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三日月宗近先生的失落一周

并没有一周,四舍五入都入不出来x

看着桌子旁边的垃圾桶里装满了便利店速食饭团的塑料包装,又看了看手里这个还没开封的鲷鱼饭团,三日月叹了口气,出去吃吧。
他的恋人鹤丸国永出差了,时间长达一周。原来都是自己在外出差,吃住都有人安排。这次鹤丸出去留三日月一个人在家,三日月甚至连家里的三个遥控器都分不清,电视都打不开。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垃圾分好类,然后第二天扔出去。
他临出门之前接到了小狐丸的电话说有个文件你看一下,要传电子档过来。三日月无奈,只好打开笔记本等信息。这时候接到了鹤丸的电话。
“吃饭了么?”
三日月连犹豫都没有,说吃了。
鹤丸在另一头哦了一声,“我不在有没有想我啊?”
想啊,快回来做饭吧。三日月这么想着,但是嘴上还是好好回答了让他好好工作,别老是想着自己。鹤丸心想可拉倒吧,我不在你连衣服都洗不了,白的染成黑的蓝的染成红的。鹤丸想了想问他:“你吃的什么啊。”
“出去吃的,牛肉盖饭。”三日月说谎的时候舔了舔嘴唇,这时小狐丸的文件发过来了,他赶紧打开,鹤丸随后问的几个问题他都嗯嗯啊啊敷衍过去了。肚子不适时的叫了一声,鹤丸听见了。
“你骗我吧,能不能好好的了。”
“没有没有,你去工作吧,这边有个文件我要看一下。刚刚是家里猫,不是我。”
之后三日月挂了电话,去餐桌上把那个不想吃的鲷鱼饭团拿回了书房,顺路看了看趴在地t毯上的他家奶牛猫,奶牛猫察觉了他的视线,抬起头看着他,他显然不知道刚刚三日月拿他当了顶罪羊,他舔了舔鼻头,上面还有猫粮的味道。鹤丸在家的时候就知道给他减肥,虽然他确实挺胖的了,鹤丸走了三日月喂他就没有那么定量了,他还是很感激三日月的。之后三日月回到书房撕开包装边看文件边啃饭团。
真难吃啊。他想。想念鹤丸的炒乌冬。

鹤丸被三日月挂了电话,将手机狠狠的扔在酒店的床上。他今天开会的时候憋了一肚子火没发作,想打个电话给三日月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结果对方敷衍几句就给挂了。
他摔进柔软的大床里,蒙上被子,别是有外遇了吧那家伙。
不过比起外遇鹤丸更担心的是三日月根本不可能好好照顾自己,刚刚说吃了其实根本没有,半夜给他发消息他不回鹤丸断定他没睡是在忙工作,白天挂掉电话也是在开会,之后第一时间打回来。
他会不会系领带啊,谁给他系好啊···应该不会迟到吧?早饭肯定不会好好吃。真是的烦死了这家伙。
鹤丸满脑子三日月的事情连明天要讲的东西都没法好好准备。

