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Knight

回坑就是童话!你们的小颜色回来啦!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名为永日的国家,国如起名,这里即使到了黑夜的时间,天空也亮如白昼,这里的子民都惧怕黑暗喜爱光明,这里的国王也和太阳一样,与日同辉,与天同寿。

他有一头白发,在阳光下会镀上一层金色,和他的眼睛一个样子,金色的眸子里像是藏着宝藏一样闪闪发光,据说里面装着鎏金的蜜糖。

但最特别的不是国王,而是他最忠诚的骑士,他曾面对着神圣的光辉大殿发誓,自己穷其一生,只为国王一人尽忠。而当他立下这个誓言时,本应该在宝座上坐着的国王拖着长长的衣摆走到他的面前,接过骑士的圣剑,亲自在他双肩上轻点两下,之后国王也跪了下来,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披在了骑士的肩上。

从此那位骑士也获得了和太阳比肩的权力。

可最大的不同是,他有墨蓝色如同夜空的头发,姣好的面容上,嵌着和蓝宝石一般的双眼,瞳孔是两弯新月,他微笑的时候像是整个国家从未见过的夜空都在他眼中。

正如誓言一样,骑士永远的忠于着爱着他的国王,国王也一样信任着爱着他。

可终归是好景不长,就在国家百年大庆临近之际,国王却在一次大朝会上出了问题——他竟差点从光辉大殿上摔了下来。骑士立刻冲上前抱住他,可国王没有一点反应,呼吸微弱双眼紧闭,唯独那只触摸过太阳余晖的手紧紧抓着骑士的衣襟,如何都不放开。

国王病倒了,百年大典也为期不远,整个国家都乱了套,他们担心着伟大的国王,担心着太阳,因为国王出了问题,那也就是说太阳也出现了危机。

国王有三名衷心的护卫,他们四人平日亲如兄弟。其中最小的一个不过十四岁,他着急坏了,抱着他的哥哥哭个没完,他的两位哥哥虽然着急但也只好安慰他,告诉他国王没事的。

两位哥哥一个沉默寡言,一个温柔暖心,不爱说话的那个不会安慰人,只好竭尽全力和骑士追查此事。

百年大典前夕国王还是没有醒来,整个国家也没有过节的样子,子民都跪在圣堂内外,对着他们的神袛为国王祈福。

骑士也有兄长,其中一个和国王一样有着白色的头发,可是他的比国王长很多很多。他告诉骑士,如果查不出来要不要请一位巫师来看看。骑士知道他说的谁,是他另一位兄长,担当着国师的职位。

骑士请来了他的国师兄长,国师却早已难以入睡忧心忡忡,他告诉骑士,祭坛上的永日之火越来越小。骑士问这代表了什么。国师摇摇头,说道。

黑夜要降临了。



还没等消息传遍全国,黑夜就如期而来,永夜之国已经攻进了永日之国的领土,猝不及防的永日之国毫无还手之力,加上国王重病,内忧外患之下永日之国节节败退。

黑夜遍布了整个国土,人心惶惶。三个月后战火烧到了帝都的城墙根下,村庄起了火,妇女抱着孩子的尸首痛哭。男人们拿起长枪走上战场,和英勇的战士们一起冲锋陷阵。

可业火却像是浇不灭一样,连河水也沸腾了起来,黑紫色的天空张开他饕餮般的血盆大口将一切希望和光明吞噬殆尽。

就在这时,国王醒了。

他剧烈的咳嗽着,仿佛要把心肺都掏出来。一直守在他床前也不忘像士兵发布命令的骑士闻声连忙凑上去,抓住了国王无力伸向空中的手。

“带我去看看黑夜。”

骑士不知道国王为什么要去看可怖的黑夜,可他发过誓,永远听从国王的命令。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国王,将曾经他亲手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严严实实的裹在了国王身上。

骑士抱着国王站在阳台上,脚下力目所能及的地方像是连大地烧起来了,烧出了一片白夜。

“你去吧。”

国王对骑士说。

“黑夜退却,太阳就升起来了。”


骑士把国王抱回屋内,国王笑着答应他,如果自己能走路了,就一定上前线去看他,和他一起,把那些永夜之国的人打跑。

骑士笑了笑,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虔诚的一吻,之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许他来生,只是坚信着对方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回来,所以无需多言,只需要给予信任,足矣。



骑士披着披风,带着千军万马,把黑夜撕开了一道口子。曾经轻敲他双肩的圣剑上占满献血,他要用敌人的鲜血去祭典死去的战友和子民,他要用国王赐的圣剑撕裂漫漫黑夜,让太阳重新升起,百姓安居乐业,还他一个海晏河清。

