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只是个约会结果突发求婚

感谢日语协力 @BB子
本来只是想写词语接龙结果结婚了mmp

1

鹤丸国永简直就是自己圈子里的传奇,打网游搞上个好看的小哥哥奔现了一次就私定终身了。
上次对方过来他的城市,鹤丸带他去同学聚会,被现任兄弟兼妈妈的烛台切光忠拽着问了好久是不是用什么不法手段拐到的。鹤丸表示真没有啊,他就是打网游的时候缺人手发现旁边有个闲着的人就问他要不要组队,好的嘛就看上眼了他有什么办法。
烛台切弟弟太鼓钟贞宗特别喜欢鹤丸的男朋友,他到家里来的时候太鼓钟简直崇拜的两眼冒星,搞得烛台切和大俱利伽罗都特别愤懑。
但是也多亏了小贞的福,摸清了鹤丸国永男朋友的底细。
三日月宗近,男,简直就和玛丽苏小说里面走出来的霸道总裁一样,不过霸道总裁都没他好看,不会像霸道总裁一样说“幼稚,大惊小怪,不过如此”只会哈哈哈的笑着,看着特别温柔,尤其对他男朋友。就是好像自理能力差了点,其他什么男友力啊,颜啊钱啊,满点。没事打个网游也是养老,就刚好那一会上线被鹤丸给逮着了。
鹤丸生日那天早上收了一个大包裹,烛台切以为他又乱花钱卖什么惊吓盆栽了,结果拆开是三日月送来的一大箱零食,外带一个极其好看而且一看就很贵的领带夹,还有游戏上送了一套外观,不送对鹤丸没用的东西,是实用派的大佬。
烛台切听着太鼓钟说,就剩下微笑微笑了,他还能做什么呢,除了祝鹤丸新婚快乐上缴红包和催鹤丸请吃火锅。
他还能做什么呢。

2
上回三日月去找他,鹤丸想着这会他去找三日月吧,于是坐上车了他才和三日月说,美其名曰大惊喜。
三日月还没下班,开会的时候收到了鹤丸的消息,他头一回在会议上开小差低着头偷偷订好了电影票和晚餐。当然后果就是写会议总结的时候难产,那都是后话了。
鹤丸到达的时候三日月穿着长款的大衣站在电车站上等,版型是阿玛尼去年的,但一点都不妨碍他是人群里最惹眼的一个。
鹤丸穿着茶色的羽绒服一蹦一跳的跑到他跟前给他了一个大拥抱。“吓到了么!”
三日月眯起眼睛报一一个微笑,低头亲了亲有点冻红的脸颊,“如果措手不及算是惊吓的话,那就应该是吓到了。”

