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キセキ

夕阳的余晖斜照在黑板上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签字笔的沙沙声。三日月宗近手下越写越快,直到最后一个提笔做了一个完美的收笔,之后立刻顿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响声。
长舒一口气之后,三日月将手稿夹到了文件夹里收好,想着明天什么时候将这篇敷衍了事的参赛小论文交给老师。教室照例没有人,他拉开门,刻意看了看校外有没有留下的学生,合他心意的和以往一样寂静——他永远都是全校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走到鞋柜旁,三日月并没有看到像一直以来的那样,贴在他柜子上的辱骂话语,轻笑了一声,嘲笑着无聊的人终于开了窍,不再做些蠢事。他将室内鞋脱下,换成干净的皮鞋,刚关上柜子,一声不大的招呼声就把他吓的微微一颤。
“哟!吓到了么,等你好久啦!”一个白发的学生露了一排雪白的牙齿,冲着他笑。
“我并不认识你。”三日月拉了拉书包带,确认了柜子已经锁好后便想离开。
白发的学生赶紧跟在了他后面,指着自己说,“我叫鹤丸国永,在隔壁2—C,你是2—A的三日月宗近吧。”
“是我,有事么?”
“什么有事没事的,我想跟你做朋友啦!”
三日月瞥了鹤丸一眼,没再说什么,鹤丸继续说道“最近那个获奖小论文是你的吧?写的真的很好哦!我原来都不知道,所以一直都没有来找你,那天突然心血来潮看了…”
“好了。”三日月突然叫停,打断了鹤丸的话,“哪个老师让你来关怀我这个‘没什么朋友’的人的?”
“什么?不是这样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写的东西啊!”
“说真的,那些都是应付出来的,你要是喜欢那些东西…”
“那网上的那个连载是你认真写的吧?”鹤丸好像有点生气了,说话的语气有点急躁,“我只是发现文风有些相像而已。”
这时两人刚好走到校门口,三日月脚步顿了顿,他刚想说什么,鹤丸便拉紧书包跑开了。
看着鹤丸离开的身影,三日月长舒一口气,他并不擅长与人交往,但是放松下来的同时,他突然发现校门口又是只剩下他一个了。
一个人的三日月一个人回到了家一个人热了盒饭一个人写完了作业一个人打开了电脑。拖稿是日常现象,写了四百来字就准备关电脑的三日月突然收到了一条私信。点开之后嬉皮笑脸的气氛都要钻出屏幕。
“三日月大大作业写完了没啊?”
是今天下午那个白头发的学生吧,是叫鹤丸国永来着?鬼使神差的,本来不想理的三日月,回了一句:“写完了,有事么?”
“没,就是催个更。”
这句令千千万万文手羞愧的回答在三日月眼里就及其欠揍了。想直接关电脑的三日月紧接着又收到一跳,“那三日月大大需要小粉丝的爱心便当么?”
“不需要。”
只是回了这么一句,三日月就彻底不再离他了。
第二天早上照常在鞋柜上看到了熟悉的便签,上面写着的辱骂的话语几年来都没换过新的。他顺手撕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人是群居动物,不合群者就注定被孤立,被孤立者会被拉进卫生间抽打,会被轮流扇耳光,作业会不翼而飞,便当会被灌泥水。被孤立者没有原因的被孤立,不是他们太差就是他们太优秀。三日月属于后者,只是单纯的嫉妒就让他在小学的时候受到了以上所有行为。眼泪汪汪的去和老师说,老师也只是象征性的安慰两句,告诉他,你和他们不一样,凡事忍忍就过去了。在那之后三日月忍了有五六年吧。
不过以上行为在小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了,初中之后知道三日月不太好惹,就安静下来,有的只有语言和冷暴力。
三日月很小就发现了自己的语言文字天赋,试着自己去写些东西,之后发展到了在网上写点小说。其绚烂的文笔吸引了一大批追捧着,鹤丸国永就是其中之一。
鹤丸很喜欢看用华丽的技能和宏大的世界观堆砌出的跌宕起伏的剧情,三日月的脑洞总能满足他。他成了三日月的忠实粉丝,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和自己仰慕的人在一所学校,一个年级,甚至就在隔壁的隔壁班,但也没想到他喜欢的人是个被霸凌者。三日月的坏话他听过很多,“女人脸”、“没妈妈的野孩子”、“喜欢男人”这类的他也有所耳闻。他一向不信三人成虎,他只是用自己的心去确认,这个在网上众星捧月在现实却被人唾弃的一塌糊涂的人到底值不值得他喜欢。

