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亡灵与吸血鬼(3)

吵架了,没分手,嗯。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在一声枪响中结束了,三日月宗近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他觉得脑袋上有什么液体正在往下流,他抬手一摸觉得滑腻,放到眼前想看清楚,但是视力似乎还没怎么回复,只有浓重的铁锈味涌入了鼻腔。
那种熟悉的脱力感又回来了,他看到一群人正包围着他,手上拿着枪和银制的刀刃。正对面是一个手持两米左右的银楔子拿着圣经,穿着一尘不染的神父。
神父开始念着什么,三日月头疼的都快裂开了,他捂着脑袋,回身看见躺在地上,只穿一件被血污浸透的衬衫,腹部被一把银制长刃刺穿的鹤丸国永。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他看见了月亮,他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在抽离,连操控自己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他闭上眼睛,脑海中不断闪过他曾和鹤丸在一起的时光。
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一双琥珀色的瞳孔里不断涌出眼泪——原来这双好看的眼睛就是鹤丸的啊。他一边哭着一边拔出他刺穿他心脏的银楔子,丝毫不管自己被秘银烧灼的双手。这楔子就是他在杀掉那个主教是他用尽力气刺进自己心脏里的。
楔子终于被拔了出来,被鹤丸扔的远远的。鹤丸抱着他不断大喊着什么,可是他什么都听不到了,他用尽力气笑了笑,吐出最后一口气,在爱人怀里闭上了眼睛。

