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雲と夜

情人节了,写个甜甜的童话吧,我可以去当儿童写手么?
然后 @BB子 祝我亲爱的儿子子生日快乐!!!恭喜成年!!设定也是她的!

当闪着橙子味光芒的太阳渐渐西沉,鹤丸国永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抬头看了看飘在身边的星星,笑眯眯的将自己的身体化作实体,飘在了天空中,躲进了比他还要厚的云朵里。
鹤丸国永是朵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一朵云,但是他作为云的时候很开心,他可以被风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见到不同的事物。可最近,风姐姐想把他送去远处的时候,鹤丸却散开身体拒绝了。
“鹤丸鹤丸!你为什么不要去远方了呀?”
“因为我要等黑夜。”
“黑夜一点也不好啊,到处都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行,我要等黑夜。”
“远处有可爱的小鸟在鸣叫,有小溪潺潺流水,有花香,有草绿。”
“不行,我要等黑夜。”
“远处有热闹的祭典,有人类用竹刀练习,有夏天的风铃,有羊羹的香味。”
“不行,我要等黑夜。”
鹤丸一直坚持的不和她走,风也放弃了,她飞走了,飞到远处去了。
鹤丸的朋友们不喜欢黑夜,他们不喜欢把自己洁白的身体弄得黑漆漆的,他们喜欢追随太阳。但有时黑夜比他们走的要快,他们一直在黑夜里保持沉默,闭上眼睛,希望黑夜快点过去。
可鹤丸特别喜欢黑夜,他躲在还未能化形的云朵里看见天空渐渐被深蓝色淹没,天边的星星已经排满了,他忍住了想要飞过去尝一尝的冲动,耐心在云朵里等待着。当闻到了熟悉的,清列又寒冷的味道时,他猛地跳了出来。
“哇!吓到了么!”
含着月亮的夜色弯了起来,“哦,鹤丸啊,真是准时呢,在等我么?”
鹤丸扑进了夜神三日月宗近怀里,虽然有些冷,但他觉得自己晒了一天,一定不怕这寒冷的空气。“是呀,我等了你一整个白天!现在真好,你来了!”
夜神勾起嘴角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手,摸了摸鹤丸的脑袋,“我也很想你呀,鹤丸。”
“那,我以后一直跟着你好不好?这样我们谁都不会思念彼此。”
听到这话,三日月宗近只是笑了笑,像变戏法一样变出几颗五颜六色的金平糖,“吃糖么?”
鹤丸的注意力一下子被糖吸引了,点了点头,三日月捻起一颗黄色的糖果喂到他嘴里。看着鹤丸吃到甜食的表情,三日月觉得一股莫名的心绪涌了上来,只觉得鹤丸因为自己而开心是件很令人高兴的事,他拉着鹤丸在空中行走,每走一步脚下就会出现带着星星的涟漪。
就这样他走了一整个夜空 ,将星星全部点亮,他站在黎明与夜的交界处,回头望向飘在他身后的鹤丸。
“我该走了,鹤丸。”
鹤丸拉着三日月的衣袖摇了摇头,意思是让他不要走。三日月像刚见面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了,不要任性,留在这里,等待白天的降临。”
“我不要!我想跟你一起走。”
说这话的时候,三日月身前已经出现了黑夜,鹤丸身后的星星已经逐渐暗淡,曙光即将照亮新的一天。
“你会变的黑漆漆的,你会变得再也去不了远方,你会跟我一起坠入黑暗。”
鹤丸显然还想说什么,三日月挥了挥手,将暗淡的星星化成了金平糖,“我把星星送给你,想我的时候就吃一颗,黑夜很快就会到来,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再见面了。”
糖果落到了鹤丸的手心里,他们有的看起来很甜,有的看起来很酸,鹤丸立刻拿起一颗塞进嘴里。
看着鹤丸的样子,三日月又好气又好笑,“你现在吃完了,想我的时候怎么办呢?”
“可是我现在就想你了呀。”
鹤丸身后的最后一颗星星化作了糖果掉到他手心里。三日月微笑的摆了摆手,又带着黑夜离开了。
鹤丸这次没有睡着,云朵很柔软阳光很舒服,他原来很喜欢这样睡觉,可他现在一点也睡不着。他趴在云上,将自己散开,再拼合起来,这样玩了一会之后他就觉得无聊了。
“那就去看看人类的孩子吧!”他化成人形,悄悄的落在神社的祠堂后面,有个小孩子正在摇着神社的铃铛,“神明大人呀!请让今晚的流星雨准时到来!我想和妹妹一起看!”
好的好的,鹤丸听到了,鹤丸会转告夜神大人,让他把袖子里的金平糖全都撒出去的,到时候你们就能看到流星雨啦。
过了一会,又有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投了五円钱,使劲的摇了摇铃铛,“神明大人神明大人,不要让月亮拿走我的耳朵,所以今天一定要是满月啊!”
好的好的,鹤丸听到了,鹤丸会转告夜神大人,让他今天打着圆形的灯笼来,这样就不会跑去割掉你的耳朵了。
之后再没有小孩子来了,鹤丸又变的无聊了,他躺在红色的鸟居上,想着三日月。
他记得三日月和他说过,他有一个兄弟是太阳神,但却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白头发,不一样的是,他的眼睛是像太阳一样红,鹤丸想,太阳太亮了,他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颜色,是像鸟居一样红么?太阳太热了他根本不敢靠近,他的兄弟的头发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像狐狸的皮毛一样么?
鹤丸觉得想三日月了,就拿出糖果吃了一颗,是酸的。
鹤丸还是睡不着,他跑去小溪旁边,看见不远处的树下有一对青梅竹马,男孩子给女孩子用很多很多花编了一朵花环,女孩子好像很不高兴,气呼呼的跑走了。他听见男孩子说,“女孩子真的只喜欢漂亮的王冠和钻石戒指么?”
男孩子扔下花环走掉了,鹤丸悄悄的把花环捡起来,上面得花儿有的连鹤丸都叫不出名字,相比很珍贵吧,那个女孩子就这样不要了,真是浪费呀…
如果三日月给我一个花环,我一定会很开心,我不要什么钻石珠宝,三日月的星星糖果就很好吃。鹤丸这样想着,又拿出一颗金平糖,是绿色的,把他塞进嘴里的时候鹤丸差点吐了出来,“好苦啊!这不是糖果么!”鹤丸又塞了一颗在嘴里,甜腻的味道立刻冲淡了苦味,鹤丸高兴的把两课糖都咽下去了。