昨天忙到很晚,基本没睡几个小时,闹铃响第四遍的时候三日月猛地惊醒,他看了一眼表,没时间吃饭了,随便刮了一下胡子,梳了头发就急匆匆换上衣服冲向玄关,两手空空察觉不对才飞奔回书房把笔记本塞进公文包,坐到车上才想起自己手机昨天没充电,于是他从驾驶和副驾之间的储物箱里拎出了车用充电器,插上了电源。之后他发现了一小袋饼干,上面贴了个便签,是鹤丸的字迹。
“饿了的话就快吃吧,没过期的。”
三日月握着那一小袋饼干,连同便签一起塞进了口袋。
肯定是鹤丸怕他太忙了没时间吃东西,就把零食塞进了放充电器的地方,日常会把快过期的拿出来吃掉然后再换上新的。想到这里三日月轻笑了一声,红灯时间的时候给鹤丸发了一个笑脸。正在酒店餐厅吃饭的鹤丸一手拿着吐司一只手打开手机看着三日月没头没脑的这条消息满脑子问号。他发了怎么了回去,三日月却再没回他。
莫名其妙。鹤丸咬了一口抹上黄油的吐司,心里抱怨着,嘴角却不自觉漏出笑容。
三日月到公司之后一路人向他问好的同时,都是一脸奇怪的看着三日月,三日月推门进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小狐丸坐在他休息用的小沙发上见他进来就要跟他说些什么,但是率先笑了出来,三日月略略皱眉,“怎么了么?”
“我亲爱的弟弟,你是不是来的路上被人打劫了。”小狐丸捂着嘴巴忍着不把自己的笑声漏出来,见三日月还是一脸不明所以,于是给他照了一张没头的全身照拿到三日月跟前,三日月看了一眼就手动把那张领带打结宛若麻绳衣领外翻仿佛刚刚跟别人打完架,裤脚是卷着的,上面还是各种褶子,完全没有原来被熨的平平展展样子的照片删掉了。
三日月歪着脖子一脸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的表情看着他的亲哥哥。小狐丸随即明白了一切,“鹤丸出差了?”
看着弟弟点点头小狐丸也跟着点点头,然后一个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他弟弟没有自理能力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这两三年被他的小男朋友照顾的太好了小狐丸都快忘了这件事了。他大概给三日月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什么时候回来?”
“周六走的,大概这周日回来。”
小狐丸想想,这才周一···如临大敌。中午休息的时候看见三日月在楼下买面包吃,他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之心,平常都是带着各式各样的便当来上班,今天终于尝到了楼下没有合适的餐厅只有一家不怎么好吃的面包店的滋味。
回到办公室三日月咬了一口面包就再也不碰了。平常都是鹤丸早起给他做便当,里面的吃的三日月每次吃的齐全到三日月想吃什么里面就有什么,当然火锅是没有的,不过每天晚上回去会有牛肉火锅或者年糕烧锅。正想着鹤丸的事鹤丸的电话就进来了,“中午好,休息了么。”
“嗯,还没有,刚刚吃过饭。”
“吃的什么呀?”鹤丸在和三日月说话的时候还会跟旁边的人说些什么,看样子是刚刚结束一个会议,三日月不好意思再说谎了,只好舔舔嘴唇,低低的说了句面包。鹤丸在听筒那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三日月别扭的皱了下眉,“没办法的事吧,你也不想回来之后看到家里厨房被我拆了吧。”
“嗯,那倒是。”
“我可是很辛苦的啊,面包很难吃。”
“嗯嗯,知道了,辛苦了,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么?”
“我可不是小孩子。”
“是是是知道了···“
鹤丸还想说些什么听着三日月那边有敲门声于是打住了诉说思念的想法,“好了我这边有事了,你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三日月挂掉电话,心情可以说是特别好了,下属递来的资金申请看都没看就批了。如此手阔的老板下属真是第一次见,高兴的拿着资金做项目去了。
可晚上回家之后老板就泄了气,头一次回家没有在玄关处收到拥抱真是寂寞的够呛。他将包里的速食盒饭拿出来放到微波炉里叮了一下,拿出来的时候差点烫的把饭摔在地上,幸好三日月秉承着伤了自己也不能伤害事物的理念把他安安稳稳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立刻撤回手,看了看被烫红的指肚含在嘴里舔了一下,就看见他家的奶牛猫不安分的想往桌子上爬,和他抢那份并不好吃的晚饭。
“喂喂,不要表现的好像几天没吃饭了好么奥利奥?”
“咪呜……”奥利奥发出了一声听似可怜的叫声,三日月无奈只好把他抱起来远离餐桌,他掂了掂怀里的猫咪,摸了摸他的大屁股。“你多重了啊…”
“喵!”
三日月脸往后一仰,躲过了奥利奥朝他拍过来的爪子。“好的好的不问了…”
好好伺候主子吃了顿好的,回到餐桌前的时候饭已经凉了,“这不跟没热一样…”三日月叹了口气,他刚吃了一口刚吃完的奥利奥扒着他的小腿往他膝上爬。无奈,三日月这名不太合适的铲屎官把自家主子抱到了自己腿上,奥利奥不停的扒着自己的胸口,三日月不动就不停的咪呜咪呜的叫,“你要什么?”
“咪——”
“小鱼干?”三日月仔细想了想自己冰箱里好像还真的有这种东西,他把小鱼干拆包之后倒在奥利奥的碗里,“吃吧。”
奥利奥一个爪子把猫粮碗拍开,并冲三日月吼了一嗓子,这下三日月是真的不知道该干嘛了。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想着鹤丸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就打了电话过去。
“喂,三日月,怎么了?”
“奥利奥这个点应该干嘛。”
鹤丸的笑声传到了听筒这边,奥利奥好像听见了救星的声音把三日月扑倒在沙发上在他听筒旁边狂叫。
“就知道跟你妈亲,你的粮食可是我买的。”三日月叹了口气,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了奥利奥面前,又对着电话里的鹤丸说:“你儿子要跟你说话。”
鹤丸对于妈妈这个称呼有些不满但好像也没什么能反驳的,只好叹了口气跟奥利奥说话,“奥利奥呀,我现在不在你爸不会做饭啊,回去补偿你好不好?”
“咪呜……”
听起来是有那么点可怜,三日月都要气死了,明明给你平常吃的多回来估计又要被鹤丸训你还意见大。
“好啦,我跟你爸说点事,乖啊。”
三日月听见了就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什么?”
“这边完事了,本来还有什么观光啊旅游了我都推了,改签了飞机,明天晚上就到家了。”
“啊这样。”三日月心想好啊,吃饭团的日子结束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不,高兴啊。”
“得了吧。”鹤丸轻笑一声,“我睡了,累死了你也早点睡。”
“没关系么?”
“什么?”
“好不容易出去一趟不用陪我,不好好玩一玩么。”
“你在家里我也放不下心,玩不起来的。以后我们两个一起再来吧。”

