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花舞月咏谈(一)【后半篇】

平安历史捏造有
军官爷x舞姬鹤
(也许)R18
OOC有辣么大!
前篇: http://cccccyiro.lofter.com/post/1de0fac9_abba599
————————————————————————————

“呐呐!你叫什么名字啊?”三日月刚刚从剑道场回来就看见看着比他小上几岁的孩子朝他跑过来。“你是五条家的?”三日月问道。“是啊!”天生缺少色素的孩子带着脸上的红晕笑道。
五条也是宣政院门下的臣子,只是…他不喜欢。出身贫寒凭什么和三条如此大的宗族站在一起?!父亲大人向来高傲…真搞不懂为什么会和五条国永关系好!
三日月丢下一个白眼,走掉了。
“欸欸!别走嘛!”
以后每个下午,他都会收到一些惊吓,例如突然丛书上垂下的脑袋,或者掉下来的虫子,当然没有一次真的吓到他…
“啊啊什么时候才能吓到你啊!你是老头子么!”每次那孩子惊吓未遂都会发出一声长叹…“父亲大人在和你家大人一起下棋,好无聊啊!没有惊吓的人生太无聊了啊!”
“三日月!”一个开满樱花的下午,从粉嫩的樱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白色的脑袋,“快上来!这里可以看好远!”三日月无奈,跟着他上了树——至少爬树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不记得我告诉过你。”三日月站在粗壮的树干上喘口气,拍了拍身上的灰,看了看早就跑到他上面的孩子。
“那边那个哥哥告诉我的!”小狐丸…三日月暗自腹诽…论白发的兼容性?!“那不重要啦!你快上来!”
三日月撇了撇嘴动身爬了上去。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的风景,从山间的夕阳洒下的融化了刚刚升起的零星的星辰的光辉下,他看见了樱花中飞舞的白鹤…

“好看吧?!”
“好看。”

他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好看…人也好,景也好…很美很美…

突然有一天下午,他没有收到惊吓…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过…
后来,五条家莫名被查封。
再后来,他坐上了大将的位子,动用手中的权力,查询那孩子的下落,他后悔自己的高傲…连名字都不知道还隔了那么长时间…怎么查…?果然,一个月后,查询无果。
那孩子淡出了三日月的世界,或者说被封印在心底…
终于有一天,符纸破了。

“三日月大人?”
“继续说。”
“我们找到了疑似三日月当年查的人。”
“在哪儿?”



“花街。”

TBC

————————————————————————————
好的吧昨天真的少的自己都看不下去,今天把(一)放完了!相信我手稿已经写到四了!没时间码字而已!
居然有人给花舞摁心心超开心!
大概下一章就让老头子和鹤见面了!
嘛……在这里说一下梗的来源吧
有本书叫家徽里的日本史,嗯……发现了很多种仙鹤的纹章,例如圆形鹤,对鹤啊这样,但是仔细比较之后发现了姥爷的纹章是和舞鹤最像的,大家可以查一查几种鹤的区别。
听起来就好美啊!
三明说他把持不住!于是……这个梗就诞生了!
总之谢谢大家观看www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