鹤丸把糖吃完了,有酸的有甜的还有咸的,真是惊吓至极,他喜欢三日月给他的糖。他终于能睡着了,不过没等他睡上一会,黄昏就来临了。
三日月打着圆形的灯,一边走一边将袖子里的金平糖撒向夜空。他看见鹤丸睡在云彩上,蹲下身子伸手抚摸着鹤丸的脸颊。鹤丸因为脸上的凉意醒了过来,他眨了眨和圆形灯笼一样明亮的眼睛,坐起身子,打了个打哈欠。怔怔的看了三日月一会,他才意识到夜神已经降临了。
他立刻蹦了起来,欢呼一声,“三日月你可算来了!你要打圆形的灯,因为有人不想丢掉自己的耳朵,你还要撒金平糖,因为有人要看流星!”
三日月呵呵笑着,指给鹤丸看,“已经做了哦,你看那边是流星哦。”
说着,三日月又拿给鹤丸了一颗糖,上面的颜色是红绿黄相间,“吃糖么,今天是流星味的。”
鹤丸咧嘴笑了,露出一排整齐好看的牙齿,“好呀!”他捏了一颗扔进嘴里,他含着糖想了想味道,酸甜酸甜的,这让他想起来了今天白天的时候吃的糖。
“三日月,我问你,如果想一个人的时候,尝到的味道又酸又苦,最后却很甜,那是什么样的心情?”
三日月拉着鹤丸像往日一样在夜空中闲逛,听到这话脚步顿了顿,又像没事一样,履行着他夜神的职责。“鹤丸想的人是谁,能让你这么心焦?”
“你先回答我嘛!”鹤丸跳了两下飘到三日月头顶,脑袋冲下倒着看着他。
三日月捏着下巴假装思索了很久,当他说出来的时候,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点失望,“那是‘爱’,鹤丸,这种心情,叫‘爱’。”
接着,鹤丸笑嘻嘻的对着三日月说:“这样啊,叫爱啊…”他飘在三日月身侧,围着他绕来绕去的,讲着他白天的故事,“今天白天我躺在鸟居上,想着你会不会现在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吃了一颗糖,是酸的。我看到小男孩被小女孩拒绝的时候,想着你要是被拒绝的话肯定很伤心,吃了一颗糖,是苦的。我决定不管你送我什么动词我都不会拒绝,哪怕只是一朵花我也会很开心,吃颗一颗糖,是甜的。”
听着鹤丸的话,三日月的心逐渐落到了地上。
“所以,如果想你的心情叫做爱的话…”鹤丸不再说下去了,红起了脸翻了个跟头重新落到地上。
他们一晚上都没在说话,直到三日月再次牵着鹤丸的手走到了夜的尽头。三日月身后是黄昏,鹤丸身后是黎明。
慢慢的,夜幕向三日月身后蔓延,鹤丸咽了口唾液,用力抓住了三日月的手,“我爱你,三日月!所以我先跟你一起走!哪怕永远坠入黑暗也没关系!”
夜神笑着亲吻着鹤丸的额头,“你愿意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么?如果是在身后的话,就能一直照到阳光了。”
“那要是你比我走的快,我追不上你了怎么办?”
“我会一直抓着你的手,永远都不放开。”

后来,风姐姐从远处带来了故事,她说夜神身后总是跟着一片云,这片云是她的朋友是他的爱人,他们从黄昏走到黎明,夜神抓着云朵的手从未放开过。

fin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