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三日月猛地惊醒,他坐起来大口喘着气,衣服上全是汗渍。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并没有粘腻的血污。这次他倒是把梦里的事情记得清楚,这应该是他前世的记忆吧,看样子鹤丸国永说的没错,自己确实被银楔子捅穿了心脏。
鹤丸国永…
他记得自己是被刚刚从棺材里坐起来的鹤丸国永刺穿了。
当吸血鬼的时候被人类刺穿,当人类的时候被吸血鬼刺穿。三日月觉得他这两辈子真是传奇极了。
他掀起衣服看了看,连伤疤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血痂血洞了。他看了看屋子的装璜,确认了这是在猎人公会里。
他翻身下床,穿好衣服下了楼,看见鹤丸正坐在吧台前喝着酒。
“鹤丸。”
“哦哦,你醒了啊,比我想象要快。”鹤丸起身向三日月走去。三日月将背到身后的手拿了出来,一把上好膛的抢抵着鹤丸的脑门。
“喂,你要同类相杀么。”鹤丸到是不紧张,拨开了枪管。擦着酒杯的青江动作没有停顿,两个人都像是料到了一样。
“同类?”
“你现在是吸血鬼。”回答的是青江,他指了指吧台上的酒杯,里面猩红的液体无疑是鲜血。虽然离得非常远,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三日月长时间未进食的神经。青江看到三日月对血有了反应,继续说道:“他把你刺穿了,之后找到了足够的血——都是那些被你杀了的吸血鬼的——直接在冰面上让我施咒讲你转化,因为转化过程需要换血,他也捅了自己一刀。”
指着鹤丸的枪并没有发下,三日月问鹤丸,“那你喝的血是哪儿来的?”
“非纯血种的血奴,他们巴不得让纯血种帮他们解脱,运气好没准还能搞成什么富豪。”三日月还是很怀疑,鹤丸叫了谁一声,角落里一个女孩子跑了出来。
三日月瞪大了眼睛,没等鹤丸反应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摁在墙面上,“不要告诉我你喝了这孩子的血。”
“冷静…点…我没有喝…”变成吸血鬼的三日月力气要比原来大很多,一下子就攥的鹤丸连气都喘不上来。
鹤丸扶着墙面咳嗽了好长时间才慢慢站起来,“是他父亲的血,他说这女孩是灾厄,是她把他们家害成被非纯血种奴役的。他父亲把从非纯血种那里受来的气全部撒在了他女儿头上,我要带走她的时候,他父亲居然在感谢我。”
小女孩见鹤丸被三日月“欺负”了,立刻跑到他身边担忧的看着他,三日月看向她的时候,她立刻躲到了鹤丸身后,用他长长的衣摆把自己挡住。
“三日月,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嘛…这是我的私心。”鹤丸抱起了女孩,走到三日月面前,鹤丸不在说下去了,三日月看着低着头的鹤丸,不表达任何态度。
“极北之地的永夜就要到来了,你和迁徙的人们一起走,带上这个女孩,之后…就不要再见了吧。”
“那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是为了什么。”
“想让你带着这里的人类安全抵达目的地,你比他们强大很多,也比原来的你强大很多。附近的吸血鬼会因为这边的失守变得疯狂和不计后果。你懂得如何和人类打交道,也懂怎么对付吸血鬼。”
“你呢?”
“清扫完这里一路南下,把附近在我不在的时候惹事的直系旁系…都处理一下。”
“那你要是打不过呢?”
“同归于尽呗,我能怎么办啊,不能自让他们用我的身体作为他们在阳光下活动的保护伞吧。”
三日月点了点头,收起了装着银弹的燧发枪。下午的时候三日月就准备和青江带着一队人马南下。他还穿着他那什血猎的衣服,因为皮手套的缘故就算碰到秘银也能活动自如。
雪好不容易停了,露出了久违太阳。三日月一下午都没有找到鹤丸。他早上的时候听鹤丸讲了很多,吸血鬼的常识以及其他一些习惯。他说他给他的朋友去了信,等他到的时候,就跟着他们,他们会很高兴迎回他们的最强吸血鬼的,如果三日月不愿意,这种程度的临时转化,还是可以变回去的,他们也会答应帮你。
鹤丸问三日月恨不恨自己,三日月摇了摇头,“那也没办法吧,你和他分开了那么久,既然已经变成这样,就没办法了。大不了我回去之后再变回来,以后都不要有什么交际,这样我至少能不杀你。”
他们谈话的时候小女孩一直坐在鹤丸腿上,她似乎很喜欢鹤丸。鹤丸摸了摸她的头,告诉他以后跟着这个叔叔走。三日月咳了一嗓子,鹤丸看了看他,笑着调侃道:“三十多了还不让叫叔叔啊?”
三日月没说什么,喝完了手上的酒就起身离开了。鹤丸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像极了那时他倒在地上,他把自己护的死死的,挡下无数刀枪。似乎从那时起,三日月留给鹤丸的就只剩下背影了。
“鹤哥哥!”小女孩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她并不怕这个吸血鬼,小孩子的世界观,谁对她好谁就是好人。
“怎么了?”鹤丸对小孩子一直很有耐心。
“那个哥哥跟你关系不好么?”
“是叔叔。”
“唔…那个叔叔跟你关系不好么?”
“我们原来关系很好。”鹤丸笑着答道,仿佛银楔刺入心脏的一样疼痛不曾存在过。他让女孩做好,慢慢的给他梳着头发,她的身体有简单擦洗过,身上全部都是被父亲打的伤痕,不敢碰太热的水,只好给他简单的擦洗了几下,但是并不妨碍她现在是个可爱的孩子。
“那…嗯…叔叔为什么还那样欺负你呀!”
“我做了让叔叔生气的事情啊,特别特别生气的…差点杀了我那种。”
小女孩惊呼一声,挣脱了鹤丸的怀抱,发绳还在鹤丸手里,头发还乱蓬蓬的。他跑到坐在吧台上跟青江聊天的三日月跟前,用稚嫩的小手一下一下打着他能够到的膝盖以下的部分。
“大坏蛋!不许杀鹤哥哥!!我要保护鹤哥哥!”
说这话的时候,女孩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仿佛真的看见了鹤丸被面前的男人杀死的样子。三日月眯起眼睛看向鹤丸,鹤丸拿着发绳呆愣在那里,显然也对这事表示震惊。
三日月抱起孩子,小女孩立马吓坏了,揪着他的头发让他放自己下去,三日月抱着她走到鹤丸面前,“我们上路之前给我看好他,再对我说这种话我就把他扔给他父亲。”
“你…!”鹤丸想反驳,但是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泄了气一样跌回椅子上。冷漠的不像三日月才是他真正的样子,这点鹤丸比谁都清楚。

之后鹤丸又把孩子委托给了青江,再之后三日月就没见过鹤丸了。
马上就要出发了,理应在队伍前端的三日月却不断张望,始终没有出现白发金瞳的吸血鬼。
“他在公会后面的院子里站了一下午了,不知道走了没有。”青江悄悄凑过来对三日月说了一句,立刻又去忙别的事情了。
三日月去了后院,鹤丸就像青江说的那样站在雪地里,背对着他。
听到雪被靴子踩住的声音的时候鹤丸回过头,“差不多是时间了吧,怎么过来了?”
“你要一个人留在这里么?”
“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转回成人类,你已经浪费了一天了,预计你们的速度,三天后会见到我朋友。”
“这里的血够不够?”
“我一会就去解决那些杂种,快的话没准还能追上你们。”
“那个小女孩我会好好照顾,你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做么。”
鹤丸叹了口气,放弃了答非所问。
“有。”他快步走到三日月面前,他原来一直是飘在三日月身边,突然转变了视角有点不适应。
“什么?”
鹤丸越过三日月的肩膀看了看他后面,只有灰白色的墙壁。
“可以吻我一下么?”
三日月微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变的灵敏的听力让他知道鹤丸愣在雪地里,他似乎听见了他变得急促的呼吸甚至眼泪划过脸颊的声音。

别哭,鹤丸…别哭。

他只是在心里说了这话而已。

TBC

评论(1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