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致千年后的你

就上次说的那个转生BG,就是个玛丽苏还被我发了个车。


1

刀剑男士们在完成剿灭历史保护主义者的任务后,被政府安排了转生,会按照自己内心最深的意愿塑造第二世的身份,厌倦了征战的刀剑们,大多数都将生在了平常的家庭。他们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前世的记忆也在逐渐回复。差不多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前世的记忆就会完全回到自己的脑子里。

大多数刀剑男士对于现状还是非常满意的,至少在鹤丸国永身边的的老朋友们。但是他自己,一点也不满意。

鹤丸国永成为了五条家的独子,隔壁有两个跟他同岁的孩子,是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他们是被隔壁伊达收养的两个孩子,他们的亲生孩子太鼓钟贞宗现在已经两岁了,虽然还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但是感官上对于他们三人的好感只增不减。看似一切都很正常,但是鹤丸国永本人却非常懊恼。

因为他现在!变成女孩子了!!

随着年龄增长,反倒会更加不适应。当了一千多年的男人现在突然变成女孩,怎么说要适应也得个五百年吧,但是做为男人的记忆却在自己脑子里每天成倍增长。

要死要死。

自从完全恢复记忆之后,他每天都悉心教导隔壁的两位弟弟,绝对不要叫他姐姐,他是非常乐意听鹤哥哥这个称呼的。所以私下里烛台切还是谨遵鹤命像原来那样叫他鹤先生。但是太鼓种太小了,才不会这样好好遵命。鹤丸抱着他玩的时候,还是遵从自己的认知叫他鹤姐姐。

好的嘛,他也不能因为这事跟他亲爱的弟弟怄气。

但是还是非常之不适应。

并且自从他初中开始他就在纠结一件事情,就是他的前男友三日月宗近的事。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遇上他比较好呢,还是再也不要让他碰见比较好,这件事情被身边的老朋友们调侃了不止一次。包括莺丸和一期一振。最终得出结果就是,还是不要见的好,但是立马被乱反驳了,“鹤丸先生和三日月先生是宿命啦!”

顺带一提,乱藤四郎就算是这个样子也没有变成女孩子的事情是非常让鹤丸烦恼的,有的时候乱居然还会教他穿衣打扮上的技巧。鹤丸是打死不干的,他除了制服以外没有一件裙子,平常的他也是大大咧咧的不像个女孩,说话也是用“僕(boku)”自称,从来没有说过“私(adaxi)”,有的时候还会冒出“俺(ore)”五条妈妈已经放弃说教了,甚至遇到好看的男装就给自己女儿买回来。

2

正如乱所说,他和三日月真的是宿命,他在升入高中的第一天,就听说了他们学校的学生会长的传说。

“哦,三日月啊···”鹤丸郁闷的趴在课桌上听着他身边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说着会长的事迹

“呐呐,鹤会去追么?”

“啊?”他其实很想说自己真要出现就不用追了。

“因为三日月会长有个记录啊,从未接受过女生的告白。”鹤丸心想他能接受才鬼了,他是个弯的啊,“所以每年入学的女孩子都想去挑战哦。”

“那他还真是辛苦。”鹤丸扯着嘴角强颜欢笑,果然是天下五剑这个盛况应该是他早就能预料到了

“但是鹤的话好像对恋爱的事情完全不上心诶,明明身边有那么多好看的男生,却真的用实践证明那都是好兄弟呢···”

没办法的事情吧,一个是他心里有人了再一个他要是找个女朋友男朋友被三日月发现了他还不得杀了自己。

“啊,都是一块玩到大的,没办法吧。”鹤丸苦笑,“你们也要去试试么?”

“是啊,一定的吧,万一呢,那可是三日月学长啊,人那么温柔还好看,啊啊简直完美了。”

是啊是啊,天下五剑···完美完美···只要你们没看见他一团糟的生活起居,和··神一样的做饭技巧。但是鹤丸肯定,自己一定是足够爱他了,居然连那些都能全部包容掉。

“鹤也会去试的吧?”