骑士带着自己最信任的亲卫杀进了敌军腹地,搅碎了敌人想要包抄的计划。亲卫水蓝色的头发在黑夜的冷风中被吹的支离破碎,可他却扬起近半年内的第一个笑容,是对胜利的开心,也是对他的弟弟们——英勇的暗卫杀手——出色完成任务得欣慰。

骑士刚刚带着俘虏凯旋而归就听将士来报,国王驾临了帅帐,他又惊又喜,不过惊喜向来是国王的风格,他无奈的笑了笑,走了进去。

阔别数月的人就在眼前,国王给了骑士狠狠地一个拥抱,这也证明了他的身体并无大碍了。

第一缕曙光已经冲破绛紫色的夜空,射进所有人的新房。

国王和骑士站在高大的马车上,国王大病初愈,骑士小心翼翼的搂着他的腰。当他强撑着喊完誓词,骑士将圣剑递给了他,国王拔出圣剑,高指天空,剑尖闪耀着银色的光芒。人群瞬间沸腾了,战马嘶鸣,号角长响,呐喊和振奋人心的夺还计划随着阳光传遍了整个国家的领土,国民欣喜若狂,他们的国王,他们的太阳,在不久的将来就要回来了。

果不其然,国王病愈的事情让士气大涨,国王也跟着军队一起亲赴前线。

国王和骑士的配合天衣无缝,其他人想要帮他们的时候,都会觉得力所不及,去了也是帮倒忙。



可就在骑士与国王并肩作战的第一百天,将永夜之国逼回边境线的时候,永夜国的人突然要和谈。国王当然只是表面答应,心里想着是杀他们个措不及防,前一天晚上还举行了并不奢侈的晚宴。

第二天和谈的非常不愉快,可在最后的最后,对方的特使却说了一个足以让人信念崩塌的消息。

“永日之国最忠诚的骑士是永夜之国仅剩的皇子。”

不管是骑士,国王,暗卫,内侍,亲卫还是骑士的兄长,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原来这次永夜之国的目标是利用骑士吞并永日之国,让世界沉沦进黑夜。

不过幸运的是,骑士的英勇和忠诚全国上下都看在眼里,可最难以抉择的竟是国王。

骑士明确表态,他发过誓,他只忠于他的国王,那位对他并没有养育之恩的父亲,他没有义务也不愿意接手他的烂摊子。

国王却对自己下了狠心,因为他知道,永夜之国的人,被他强行加了永日之国的神格,最后会暗堕成怪物…他一直以为…一直以为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竹马,是自己最忠诚的骑士。

他不愿意看见自己爱的人失去理智,之后的人生过的一团糟。

最后国王在全国反对的情况下,接受和谈,并以叛国罪放逐了骑士。

骑士从没有怪罪过他的国王,只要是他的命令,不管是什么他都会全盘接受。

说是放逐,国王却亲自为他送行。

骑士单膝跪地将圣剑交还给了国王,但却没有解下那块鲜红的披风。

“我亲爱的国王,我不会怪您。望保重身体,愿您与日同辉,与天同寿。”

这是骑士对国王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呢?”

小女孩抬头看向坐在树荫下的大哥哥,这个大哥哥特别好,他的眼睛也和故事里的国王一样,金灿灿的,闪着太阳的光辉。大哥哥摘下帽子,露出了一头白发。他勾起嘴角,拿着翘起腿,看着孤儿院这一堆围着他要听他讲故事的孩子们,爽朗的笑道:“谁知道啦,毕竟是传说嘛!”

孩子们发出了失望的声音,这位大哥哥却嘿嘿一笑站起身准备离开了。

“我知道结局哦。”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孩子们闻声转过身,都跑到了新来的哥哥面前,新来的朝着白发的那个笑了笑,弯下腰温柔的说道:“最后骑士当上了永夜之国的国王,和月亮同辉,他回去找了国王。两国从此交好,所以现在是一半白天,一半黑夜。”

孩子们听到了想听的结局,高声笑了起来,拍着手跑走了。

“三日月你也太没劲啦,我要下次讲的!你让我怎么办?”

“你下次讲新的就好了,我们不是还发生过那么多事么?都过了一千多年了还怕没故事么?”

“后面的时小孩子可不能听。”

“鹤丸。”

“啊啊知道啦知道啦,我错了还不行吗真的是…”

骑士牵起了国王的手,准备像普通人那样参加一下亲卫的生日会。


FIN

评论(1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