊!”

“哈哈哈,偶尔来个惊吓也不错啊?”

“这是我的台词!!还有吓人和被吓的心情一点也不一样好么!!!”

鹤丸白了一眼三日月,忽然有个黑影闪了过去,“喂三日月!有东西!”

“吓不到我的哦。”三日月关上手电筒,像是要打脸一样,隔壁的几个书架传来了书掉落和碰撞的声音。

两个人愣了几秒,对视了好长时间。三日月拉着鹤丸就跑,“等等三日月…喂…”鹤丸一个踉跄差点飞了出去。三日月手下一松,幸亏反应快,转身扶住了鹤丸的腰,把已经失去重心的鹤丸捞了回来。

“呼…”

头顶突然传来了铁架受重的声音。

“卧槽快跑!”

三日月紧紧拉着鹤丸的手拽着就跑,图书馆只有连个人的脚步声和喘息声。还时不时发出铁架的声音。

鹤丸突然觉得,图书馆大一点还是挺好的,至少在体力耗完之前他挺享受被三日月拉着手狂奔的感觉的。

三日月一个急刹车,心不在焉的鹤丸直接撞了上去。原来他们跑到了最里面的自修室,没路了。

三日月转身揽过鹤丸,吻上了他“鹤丸我要是死这儿了,你出去要给我烧茶和果子啊。”

“不要!要死一起啊!”鹤丸急了,捧着三日月的脸就亲。热烈程度…嗯…如果这里不是什么危机情况,下一步就要扒衣服了。

“三日月三日月…我爱你啊啊!”

“鹤丸我也爱你啊!下辈子也爱你!”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出现了啊啊!”

“喵~”

“欸…”

“卧槽…”

鹤丸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悲情片一样的画面无比尴尬。

“什么啊…黑猫啊…”

“刚刚估计是它在书架上跳来跳去吧。”

“哪来的猫啊…”

“窗户进来的啊。”

哦…窗户…不对窗户?!

“三日月!”

“怎么了?”

“我们可以从窗户翻出去啊!”

鹤丸觉得自己也是个老年痴呆…

最后还是翻出去了。

烛台切和小贞看着两个满脸黑线的两人,已经笑翻在地上了“哈哈哈哈你俩…哈哈哈演电影呢?!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年的小金鹤给你了哦鹤酱哈哈哈哈哈!”

大俱利终于忍不住了“噗…”

“俱利酱你笑了吧!你笑了吧我听见了!”鹤丸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没有。”
 “笑了啊绝对笑了!”

“鹤,去图书馆吗?”

“不!去!”


FIN

————————————————
明天开学,暑假最后一篇。
我和鹤丸的心情是一样的。
写你妹的研究报告啊!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