鹤丸想了想,这届女孩有好看的,有非常好看的,例如现在在他身边的,真的是,万一呢?鹤丸可不想把上辈子要不是身份问题早结婚了的男人让出去。

“嘛,谁知道呢,应该会去的吧。”他舔了舔嘴唇,“我觉得我能成功的。”

结果口出狂言的两个小时候就抱着光忠在家里的后院鬼哭狼嚎,“小光啊我到底见不见他啊!我这样你让我怎么面对他!啊?他万一只喜欢,做为男人的我呢···太惨了我怎么那么惨啊!”

烛台切越听越不对,怎么感觉跟谁出轨了一样呢?

“不不不,鹤先生你冷静,三日月先生他一定是什么样的你都喜欢的,所以去试试吧。以及不要再拔我家的花了。”

3

图书室的最深处放的是古典文献,枯燥乏味的内容让很多学生都不曾踏足这里。也只有这里,三日月才能享受片刻的安宁。他已经找了好几年了,鹤丸依旧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那天看到一个白发的学生他兴冲冲的想跑过去,但是那个学生却消失在拐角,只给他留下了裙角。女孩子的话应该就是看错了吧。

这样想着的三日月觉得自己身边坐了什么人,他没有从书页里抬起头,他觉得能跑到这里来的就一定是来学习的吧,不过能突破自己镇山河一样的气场坐到他旁边,也是值得褒奖。紧接着一张餐巾纸就被递过来了,上面用可爱的字写着“学长,我喜欢你。”

“拿回去吧,抱歉啊我不能接受。”三日月说这话的时候头都没抬,纸巾被拿了回去,过了两秒又被递了过来,三日月本来不想理,纸巾上的写的只是他的名字,但是上面的字体换了一种,是个很熟悉的字体,这种字体写的自己的名字他再熟悉不过了。他立刻抬起头,看到的是鹤丸的脸。

“哟!”

“鹤?”三日月看着他一身制服裙,有种想撩起来看看到底是不是恶作剧的冲动,“你怎么···”

“没办法啊,变成女的了···那个狐之助不是说会按心底的意愿转生么,我想了十几年我到底为什么会变成女孩,最近才明白,就是想能在这个世界和你正大光明的谈恋爱吧。毕竟这个社会可并不是很待见原来那样的我们。”

“鹤丸····”三日月都想好了自己不管被什么阻挠都要继续爱着鹤丸,结果变成这个样子,着实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对方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我现在不叫鹤丸,为了不让你尴尬我还是说明一下吧。”他吸了口气,“我现在,叫···”

“五条鹤子。”

对不起三日月的笑点跟着他的年龄变低了。

“不要笑啊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还像以前一样叫我鹤丸就可以了,鹤也行啊!”

“好好好,哈哈哈,这样的鹤丸也很可爱啊。”

“那可真是谢谢!!高岭之花!”

“哦,这又是个什么称呼?”

“你不知道么,你的那帮小学妹们可崇拜你了,说你一个人的告白都不接受,我还害怕你彻底弯了我也不接受了。”

“所以你还没试就打算放弃了?这可真不像你。”

“好吧三日月你愿意和我交往么?”

“拒绝。”

“咦····”

“我不记得我们分过手呢。”

4

第二天,全校都知道了鹤丸一举拿下三日月的事,不对应该是五条鹤子拿下三日月的事。

鹤丸刚刚进教室就被朋友冲过来抱住了,“鹤子你怎么做到的啊!”

“啊…”鹤丸挠挠头,支支吾吾的,“就是按照你说的啊…找到他然后把纸递出去…看吧纸上的字还是你写的呢…”

“啊啊早知道我就不给你写了!”

