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亡灵与吸血鬼(4)

好了终于在一起了可算是了却心愿

越往南走空气越潮湿,当然也不像那样极北之地那样寒冷。三日月在队伍出发的时候就给自己的兄弟们去了信,说明了一切状况,并约定在【林地】碰面。
所谓林地,正如字面意思,他几乎被茂密的森林覆盖了全部领地,是最靠近北部的一处生物聚居区。在这里生活的生物,不管是人类,吸血鬼,还是狼人,都格外小心,随时变化的天气和野兽能轻而易举的要了他们的命。不过当然,食物非常充足,血液和肉食都能满足这里的生物——一块充满危险又美好的宝地。
也许鹤丸国永会喜欢这里。
这是三日月宗近三天来第七百六十四次想起这个名字。他低估了思念对他的影响,几乎每看到一些新事物他就会想起他。
例如看见小溪时他会想起鹤丸水上飘着特别开心的告诉他,好像这里的鱼能看见他,看到马蹄莲的时候他会想起鹤丸把路边所有的花草树木的名字和习性都给他背了一遍,那一天三日月听了一整天的植物百科全书,当他拿着鹤丸给他的信物踏进鹤丸朋友家,那个墨绿色头发的人站起来看着他,对他说“欢迎回来,三日月宗近。”
他才意识到,也许自己比想象的还要爱他。
墨绿色头发的男人叫做莺丸,适合在林地生活的名字,三日月这样想着。
三日月点点头,谢过了莺丸给他倒的茶水,长时间赶路让他有了空腹感,如果现在进行转化的仪式,第二天早上他就能吃上一顿对于人类来说很不错的饭菜。
三日月看了看桌上摆放着的糕点,没有任何胃口,他他将茶杯柄一圈又一圈的转着,莺丸也非常耐心的等他开口。
转到第四圈时,三日月开口了,“我希望北方的人类在你这里能够安全。”
“那是自然。我不会动普通的人类,但如果有人想成为我的血仆,我不会拒绝。”
三日月不再说话,默许了这个条件。他开始往茶杯里加糖了,加到第三颗的时候莺丸再次开口了。“如果担心就回去看看。”
“他爱的是上辈子的我,我也只是因为上辈子而对他抱有感情。”
“你不爱吃甜的,以往你喝的茶我都不爱喝。”
“人是会变的,十年就认不出来了,更别说一辈子。”
“可你就算过了一辈子,你也依然爱他,不是么?”
三日月又往茶杯里放了一颗糖。莺丸见状摇了摇头,还是年轻啊,和以往那个活了好几百岁的三日月真是不一样,虽然比一般这个年纪的人类都要成熟且懂得说话的技巧,但有些细小的动作会在熟悉的人和善于观察的人那里把他出卖。
“你说的几位兄弟,是你在人类家庭降生时的兄弟么。”
“是的,他们已经收到我发出的信件,正在北上。请允许我们在此歇息数日,与他们会合后,我们将继续南下到达迁徙的目的地。”
莺丸听罢点点头,挥了挥手,身后的一位仆从立刻上前弯腰,莺丸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什么,仆人点点头,退下了。
三日月喝茶时一直看着莺丸的动作,提防这个吸血鬼可能做出的一切危险举动。莺丸看出了三日月的疑虑,但他也只是笑笑,“我只是去让他问问,你们的人,有没有愿意成为我的血仆的。”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仆从替他们打开了门,笑面清江微笑着脱下斗篷,欠了欠身,“很抱歉打扰了,有个小家伙吵着不睡觉,我希望有人来解决一下。”
听青江的口吻,是想让三日月去处理,莺丸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孩子要亲自让三日月哄着睡觉。
“你有孩子了?”不是莺丸瞎想,三日月这个年龄了,有个孩子也不奇怪。
“是鹤丸的。”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莺丸选择不接受。
莺丸的庄园很大,他们出了主屋绕出了后花园来到了另一座宫殿。
边走青江边解释情况,“已经这样好几天了,前几天在路上,我说你这样会影响别人睡觉,她才安安分分的睡了。今天有了单独的隔间之后就说什么都不肯睡,吵着要回去找鹤丸。”
莺丸乐呵呵的笑着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孩子想妈妈了嘛。”
之后走在路中间莺丸接到了走在他两边的人诧异的眼神。“不是你和鹤丸的孩子么?那可真是失礼了。”
对于莺丸的调侃三日月叹了口气,“怎么样都不可能生孩子出来吧…是鹤丸救回来的小女孩,从她父亲那里。”
之后几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青江将走之前以防她跑走锁上的门打开了,三人推门走了进去,没有料想之中的哭闹,空空如也的床铺和大开的窗户旁垂下的床单证明孩子已经跑走了。
孩子只跟鹤丸呆了两天,好的没学多少坏的学了十成十。三日月快步走到窗边,他发现孩子只用了床单,这里是塔楼一样的地方,长度明显不够。他向下看去,发现小女孩在墙壁上攀着,一点一点的往下挪。
“玛格丽特!”青江也赶了过来,他显然已经知道了女孩的名字。玛格丽特听到喊声抬头往上一看,三日月宗近正注视着她,看样子颇为生气。她赶紧沿着墙壁向下爬,完全没了刚才气定神闲的样子,手忙脚乱间踩空了墙壁。
“玛格丽特!”青江又喊了一声,玛格丽特只有两只手攀在墙壁的缝隙里,就算是以吸血鬼的速度冲下去也不一定能接到她,人类小女孩从这种高度摔下去不死也得瘫痪,但是——
三日月宗近没有多想,他几乎和玛格丽特同时掉下去,但三日月的速度要比女孩快些,在他落地前仰面抱住了她,让他好好的躺在了自己身上。肋骨好像摔断了两根,地面上的石头太多了,胳的三日月腰疼,吸血鬼快速的恢复能力让疼痛瞬间消失了,不过要从地上爬起来,还要等一会。
“叔…叔叔…”
“叫哥哥。”
玛格丽特呜了一声,“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想回去救鹤哥哥。”
显然,鹤丸并没有告诉玛格丽特实情,骗她跟着青江离开,但是女孩隐隐察觉到了不对。
连孩子都知道的危险,鹤丸不可能不知道,三日月并不了解玛格丽特认为的吸血鬼有多强大,但是鹤丸一个人一定应付不来。
“你叫玛格丽特是么。”三日月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女孩点点头,呜呜的抽吸着揪紧了三日月的衣服。
等到身体已经没有不适了的时候,三日月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将玛格丽特放在了地上,“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说教了一句又觉得没有威慑力,又加上了一句,“我会生气,鹤丸也会。”
“我以后还能见到鹤哥哥么?”
“可以。”三日月答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只是用来安慰小孩子。
这是莺丸和青江赶了过来,青江将玛格丽特拥入怀中。“玛格丽特,真的不可以再这样了。”
“对不起…不会这样了。”
莺丸盯着三日月,最后笑了笑,“今晚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黎明的时候三日月被此起彼伏的马鸣声惊醒了,穿好衣服像窗外看去,他的四个兄弟都来了,他立刻出了门,拐到楼梯口的时候看见莺丸已经等在那里了,一会儿,仆从就带着四位打扮的和三日月一样都是血猎的人类转了上来。
他们最小的弟弟今剑一下子飞奔上来抱住了三日月,“三日月哥哥!”别看今剑还小,速度却是极快,是个直觉灵敏的孩子。
“三日月哥哥!你怎么还没变回来,不是说好了我们到的时候你就会变回来么!”
小狐丸,同样是三日月的弟弟,但只比三日月小一点点,“怎么,还没有变回来?发生什么了么?”
三日月摇摇头,并未说话,莺丸这时却接口道,“极北之地的人都在后院的另一座塔楼里,你们稍加歇息,之后的事情再谈吧。”
小狐丸向莺丸喂喂欠了欠身,“多谢照顾了,我们不会再次留宿太久,明早就会上路。”之后他又看向了三日月,“你和我们一起走么?”
三日月犹豫了,如果他变回人类,跟着兄弟们一起南下,他可能就会永远错过鹤丸,但将来他会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接接任务打打怪,在合适的时间找个不太合适的人成家,有一个也许不那么可爱的孩子。
可是一只白鸟却在不合适的时间里闯入了他的心底。
莺丸看着三日月低垂着睫毛不说话,笑了笑,对着三日月说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一个人的话,以你现在的速度,傍晚就能赶回去。”
三日月猛地抬起头,长出来得鬓角在他耳边晃了晃,他看着莺丸波澜不惊的脸,明白他已经了到自己会回去找鹤丸,在昨晚就吩咐了仆从替他找到足够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的他饱腹的血液。
“快去用餐吧,三日月宗近,您的爱人还在等您。”