3
当鹤丸被侍应领着来到餐厅二楼的窗边时,他看向三日月,“这就是你说的措手不及?”
“如果你提早跟我说的话,我应该能约到能看见东京塔的位置。”
鹤丸撇撇嘴,心里想着总裁总裁大佬大佬比不过比不过。三日月耐心的切好了羊排给鹤丸递到盘子里。
“怎么突然跑过来了?”
鹤丸虽然不常来这些地方,但是礼仪方面并不逊色,没有做出任何不得体的行为。他咽下了一块三日月切的羊排,犹豫了一会,“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吧…”
三日月做出了愿闻其详的表情。
“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啊,然后…”鹤丸突然喝了一大口青柠水。
“就是突然想你了嘛…”
说这话的时候,在室内只穿了一件薄T的鹤丸,突然脸红了。
三日月正在叉沙拉里的圣女果,手顿了一下,撞到了盘底,发出了沉闷的碰撞声。他轻笑了一声又去和那个西红柿做决斗去了。当沙拉被他送进嘴里的时候,三日月已经笑的全身都在抖了。
鹤丸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有那么好笑么。”
“不,抱歉,我很开心啊。”三日月并没有管他那个价值不菲的西裤有没有被踢脏,只是低下头,垂着眸子笑着,“鹤原来会想我啊。”
“那是当然的吧,我…”鹤丸顿了顿,“我们不是恋人么…会想的吧,一般情况下。”
“是啊,会想的。”三日月舔了舔嘴唇,犹豫了好长时间,突然说。
“鹤的话,我觉得不是特别喜欢那些浪漫事情的类型。”
鹤丸点点头,放下了叉子,他如果没看错三日月居然还有点小紧张。
“所以…我觉得,这种事情差不多这样…应该还好吧,不会让你讨厌…什么的。”
“什么啊?”
三日月咽了一下唾液,然后慢慢的从上衣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想着你生日再说的…你看不是快到了嘛…”三日月慢慢打开,天鹅绒的垫子里面放了一个闪闪的戒指,“拜托了,结婚吧鹤丸。”
鹤丸本来超级感动的,结果被最后一句逗的笑了出来,三日月看着又哭又笑的鹤丸,一脸不解。
“我说啊三日月,”鹤丸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你是哪个时代的人啊,昭和么?”
“欸?”
“哪有你这样说的啊,现在不都是说,请嫁给我,什么的么?”
“啊…下次注意。”
“还有下次啊?”鹤丸咯咯的笑着,看着这个貌似对恋爱不太上手的三十路男人,鹤丸坐直身子拿起,胳膊肘撑在桌面上拿起盒子里的戒指自己戴在手上。三日月抬起头看着鹤丸的一系列动作,鹤丸只是捧着脸朝他笑。
“为了防止你下次整奇奇怪怪的东西,我这次就勉为其难同意了吧。”

4
电影票取出来的时候鹤丸抱着可乐喝的开心,“求完婚来看电影,你是认真的?”
三日月歪着脑袋看着鹤丸,“我不太懂这些,一般约会不就是这样么?你不喜欢么?”
“是啊,是这样,我很喜欢。”鹤丸凑过去亲了亲三日月的脸,牵着三日月的手进场了。
看到一半两个人都快睡着了——太无聊了,爱情片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催眠曲。
“三日月,我们跑吧…”
“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不觉得很亏么,虽然不缺那点钱。”
“嗯,好像是这样…”
鹤丸犹豫了一会,“我们玩点什么吧。”
三日月也犹豫了一会,“嗯,词语接龙怎么样。”
“好啊。”
“那我先来咯,鱼!(sakana)”
“锅(nabe)。” 
“ べ……方便。(benri)” 
“排练。(rihasaru)”
“ 勒克司…(rukusu)” 
“那是什么?”三日月悄悄问,害怕对方听不到,就又靠近了一点。
“唔,就是照明用的单位啦,突然想到的。”鹤丸也害怕影响别人就又靠近了一点。两个人的脑袋几乎是挨着的,“你继续啦!す!”
“刺激(suriru)…嗯。” 
“怎么又是る…啊!轮盘(ruuretto)”
“鸟(tori),是你呢。”
“喂,才不是我啊!料理!(riyori)”
“ 界限(rimitto)”
“ 逃避。(touhi)”
“秘密。(himitsu)”
“剑(tsurugi)。”
“我还以为你会说自己。”
“好烦哦你。”
“抱歉抱歉,那么…公会(girudo)”
“门(doa)”

“爱してる。”

突如其来的告白和电影里的告白一起传进了鹤丸的脑子里,刚刚在他耳边说话的三日月已经一脸开心的坐了回去。
“你预谋好的?!”
“从你说要玩游戏开始。”三日月乐呵呵的看着鹤丸,“等到你说あ。”
鹤丸抓了一大把爆米花塞进嘴里。
“又是…る…呢”