听到这里鹤丸也只是笑笑,三日月是因为他的字认出来他的,要是真的是因为面前的人的字,鹤丸估计就得好好的让三日月跪跪搓衣板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鹤丸接过了光忠给他的便当,刚要打开吃就被一群女孩子拉着桌子椅子围住了,她们的眼神是那么期待,向往的神情都写在了脸上。

鹤丸国永毫不犹豫的开溜了。

三日月坐在学生会给各种表格摁章子的时候外面一阵疯狂砸门,想都不用想是鹤丸国永。慢悠悠的过去开了门,鹤丸抱着便当一下冲了进来,身后跟着的女生们见到三日月出来了,只好失望的撅着嘴。

“欸…鹤子太狡猾了吧…”

“这么快就会找靠山了真是的…”

鹤丸的体型比原来娇小很多,很容易就藏在了三日月身后,抱着便当盒露出一个脑袋,“那可真是对不起了啊!”

三日月见状,无奈的笑笑,把鹤丸揽到身前,冲着身后的少女们点了点头,“抱歉,鹤子借给我了哦。”

“啊,会长和鹤子感情真好啊。”

“才一天而已啊会长。”

三日月笑着关上门的时候鹤丸已经凑到他跟前了,“会长,我们几天了?”

“数不清了吧…”

鹤丸把便当盒放到一边,跨坐在三日月腿上,搂着三日月的脖子想要找到他好看的嘴唇。可是三日月挡住了鹤丸的吻,拍了拍他的小腿让他下去。

“为什么啊三日月!不行么?”鹤丸国永宁死不屈,努力的蹭着三日月的制服裤子。

“这可是学校哦。”

“这可不像你啊三日月。”鹤丸想了想原来三日月可谓是随心所欲,在战场上都能忙里偷闲吃他豆腐,“就亲一下,我很想你啊拜托。”

“嗯,我也很想你的。”

三日月他才不会说昨天表面上他看上去放松了回家一晚上没睡着啊。也不是不能谈,但是这样的鹤丸,这样身材变小了的,眼睛变的更加好看的,皮肤更加白皙的鹤丸…超可爱…他总觉得自己在犯罪啊,他见到鹤丸的第一面就想把他摁在图书室的座位上侵犯到她哭出来。

现在这位jk小姐姐还在不知死活的在他腿上蹭来蹭去,这么下去就不止是亲一下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三日月宗近,你活了一千多年了有点自制力。

事实证明三日月宗近在鹤丸国永面前自制力为零。

当三日月吸吮着自己的嘴唇的时候鹤丸才知道自己好像惹了一个非常大的麻烦,他感觉到了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他虽然不反感,但是午休就要结束了,这样下去可不太妙——虽然他很乐意逃课和三日月在学生会搞。

当制服裙下面的打底裤已经被扯下去时,鹤丸已经完全无法脱身了,“会长…喂…现在?”

“嗯。”

埋在自己颈间的三日月闷闷的应了一声就又开始动作了,手伸进鹤丸的粉色小胖次里的时候鹤丸浑身打颤,“喂!”

两个人搞到一半的时候,学生会的门被打开了。

“三日月你摁完印章了么…哦…我的妈…”小狐丸觉得自己的毛要乱了套了。他看见了什么,他的哥哥正抱着一个高一小学妹在乱搞,鹤丸国永知道了还不得打死他。于是当那个连裙子都脱了的小学妹转过头来的时候小狐丸非常想打死鹤丸国永。

“啊…”鹤丸非常尴尬的靠在三日月怀里,看着走进来的小狐丸,心想亏的是小狐丸,要是哪个不知情的他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哟?”

“你们两个收敛一点,这里不是本丸,三日月负起你学生会长的责任。”

三日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鹤丸太可爱了根本忍不到放学嘛。

小狐丸背过身假装找文件,鹤丸慢吞吞的从三日月腿上下来,穿好了衣服,这时他看了看三日月腿上深色的一块水渍,无疑是自己弄上去的。

三日月摆了摆手表示没事,鹤丸却脸爆红。

“啊!女生真不方便啊!”