三日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实在不习惯枕边没有人的双人床,冬天有点冷,鹤丸的身体很暖和,现在只有冰凉凉的羽绒被子,没有那么大个的人形暖宝了。
那就学一下怎么打领带吧。
三日月翻开手机搜碎了一下打领带的教程,抽出衣柜里的领带试了几次,一团糟。他完全放弃了自己打领带,那明天就不系了吧,一天没打而已,多半会以为忘记带了。
小狐丸那张脸突然浮现在自己脑海里,不知道怎么了,想起来小狐丸今早笑他的样子就发誓一定要学会系领带。
于是凌晨一点他终于打了一个像样的结。
早上到公司之后小狐丸问他鹤丸回来了么,三日月摇摇头。没想到小狐丸睁大了眼睛,“你有外遇了?”
三日月宗近觉得他有必要把今天早上花了二十分钟打的领带拆了重来。
于是他花了十五分钟再打了一遍。
“嗯,进步了五分钟。”小狐丸听着他喃喃自语,好的嘛,真容易满足啊。
“你每天打一遍下周一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很熟练了,熟能生巧嘛。”
“哦,不用,鹤丸今晚就回来了。”
小狐丸笑容僵在脸上,拍了拍他的肩,眨眨眼睛,头也不回的走了,当然也拿走了石切丸同情三日月吃面包让青江多做的一份午饭便当。
于是三日月宗近先生又吃了一个饭团。
晚上到家的时候喂饱了奥利奥,坐在沙发上穿着茶色的圆领居家T恤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他决定今晚等鹤丸回来再睡。

鹤丸国永开门的时候奥利奥一下子冲了上来,“唔哦,吓我一跳,怎么这么黏我,三日月虐待你了。”
“喵呜——”
“虐待你了?那好我找他算账。”
鹤丸开玩笑一样抱起了奥利奥,脱了鞋走向客厅,客厅的灯大开着,他看着三日月带着眼镜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轻轻放下奥利奥,单膝跪在沙发上靠近三日月的脸颊想替他拿下眼镜,没想到沙发的振动惊醒了浅眠的三日月。
“唔…你回来了。”
“嗯嗯,担心你这个孤寡老人就回来……唔啊!三日月三日月,脏脏脏,我还穿着外套你等一下我脱掉…”
三日月立刻将刚刚回来风尘仆仆还穿着西装外套的鹤丸抱在怀里,根本不管他怎样反抗。
“欢迎回来。”
鹤丸愣了半秒然后轻轻的环上三日月的脖子,两人叫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我回来了。”

第二天早上三日月接收了感觉很久没有过的早安吻,吃到了阔别三天的早饭,收到了仅仅一天没有吃到的便当。
一切都没有变化,三日月却觉得这些都是那么珍贵无比。
所谓的失去才懂得珍惜?
在鹤丸换鞋准备和他一起出门的时候三日月狠狠的把他抱在怀里。
“唔,你干嘛?”
“我爱你,鹤丸。”
鹤丸不说话,耳根却红了。他想推开他,却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三日月!你会打龄带了!”鹤丸眼睛里直冒星星,这意味着他不用每天早上刷牙的时候含着牙刷给恋人打领带了。
三日月好像很不高兴,撇撇嘴,解开了花了十分钟打好的领带。
“看样子很容易松?还是鹤来吧。”
鹤丸对三日月这样无赖的表现是在不知从何说起,只好捡起耷拉在他胸膛上的领带,他打领带的速度比三日月快很多,眨眼的功夫,领带夹已经重新别好了。鹤丸给他系上了西装外套的扣子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三日月的肩膀。
“够了没有,我要迟到了。”
没想到三日月揽着鹤丸的腰在他额头上烙下了一个轻吻。
“我出门了。”三日月看了看鹤丸也是要上班的行头,歪歪脑袋觉得不对,又补了一句,“一路小心。”
鹤丸报一一个微笑。
“我出门了。一路小心。”


fin

————
三日月一周没人看着怕不是要死掉。所以只写了四天

评论(14)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