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亡灵与吸血鬼(5)

第二天他们是在猎人公会二楼的房间里醒来的,三日月想翻身再睡一会怀里突然传来了哼唧的声音,这才想起来鹤丸在他怀里睡着。昨天晚上因为三日月的血的缘故,他和鹤丸折腾到很晚,血液的作用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但是重逢的喜悦和紧紧四天不见的思念让他们无法分开彼此,直到鹤丸累的眼皮打架他们才睡下。
重新环住鹤丸,亲了亲他的发顶,三日月又再次闭上眼睛。
再次醒来的时候鹤丸正在往身上套衬衫,三日月一把搂住鹤丸的腰让他继续躺在自己身边。
“如果你再不赶回莺丸那里让他帮你变回来,你这辈子都要这样了。”
“那就这样吧。”
“三日月,你别老是随便任性。”
“昨天是你让我抱你的…”
“那是你的血的缘故!”
“那你喝了别人的血也会让他们抱你么?”
鹤丸不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重新搂住三日月。三日月感受着怀里人有些低于常人的温度,自从鹤丸从棺材里坐起来吻过一次他,三日月就再也没有温柔的对过他,再次拥住鹤丸的感觉几乎可以列入他人生三大令人高兴的事的第二位,第一位是遇到他的时候,鹤丸对他笑。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听着三日月这样问,鹤丸想了一会,闷闷的回答,“我得在月圆之前和我的…额,家人会合,我要确保他们的安全并且联络其他纯血种,非纯血种联合人类进行了暴动,在东边,目的是将纯血种这种古老的种族肃清或者将他们转化成血嗣。我们和他们历来不合,不仅是血种,连理念都不同。他们给人类开了更好的条件并且一定会临时变卦,人类现在愚蠢到连宿敌都可以相信,真令我吃惊。”
鹤丸说这话时身体不自觉的开始紧绷起来,三日月听了就笑,鹤丸似乎忘了三日月这辈子也是人类。他慢慢抚着鹤丸的脊背安定他的情绪,嘟囔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三日月用一个轻柔的吻堵住了最后的抱怨。
一吻结束,鹤丸的脸变的彤红,“你到底和谁做过,吻技这么好的么…”
三日月笑笑,“我毕竟也这么大了有几个床伴也不足为奇吧?”
“不行…”
鹤丸的小声抗议三日月听的清楚,“是谁在过来的路上说我不行的?”鹤丸决定装聋作哑并不接话。
三日月对于鹤丸的小心思心知肚明,并不挑明只是随着他的意愿转移了话题,“所以,你往东南走的话,有吃的么?我是说鲜血,毕竟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人类的食物并不管用。”
这时鹤丸坐了起来,穿着衬衫光着两条腿在火炉烧的旺盛的屋里,从抽屉里翻找出了地图。“唔…”手指在地图上左晃右晃,最终锁定在一个点上敲了敲,“这里…我曾经在这里有人类朋友,五十年…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人类朋友?”
“啊你可能不记得了,他还帮过我们,曾经想用他家里所有钱财将我从教会保释出来。太傻了…吸血鬼家财万贯都没有把我救出来…就算他已经算是人类里的富绅…唉…”
之后两人做了些准备,就准备上路了。青江在走之前只给鹤丸留了两匹马,一匹用来放行李一匹他自己备用。可是现在三日月现在回来了,明显不够用,为了节省体力他们并不打算跑着去,虽然这样会很快,但是两人都是长时间未进食,三日月还好说,在莺丸那里补充了充足的血液,鹤丸只是喝了三日月的血,根本不够他吃的。
三日月让鹤丸先上马,自己随后一踩脚蹬翻了上去,从鹤丸身后环住他,捞住了缰绳。
检查过后面驼行李的马匹牢牢地拴在了他们这一匹的马鞍上,三日月便回身抽了一下缰绳,“走吧。”
怀里的鹤丸不安分的左右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三日月身上了。这次是真的靠在身后的人身上,不是飘在那里,背后的实感让他无比安心。
“嗯,走吧。”