小狐丸仔细想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他需要赶紧回家让大哥石切丸给他拔除一下邪念…太可怕了。

5

放学的时候鹤丸突然给三日月打电话说要去吃饭,家里没人,隔壁小光家没提前说没有他的饭。

三日月表示知道了,给小狐丸说了一声就跑到了鹤丸的教室。结果他以为人都走完了真是太天真了。他一进教室那简直就跟粉丝见面会一样,尖叫声此起彼伏。鹤丸冲过来抓着他的手往学校外面跑。

溜了溜了。

他们随便挑了一家快餐店,三日月负责买,鹤丸负责占座位——变成女生之后真的是无比的受照顾…而且接受的心安理得,完全不像原来那样会闹别扭,三日月貌似也很乐意。

当他咬着可乐的吸管摆弄着手机里的美颜相机的时候,三日月突然问他,“你现在看少女漫画么?”

“啊,被拉着看了一两部动画化的。”鹤丸编辑了一下文本按下了发送键。“看了一半我就睡着了,太无聊啦!剧情都猜到了,什么女主被社会男主英雄救美,怎么啦?”

“不,虽然这样说有些自满,鹤最近还是小心一点,高年级的学姐们还是很凶的。”

亲自领教过他们这届女生攻势的三日月做出了善意的提醒。

鹤丸听了咧嘴一笑,这神态三日月恍惚间都以为他们回到了原来。只见鹤丸摆摆手,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6

很快鹤丸就领会了三日月的意思。

他放学之后正要去赴约就被一帮高年级的女生围住了,他把手搭在后颈上,不耐烦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事么学姐,还有人等我。”

“啊,有事的,过来说吧。”

鹤丸就被拐进了体育器材室。

“啊啊…真的别这样啊…”鹤丸的嘀嘀咕咕被学姐们听见之后,她们得逞的笑了笑,“看来你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事了?”

“啊?哦…嗯,我预料到了是不是超厉害。”鹤丸完全棒读的语气惹火了她们,对方把鹤丸猛地推到了篮球框子旁边,立刻转身把他锁在了器材室里。

鹤丸揉着屁股站起来的时候挑了挑眉,“这就完了?我还以为要打架呢…”

他走到门跟前刚想抬脚觉得破坏公物不太好,看背后有个通风用的窗户,借着体育室狭小的空间,做了个三角跳攀了上去,单手撑着,打开了窗户,翻了出去。他还特意绕到前门,打开上锁的门把窗户关上了。

三日月看了看手表,完全超过了约定时间,他正想给他打电话,就看见他们这届的两个女生和高二的一个向他走了过来,他心里暗叫不好,不会真被他说中了鹤丸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儿了吧。

他们这届跟他见过几面说过几句话的向三日月打了声招呼,三日月尴尬的点点头,心里只想着怎么给鹤丸打电话。

这是草丛中传来的响动引起了几人的注意。

鹤丸突然跳了出来扑进三日月怀里。

“哇!吓到了吧!”

三日月替他拍去身上的草叶,鹤丸看见几个惊讶至极的学姐,佯装刚好碰见笑着打了声招呼,还问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三日月见他这个样子心下了然。

绝对被霸凌了!只不过他鹤更社会而已!

“鹤?”

“嗯?”

“你被欺负了跟我说啊。”

“谁被欺负了,你搞笑的吧。”

“刚刚是被她们…?”

“哦哦,第一回,没掌握好分寸。”

三日月没听懂,一脸困惑,就听鹤丸接着说

“下次要找准时机,不能让她们跑了。”鹤丸挥了挥拳头,“打爆她们。”

7

校园祭那天鹤丸的班级一致否决了鹤丸的鬼屋提议,弄了女仆咖啡厅。被换上女仆装的鹤丸及其及其不乐意。

不让他搞事还要让他穿裙子。

于是他在裙子下面还是穿了打底裤。

三日月过来的时候鹤丸被后台的全部女生推去招待三日月了。

“这位客官你吃点啥。”

三日月拿着菜单看着一脸不耐烦的鹤丸,“不欢迎我来啊?”