5
三日月打开家门鹤丸就冲了进去,“哇啊啊,冷死了…”
“很冷么,我开空调好了。”
“啊啊,不用啦。”鹤丸不是第一次来三日月家,当然也熟门熟路,替三日月脱下西装领带挂在衣架上的时候也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
“你先休息一会吧,我去放热水好了,抱歉哦你在忙还特地来打扰你。”
“不,没关系的,我很乐意。”三日月亲了亲鹤丸的额头,“你的衣服在衣柜里,先去换衣服吧。”
“哦,你居然还留着的啊。”
三日月点点头,揉了揉鹤丸的软发,“未来妻子的东西当然要留着。”
鹤丸在一瞬间就钻进了卧室,然后冲进了浴室砰的把门关上了,紧接着就听见了放水得沙沙声。
三日月刚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啤酒,鹤丸就打开了浴室的门,探了个头出来,“那个…要不要一起洗。”
要啊,那肯定要。
三日月撇下刚刚打开的啤酒脱了衣服就进去了。鹤丸愣愣的看着三日月的身材,心里暗想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身材啊!
“你还真是不客气。”
“这可是我家,”三日月将内裤丢到了一旁的框子里,“虽然现在也是你的。”鹤丸看了看那个尺寸,偏过头,尴尬的把刚带上不到四个小时的戒指摘了下来放在了新衣服的框子里。
“还不脱么?”
“不…就是…”鹤丸超后悔叫三日月进来。可是身体先动了起来,搂住三日月赤裸的身体和他接吻。
浴室里的潮气弄得三日月身上都是湿的,沾了鹤丸一身的水,不过现在谁都没功夫在意那个了,三日月想脱去鹤丸的套头衫,可是却舍不得离开他的嘴唇,情欲上来一下子着急了就把鹤丸留在这里的唯一一件衣服撕了。
“喂,我没衣服了。”
“穿我的。”
说着三日月就将他抱到了洗手台上。
带着热度的橙黄色灯光打到他们身上,喘息声渐渐传了出来。

6
第二天三日月醒来的时候鹤丸已经不在他身边了,浴室那边传来了沙沙的声音。看着地板上报废的套子和枕边的润滑剂,三日月坐起来揉了揉凌乱的头发,背上被挠过的地方还有些疼。
他进去浴室的时候鹤丸刚刚洗完,潦草的亲了亲三日月的嘴巴就套上了三日月的T恤。
“啊,抱歉擅自拿了一件。”
“没关系,你想穿哪个穿哪个。”
“那你洗吧,我去做饭了,想吃点什么?”
“随便就好,你看还剩些什么吧,我平常不太做饭的。”
鹤丸点点头跑出去了,围上那个蓝灰色的围裙打开了冰箱,“唔啊…简直人间惨剧啊…”
冰箱里只有几个鸡蛋和看上去应该还没过期的奶酪,以及几块方面包,剩下的就是啤酒和过期食品了。桌上还有一罐昨晚打开的啤酒,家里开了空调比较热,已经不能喝了。
大概处理掉了冰箱,拿出了三日月最后的库存。
在滋滋作响的鸡蛋上方放上了面包的时候,鹤丸被三日月从后背抱住了。
“我会跟家里说的,”鹤丸将剩余不多的几片奶酪放到了面包上,“过几天就搬来东京住。”
“工作怎么办?”
“我是做翻译的,平常在家里也可以做,在老家那边的话也是宅在家里,平常除了打游戏和去小光那里串门就没事情做了。”
鹤丸熟门熟路的从碗柜里拿出了两个盘子,将两片面包放到了里面,“等你回来的时间我应该不会无聊。”
“谢谢。”三日月亲了亲鹤丸的脸颊,“你能过来陪我真是太好了。”
“有什么的啊,我在哪儿不一样?知道你冰箱里简直是惨剧之后我就真不敢那你一个人放在这里了。”
“那今天休息日我们去买些东西吧,你要用的还有其他什么的。”
“好啊,”鹤丸笑道,“那在此之前你这件衣服就借我了。”
早餐被放到了桌子上,冬日难得的阳光洒在烤得金黄的面包上,茶杯里有加了方糖的红茶。椅子被拉开了,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坐到了以后他们会一直这样坐的位置上。

fin

评论(17)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