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花舞月咏谈(三)

花舞月咏谈
平安历史捏造有
军官爷x舞姬鹤
(也许)R18
这次要虐鹤鹤了避雷注意!
很多漏洞你们是好人饶了我吧……

——————————————————————————

“父亲大人,我们是要去哪?”还是幼年的鹤丸国永,被五条国永抱上马车,还被侍女换上了女孩子的衣服。
“不是我们啊…鹤,你今后要一个人生活了。”“欸!父亲大人不去么?”五条摇了摇头,抚摸着鹤丸柔软的发顶。
“那…那我还会回来么?”
“会的吧…”语气里带着些许宠溺,而更多的确实无奈和不舍。
“我还能找三日月玩么?”五条国永揉着鹤丸的脑袋的手停下了,换上了严肃的语气“不要再和三条家往来。他们只会害你。”
“欸?三日月对我很好啊…”鹤丸睁着他不知天地为何物的大眼睛。他不明白大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三日月终于肯和他说话了,他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就这么丢了。
马车门关上的时候,鹤丸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旁边的侍从听见向来笑嘻嘻,没心没肺的小少爷突如其来的哭声一时乱了手脚。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低声安慰着,听着他念叨着“三日月三日月。”
马车走出了樱花遍野的京都。鹤丸这才知道京都只不过是一场华美的梦境,唯一称得上是文明的地方,只有他背后的地方…
三个月后,从京都传来了噩耗。他的父亲,他的家人…从此离开了他。他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从那时起,他不再玩闹,笑容也少了。他不是从前那个可以赖在父亲怀里的小少爷了。

一年后,他让陪在他身边的人离开了。
“谢谢哥哥姐姐的陪伴,我从未要求你们留下…所以从新生活吧…鹤已经长大了。”
再后来,他一人,重整行囊,返回京都,又是四月,八九岁的他再次踏上故土,他本想去找三日月,最终放弃了。父亲说过不要和三条家来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父亲临死前的最后一句忠告还是听的好。
再后来,他被拉近花街,成了舞姬。就算是男性,每天求见的人也不在少数。
生活就像是暗无天日的泥潭,把洁白的仙鹤硬生生涂上污秽。封锁了他的自由,他的光明。剥夺了他活下去的欲望。自杀未遂只得继续忍受背德的痛苦。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尘封的真相。
来花街转悠的达官贵人不在少数,宣政院的人也数不过来。
“听说了么,三条家的那个三日月,前两天成了直属将军。”
“啊真是,风头要被三条家抢完了。”
“还有啊,那个三日月…跟他父亲一样…连贿赂都行不通啊…”
“三条?”鹤对三条这个词极度敏感,带着面具的他猛地一抖,别过头问道。
“欸!你还关心三条?等等我说三条家有人来这里?见过你?哈哈这下可好……”
“没有,没有来过,至少我不知道。”鹤丸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
“哈…”那人尴尬的笑了一声“没来就没来吧…还说呢,你这发色像是五条一脉的白发呢!”鹤丸抓紧了衣袖,没有说话。
“不知道?也是…五条当年被三条抄了的时候都死光了,据说唯一的独子也没了…也不可能有五条的人了吧…”男人把烟管在桌上磕了磕,喝了重新燃上,吐出的烟雾呛得鹤丸流出了眼泪。
“喂……我说,你还不跳么。”
“啊…抱歉…现在就…”

后来鹤丸带着仇恨活了下去。
再后来三条宗近去世了。
鹤丸不想迁怒于三日月。
“三日月很好的…有错的是他爹…跟他没关系…跟个老爷爷一样整天喝茶…主要还很能打…所以…所以…”

放下吧

鹤丸努力的安慰着自己。
“不再见他。”
“就这样就好…”
“我这种人是不能和你站在一起的…”
“你是三条家…世世代代的大家族…宣政院容不下五条…”
“就这么活下去吧…”
“也许这就是命吧…”


樱花又开了啊……


“好久不见……三日月……”

TBC

——————————————————————————
这次更新隔了好久我知道…
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再次感谢一直关注花舞给花舞摁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孩子们
果然爷鹤什么的最喜欢了
两个老人家意外的带感。
不知道下次会什么时候更新
如果大家不嫌弃就拜托再等等了。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