刚到班门口就被人叫住了,鹤丸把一盒便当塞在他手上,包着便当盒的事一小块印着千鹤暗纹的白布。
“我不知道你要吃什么,昨天问你你也不回我,就让我弟弟做了和我一样的。中午一起吃吧。”
还没等三日月再说什么,就摆着手说再见,慌慌张张的跑回教室补作业去了。他没有在意旁人异样的眼光,只是喊着糟了作业还没写就跑走了。
结果这个便当最终还是没能活到午饭时间。下了体育课之后,便当就连上面的千鹤暗纹白布一起消失了。
他抬起头时不出所料的看到了罪魁祸首脸上的讥笑。班长坐在座位上偷偷的指了指窗外,三日月轻轻叹了口气,像班长微微点点头,便不顾上课铃声冲了出去。
最后他是在棒球场的沙子里面找到的,他还没有打开看过,现在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了,连盒子都被棒球棒打成了碎片。他勉强从里面抽出了印着千鹤暗纹的小方巾,用了这节课剩下的所有时间把他洗干净,挂在空调上晾干。之后三日月将它小心翼翼的叠整齐,放进了制服外套的口袋里。
午饭的时候三日月在鹤丸来找他之前就走掉了,鹤丸在班门口找了好几圈都没见到人,班长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他应该在天台。”
背后受到袭击的时候三日月忍住了没把正在打字的手机扔出去。
“大作家码字呢?”
三日月回头,见是鹤丸,看见他散在肩上的发丝被风轻轻吹动,瞬间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可是鹤丸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他身边坐下,打开了便当,将鸡蛋卷夹起来放在他的面包上,之后也拿出自己的面包,配着自己的便当吃起来。
就这样,他们把一人份的便当当分完了。最后一个可乐饼是鹤丸硬生生塞进三日月嘴里的。
土豆泥和玉米粒很甜。
“很好吃…”
“是么,小光还说我炸焦了。”
“是…有一点焦了…”
“啊!这样啊,下次再给你做吧…明天给你做不焦的。”
“那个…对不起…”
“三日月宗近。”鹤丸打断了三日月的道歉,他没有问三日月为什么道歉,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又吃面包,更没有问他为什么逃开。只是轻轻的叫了他的名字,浅浅的对着他笑。
“已经不用再逃了哦。”

你可以站在我的身边。

此后的每一天,鹤丸都给三日月带便当,也每天和三日月一起吃。他炸的可乐饼还是会有些焦,但是三日月觉得可能焦一些的可乐饼才能更好吃。白色方巾一直在三日月的口袋里装着,想要还给鹤丸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突然有一天,三日月正吃着梅子饭的时候,鹤丸递过来一杯从保温杯里倒出来的热茶,轻轻的笑着,对三日月说:“放学有时间的话,陪我去买东西吧。”
三日月接过热茶开口询问:“买什么啊?”
“我家弟弟的饭盒丢了,唯一替换的就是你用的这个。”
三日月想说自己可以把盒子还给他,但是话在喉咙里上上下下跑了好几遍都没说出去。紧接着又听鹤丸说道:“刚好给你换个新的,这么小的盒子你吃不饱吧。”
“还好···”确实吃不饱,只不过能吃到这么美味的便当,三日月已经很开心了。
“我们去买一个好看一点,大一点的便当盒。”
“好。”