后脑猛烈的撞击让鹤丸国永的视野黑暗了几秒。
他现在是在非纯血种的地下室里,非纯血种比他想象得还要多,似乎因为得知他身体的缘故都在短时间内聚集了过来,太阳已经落下,他没办法将他们引去外面。
“哼,一帮杂种,破坏条约内容,肆意捕杀人类,亏得你们还是用我的身体做出这事。”
“你明明也是吸血种,为什么这么偏袒人类,你忘了那些人对你做了什么么?你的爱人转生成了你的宿敌,你难道没有半点憎恶么?”
鹤丸的手上已经满是鲜血,异族的,和他自己的,他知道自己迟早都要落到对方手里,只是必须在他们控制住自己之前先行自杀才行,否则再将身体落入他人,就谁都阻止不了了。
木楔子刺入身体的痛感已经变的迟钝了,还有十来个,脑子差不多已经不能再转动了,根本无法思考到底为什么自己会站在人类的一边,又或者,他只是站在三日月的一边,就算全世界与他为敌,自己也会站在他的那一边,他要做什么事情,鹤丸都会竭尽全力支持。
靠着墙倒在瘫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突然听见离他最远的吸血鬼大喊了一声,之后他闻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气味。
“三日月…宗近…”
当隐匿在黑暗中的人露出自己的脸时,所有人都流出了恐慌的神色,除了躺在地上的鹤丸。他无力的笑了起来,努力得想将自己的身体撑离地面,“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三日月…”
三日月并未答话,而是捉住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吸血鬼,将手里的匕首钉进了他的心脏。
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剩下的所有吸血鬼都被肃清了。
三日月看着倒在地上的鹤丸,用自己新长出来的獠牙划开了自己的舌头,蹲下身子低头吻住了鹤丸,将鲜血渡到他口中。
鹤丸吮着舌头,贪得无厌的绞着他的舌肉,他似乎忘记了,他对三日月血有排斥的反应,身体已经开始燥热起来,可未饱腹感却在渴求着更多。
当他终于满足时,三日月的脖颈已经被他咬出了几个窟窿,当然快速恢复的能力让三日月和之前一样精神。
还没等鹤丸有所表示,三日月就再次吻上了他,没有血液,只有肉舌交缠的声音。
“希望这个吻没有来的太晚。”三日月低声说道,“这是欠你的,现在就加倍还给你。”

TBC

大概还有一章就完了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