“那倒不是…我想弄鬼屋来着…”他摆弄着衣服上的缎带,“结果弄这个,还要我穿裙子。”

“这不挺好。”三日月瞟了一眼裙底,发现穿着打底裤,好的嘛,真是鹤丸的风格,“你变成女孩子了穿点可爱的衣服又不错。”

“可爱么?我觉得蛮傻的。”

三日月没说话,继续看菜单。“麻烦要一杯焙茶吧。”

“没有这种东西,老头儿,这不是果子店。”

“那就红茶吧。”

鹤丸在单子上龙飞凤舞的写了红茶两个字就转身走回了后台。“3号桌,红茶,拜托啦…”

负责拍照的同学突然嚎了一嗓子吓了鹤丸一跳,他一回头发现一个躺在地上那相机的同学,镜头正对他裙底。

“喂,干嘛!”

“鹤子怎么还穿打底裤啊!”

鹤丸心想不当然的么,裙子这东西他除了制服就没穿过了,女仆装这种东西裙摆短还翘,一不留神就会被看光了吧。

“啊,怎么还穿着啊?脱掉啦!”

“欸?我不要!”不等鹤丸拒绝那个拿着摄像机的女孩子就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让他动弹不了,另外一个女生伸手就去拉她的打底裤。“唔啊!三日月在啊,拜托别这样!”鹤丸压低声音吼道。

“啊,就是因为三日月学长在才要脱掉啊!鹤子真是不懂男人心。”

他当了一千多年男的怎么就不懂男人心了?男人才不是脱掉就好啊!

“鹤?”这时后台的帘子被撩了起来,三日月从外面探进脑袋,刚好撞见了被人扒的鹤丸,三日月脸不红,心不跳的放下了帘子,以防被别人看见,自己却站在鹤丸面前。“不方便?”

鹤丸身边的几个跟他打闹的女孩赶紧把他放下了,脱了一半的裤子不知道提上好还是脱了好,鹤丸索性就把他踢了下去,甩到一边的杂物堆里,“现在方便了,什么事?”

“红茶,没有做吧?”

“没有,怎么了?”

“学生会临时有事我得先回去。”

“哦哦,那你回去吧,我给你送过去。”

等三日月点头走人之后鹤丸转过身,喊了一声红茶外带,就去忙别的事情了。

几个少女面面相觑,一般情况不应该是男主被爆打然后各种意外吃到豆腐么,怎么这两位这么顺其自然。

8

想知道学生会长和年下小学妹不为人知的秘密么,点击进入x

9

他们两个在学生会做了个爽,丝毫不管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演出还有一个小时开始了。三日月看了看手机,一堆的未接来电,他似乎忘记了他们班的舞台剧他也有份。

再打来的时候三日月立即接起电话,“三日月啊!你跑哪儿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到!”

“那就行…对了!你能不能找一个公主过来啊?”

“什么?”

“那个啊,今天雪子不是生病了么,没有人演公主了,公主台词不多的,你随便找一个就好了!你看你最近不是在谈女朋友吗!”

三日月看了看鹤丸,对方完全没多想,只是朝他微笑了一下。

“好的,我这就把她带过去。”

挂了电话三日月就牵起鹤丸飞奔,“啊!怎么了!”

快到艺术厅后门的时候三日月停了下来,“我们班同学病了,你能演公主么?”

“额…可是我没背台词啊什么的?”

“不要紧的,台词不多,你只要站在那里就好。”

鹤丸看着三日月,点了点头。

当幕布解开的时候鹤丸的同学以及烛台切他们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这两个秀恩爱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啊!

鹤丸饰演的公主被巨龙拐走了,三日月饰演的骑士各种打怪翻山升级,最终跑到了巨龙的山洞和巨龙决一死战,最后骑士赢了把公主抱会王国,国王很高兴的把公主嫁给了骑士,之后过上了幸福生活。