大概过了四个白天三个夜晚,他们到达了一个城镇外围,这时鹤丸示意三日月停下。这里的位置大概是和林地再往北一点的多拉格小镇是平行的。据说多拉格是火龙神守护的地方,所以那里气温普遍偏高。而这里是玛贝尔,是天龙神守护的地方,这里本该是四季如春,可现在连鹤丸这个吸血鬼的体质都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怎么这里这么冷了…”
“晚上的原因么?”三日月将自己的斗篷给鹤丸裹上。
“不是…原来我和小贞都是光着脚跑到小河边玩的…”
听着鹤丸国永的喃喃自语,三日月哭笑不得,这家伙现在都是这样,不知道原来到底有多皮。如果可以,他现在还是挺想恢复原来的记忆的,不过想来想去三日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现在和上辈子的自己,确切的说不是一个人了,现在是作为人类转化后的吸血鬼爱着鹤丸,而不是原来的纯血种贵族。
三日月率先下马,走在前面牵着缰绳,坐在马上的鹤丸也舔了舔嘴唇露出了獠牙。当他们终于看到了铁栅栏和之后的大庄园时,鹤丸高兴的从马上跳了下来。
“到了!就是这!”鹤丸想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三日月拉住了他。“等等,你有闻到你熟悉的味道么?”
鹤丸闻言抽了抽鼻子,“没有…但是又很相近的味道,大概是他的儿子女儿?”他又仔细闻了闻,身形一下子顿住了,像三日月投去了询问的眼光,只见三日月点点头,他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
——他闻到的无疑是来自非纯血种的气味。虽然已经不算新鲜的了,但是气味混杂,数量多的足矣让两个没吃饱饭的纯血种警觉起来。
“贞泰…”鹤丸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担心朋友的安危了。
眼下鹤丸根本顾不得这么多,拉着三日月就闯了进去。庄园里的玫瑰尽数枯萎了,这让他稍稍有些伤感,他们见面的时候贞泰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一眨眼十年过去了,鹤丸被陷害,关进了教廷下的大牢里,年轻气盛的家主想要用他所有的财产救他,可是却捞得一场空。如今五十年过去了,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或者像玫瑰一样凋零了。
站在房屋门口,鹤丸没有贸然进去,而是站在原地。最先敲门的竟是三日月,他握紧了鹤丸的手,无声的给予他勇气。
“您好,家主不在,有什么事情么?”门里传来了苍老的声音,不是贞泰的,鹤丸想。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贞泰的朋友,我想你听说过…”
正要
说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三日月捏了一把鹤丸,提醒他不能说出实情。
“莺丸。”鹤丸改了口,莺丸应该算是贞泰认识的吸血鬼之一。
门内沉吟了片刻,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鹤丸先生,这边请。”
鹤丸撇了一下嘴,朝三日月挑了挑眉,“看吧,没用的,他是贞泰的老管家,和我们都很熟,我的声音一出来他就知道我是谁了。”
管家看见三日月,显然很惊讶,“三日月先生不是…”
“转生。”
“先来这边吧…”管家动了动眼珠,可能是因为室内太过暖和,管家头上冒出了汗珠。两人站在原地都没有动,鹤丸此时眼瞳已经变成了兽类一般的竖瞳,微微眯起眼睛盯着管家,三日月知道这是他高度警戒的状态。
“贞泰他去了哪里?”
并没人回答鹤丸,三日月仔细看了看四周,光源只有火炉和茶几上的油灯,周围凌乱不堪,似乎很久没有人来打扫,这时他注意到了一个和杂乱空间格格不入的小瓶子,里面是猩红色的液体,三日月试着闻出他的气味,但除了鹤丸的味道什么都闻不出来,他略加思索一瞬间收起了瞳孔,他立刻拉起鹤丸的手臂回身准备往出跑,可左脚突然被从地毯下面伸出的银制锁链牢牢捆住。鹤丸眼疾手快拽住链子,顾不上疼痛,将隐匿在暗处通过地毯隐藏武器的人拽了出来。
可随即链子像是有生命一样,蛇一般缠上了鹤丸的腰,宅子里的各个房间都被打开了,非纯血种的数量让三日月和鹤丸同时叹了口气。
管家见事成了,便立即走到首领一样的吸血鬼面前,“银发金瞳的吸血鬼已经给你带来了,还带了他的伴侣,我们家老爷夫人和小姐,能不能还回来了?”鹤丸虽然被银链绑住可却丝毫不示弱,“你们把贞泰怎么了!一帮混账!”
看似像是首领的人走到被摁在地上的鹤丸面前,他的手腕已经被烧红了,那个吸血鬼想将鹤丸的脸抬起来的时候,被同样被摁在地上的三日月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眼刀。
“我会给你们血,也会给人类好处,也可以不那你们灭族。”他语气和缓,像是有十成把握,鹤丸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条件。”
“我要灵核。”
“灵核早在几十年前就没了,比我沉睡还要早,我没有。”鹤丸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那就回到过去,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找到为止。”
一听这话,鹤丸立刻警觉,“你们要去那里…”
“没错…地狱与天堂交接的地方,诸神曾在那里混战,只有纯血统的家伙才能进出,那里时空扭曲,里面百年外面几秒。”他顿了顿,转头看向三日月,“很适合你去。”

TBC

从新写了个大纲,是个长期作战了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