下午鹤丸在三日月收拾书包的时候就站在了班门口
鹤丸出现的时候,班里的几个角落就响起了不怀好意的呼哨。不过本人正忙着给家里人发信息,告诉他们今天要多做一个人的饭,并没有察觉此事。三日月立刻将书胡乱扔进包里,拽着鹤丸的手腕快步将他拉出了教室。
还一脸茫然的鹤丸听见了身后的嘘声和起哄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当他被三日月拽出教学楼的时候,鹤丸将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
“很疼的。”像印证鹤丸说的话一样,骨节分明的手腕上出现了红痕,三日月真的攥的太紧了。
“抱歉。”三日月低着头,低声道歉,可是鹤丸的个头刚好能看见三日月的表情。紧接着三日月又加了一句道歉,“对不起…”这句和上句相比,夹杂了不甘和愤怒。鹤丸并不清楚三日月第二句道歉是为什么,但是三日月快要皱成背斜山的眉头鹤丸是真的第一次见,平日里不管受到什么样的调侃和不怀好意的便签,他都是云淡风轻,甚至还微微上扬嘴角嘲笑他们一下,现在这副表情着实吓到了鹤丸,搞不好现在三日月抬起头,别人会以为他要杀人。鹤丸不由自主的将食指按上了三日月的眉头,将他皱在一起的眉毛一点一点揉开。
三日月诧异得盯着他,鹤丸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收手:“啊,抱歉!看你表情太恐怖了,不由自主就…”
鹤丸说完就立刻拉起了三日月的手,“不过说真的,你连手都不会牵么。”他拉着三日月的手举起来在三日月眼前晃了晃,“这样拉啊!”
没等三日月再说什么,鹤丸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将他今天在班里表演的段子,说的时候还拿另一只手比划着。看着在他旁边不安分的鹤丸,三日月抓着他的手又紧了紧。
他们买了一个茶色的便当盒,在挑包盒子用的方巾时,三日月拉住了鹤丸。
他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了方方正正的方巾,就是第一天的那个千鹤暗纹的方巾,“不介意的话…就用这个吧。”
鹤丸看了他一会,也没问他是怎么找到它的,也没问为什么方巾在盒子却不见了,只是点点头,说好。
“今天去我家吃饭吧!我弟弟做饭超级好吃!每次我都吃两碗。”
“吃两碗还这么瘦啊?”
“你怎么跟我弟弟说的一样啊?”
“你有几个弟弟啊?”
“加上我一共兄弟四个。”
“好厉害…”
“什么?”
“各种意义上的厉害。”
“其实只有三个啦,我是被收养的,我八岁的时候家里失火了,我因为贪玩在外面玩到天黑,别人告诉我我才知道,疯了一样跑回家。那时候火已经灭了,消防员从家里抬出来两个裹着袋子的东西,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当时就觉得那一定是我父母,如果不是现在的爸爸拉住我,我一定扑上去把袋子抱住不放。”
鹤丸静静的说着,仿佛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那个时候现在的爸爸把我带回家,说如果不嫌弃,就先住在这里。我有一个月没去上学,每天从床上醒来就会掉眼泪,然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小光,就是只比我小一岁的弟弟,没有排挤我,反倒每天放学都会跑到我屋子里来,不停的给我讲外面的故事。后来爸爸给我办好了所有手续,我就换了学校重新开始上学,一开始我害怕别人问我家人的状况,小孩子嘛,一二年级,总会攀比自己的爸爸。有一次我被问到了,我支支吾吾说不上来,被别人笑话了。”
“第二天小光跑到我的年级,然后抱住我,指着那些说我的人,大喊‘这是我哥哥!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你们爸爸算什么!你们爸爸会给你们做炸猪排饭么!’当时我就不争气的抱着我弟弟哭,后来慢慢的大家也都淡忘了这些事,连小光都不记得了。后来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家里又多了一个,叫做大俱利伽罗,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脾气怪怪的人。六年级的时候妈妈生下了小贞,他特别淘气啦,一会你就等着被他捉弄吧!”
听着鹤丸说完,三日月只是觉得自己太不坚强了,明明鹤丸比自己经历的事情要多那么多,他却再感谢世界给他的一切伤痛,就是这些痛苦和快乐才造就了现在在三日月眼里像是洁白的神明一样的鹤丸。
“鹤丸。”
“嗯?”
“我可以抱你么?”
对于三日月没头没脑的问话鹤丸早就习惯了,他有的时候确实搞不懂三日月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从来都不会拒绝,当他点点头,冲着三日月笑的时候,三日月像是当年烛台切光忠一样把他抱紧了,不过不同的是,比当年还要紧一点,还要用力一点。
“好啦好啦,突然干什么?”
“我喜欢你,鹤丸。”
鹤丸想要回抱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紧紧的圈住了三日月宽阔的后背,“嗯,早就知道了。”

对于三日月突然弃坑然后换了一篇文风题材完全不一样的文这一事,很对粉丝都炎上去了。因为这个三日月掉了很多粉。不过他并不在意,最重要的那个没掉就行了。
当然弃坑这件事鹤丸去他家叫他做菜的时候强烈谴责了他。
“再弃坑就没收一个月的可乐饼。”
“没关系,现在鹤就在教我做啊。”从身后像个八爪章鱼一样挂在鹤丸身上。
鹤丸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现在在学么?还不是我给你做。”
“没关系没关系,鹤肯定舍不得我饿着。”
“我怎么原来没发现你这么能耍赖。”鹤丸将锅里的可乐饼加了出来,看起来还是有点焦,不过比第一次炸的好太多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突然就换文风了?”
“鹤不喜欢?”
“没有啊,相比原来,这次的我更喜欢。就是问问,难道你有什么高人指点结果顿悟了。”
这次三日月的文风不同于往常,安静且平常,不再有过多的华丽辞藻,只是静静讲述日常故事一样。狠抓心理描写,台词也近乎平常对话,行文也没有那些拗口的词语,像是在讲故事一样。
“嗯…我想想。”三日月将下巴搁在鹤丸肩上,像是仔细思考的样子,然后亲了一口鹤丸的脸颊,“高人就在这儿呢。”

因为找到了填补余生的人,有了余生的故事,那些他一手创造出的宏伟的世界,也就不在那么需要了,他已经有了全世界,就不必再自封为王了。
至少三日月是这么认为的。

fin

好!完了!我可以开车了【什么】
标题是奇迹,因为鹤鹤是奇迹boy【x】
KuninagaのKはキセキのK!!

评论(1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