完了。

虽然看似挺正常的,但是被台上的两个人一演就变成了放闪了。

烛台切表示心累,狐狸表示自己一定要坑上他哥一箱油豆腐。

10

鹤丸第一次和三日月在校外约会,他还是准备穿着那件黄色男士T恤,被乱给制止了,愣是前一天晚上拉着他去买衣服进行彻底的,形象改造。

以至于今天三日月见到他的时候都差点没认出来。

鹤丸今天特别可爱,蓝色的连衣裙下面是白色的过膝袜,头发被松松绑了起来,头花是个粉色的蝴蝶结,脖子上还带了丝带choker,挡住了他白皙的脖子。黑皮鞋有些挤脚,毕竟是她第一次穿。白色的斜挎小皮包服服帖帖的搁在他的身侧。嘴上还涂了淡淡的口红,脸上因为三日月的目光泛出了点红色。

“喂…”鹤丸伸出手,手腕上还有细细的金色手链,指甲一看就是被乱摆弄过,涂上了淡淡的粉色。

三日月握住了比原来要小上一圈的手,他的手比原来要软,比原来还细腻。

“我还以为是哪家的洋娃娃跑出来了。”三日月笑着把鹤丸搂在身前——腰也比原来要软很多。

鹤丸抬头看了看三日月,他今天穿的也很好看,应该说他平常就很好看。

“得了吧…乱给我瞎捯饬…”

三日月亲了亲鹤丸的额头,低声问了句想去哪儿。

鹤丸牵起三日月的手说东京国立博物馆 。

三日月像是料到一样笑了笑。

这两天三日月宗近的本体正在展出,鹤丸无论如何都想去看看。

两人一同来到展柜前,看着华美的太刀在柜子里安静的放着。

“真好看啊…”鹤丸喃喃道,“我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我自己了。”

“藤森不是还有你的影打么。”

“嗯…可不是我啊…多想再握上那把刀啊…”

鹤丸显得有些失落,靠在三日月肩上,静静的看着展柜里的刀。

“我可是五条的杰作…流传下来为数不多的小刃…唉…”

三日月轻轻的亲了亲鹤丸的脸颊,他何尝不想再次将展柜里的自己举起来呢,拿着他在战场驰骋…可是现在他们不再有这样的权利了。

但是他还是很感谢政府,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曾经扣下的羁绊就全部都要剪断了,他们再次降生于世,成为彼此的挚友,家人或是爱人。也许会有伤感,但总要比在这展柜里睡觉要好很多。

“太好了啊…”鹤丸也喃喃的自言自语,“我不用一个人在偌大的展厅里无聊至死了。”

“是啊。”三日月附和道,“真是……太好了。”

“三日月,鹤丸?”

两个人的名字被叫到,一同回头看去,之间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拎着痛包跑到他面前。

“主…人?”

鹤丸率先认出这是审神者,审神者看着这样的鹤丸,禁不住给了他一个大拥抱,“天啊鹤丸你这样比原来更可爱了!!”

“那还真是谢谢…”

“你们腻歪到一起了?”审神者转头看向三日月,“太好了我不用一个一个找了,我还想着怎么把你们牵到一起去呢!”

“主人,你在找大家么?”

“啊,是的,清光他们已经找到啦,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呢。”审神者咧嘴笑了,仿佛这是个很开心的事,“别叫我主人啦,叫我名字就好啦!”

之后三个人一起出去,联系上了周围的人,把已知的刀剑男士全部聚在了一起,晚上一起去吃饭。

一群人见到之后都互相给了一个超大号拥抱。

“啊…还有这么多人…日向…巴形…小龙…啊!”审神者翻着刀帐本一篇一篇的打对勾。

“你怎么还有刀帐本?”鹤丸问了一句。

“啊,这是我自己做的啦!费了好大劲呢!后来让清光和长谷部帮我了…”

“别着急啦主上!”清光笑着安慰着审神者,“掉率低嘛!总会遇到的。”

“嗯嗯!”

大家又开始闲谈吃饭,成年的喝酒没成年的喝汽水。

鹤丸靠在三日月怀里蹭了蹭他,三日月注意到动静之后把他搂的更紧了一点。

“总会遇上的,对吧。”

“嗯。”

就像你和我,不管是多少年,多少次轮回,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再一次,爱上你。


评论(23)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