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终章)

在扒上舰船之后,鹤丸在三日月准备强行开门之前,用哨兵能力探知了整个舰船的结构,当然也看清了所有埋伏,对方也有哨兵,也同时探知了两人的存在。
三日月几刀将舰船的门破开,就立刻闪向了一遍,等一轮火力进攻结束之后他和鹤丸才跨进舰船。
“控制室在三层,一层一个极化哨兵,不要以为他们赶不过来,速度太快了,我们跑不过。”
“到三层的时候你去控制室,不要缠斗,能躲就躲,你也是哨兵,在有限范围内你的感知能力不占下风。”
“知道了。”鹤丸点点头之后立刻眯起眼睛,“过来了!”
正说着一轮扫射就逼得两个人分开了,对于热兵器极化者还有些余裕,毕竟就算速度再快还有换子弹的空隙,哪怕只有一秒钟鹤丸相信自己能做到将他的头从身子上扯下来。比较麻烦的就是,人不太好死,除非击中心脏或者砍头。
躲在死角的三日月给鹤丸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鹤丸躲在这,自己上前拖住他,之后让鹤丸上到第二层。
鹤丸对于三日月的决定就算有万般不满,也只能肯定这是最省时的方法。三日月冲出去之后鹤丸立刻转身超电梯方向跑。
身后的打斗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他忍住了调转方向回去帮三日月的念头,直直冲向电梯刚刚进入就听见了头顶一阵巨响。鹤丸知道是二层的哨兵,虽然早就有预感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缆绳被隔断了,鹤丸并不打算回去,从二层到一层只有这一条路,另一个电梯也估计是报废状态。鹤丸要上去就必须打败他,硬抗肯定是不行的,只能靠脑子了。
头顶的刀刃刺下来的时候鹤丸立刻躲开,紧接着头顶的天花板就砸了下来。
和他一样穿着黑衣军服的瘦高男人跳了下来,他带着口枷,两眼无神。
完全变成眼里只有目标的自走兵器了啊!
鹤丸暗自腹诽一句,立刻后退,摁下了开门的按钮,门打开的同时他将地上的钢筋踢了起来。自己退出去的同时也将几块断臂残垣卡在了门口。
他打开了隔壁电梯的门,然后就听到了刚刚电梯的爆破声。
几下砍破了天花板,接着残垣跳上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摆被巨大的力量扯住了,他转身割破衣摆,继续向上爬去。正想着哨兵会不会追上来,下面轰然的塌陷声引起了注意。
梯间坍塌了一半,被逼到死角的是头发被染红的三日月。
鹤丸瞪大了双眼想要跳下去帮忙,“三日月!”
“走!快走!”三日月一边招架着两个哨兵的攻击一边对鹤丸吼道。
当装着新月的眸子对上鹤丸的视线的时候,鹤丸浑身颤抖了一下,之后继续向上爬。
他借着三角位置站稳了身体掰开了电梯间的门。
当他在三层站稳的时候,面前赫赫然站着刚刚在教堂与他对峙的军官。鹤丸一时间摸不清他到底站在哪边,对方也没有出手的意思,鹤丸也就姑且打了个招呼。
当军官完全从阴影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拖着什么东西,鹤丸不敢贸然上前,直到勉强辨认出是个人头,后面是一个浑身带血的人的时候,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去控制室吧,剩下的我来。”
鹤丸盯着军官的脸,他并没有放送警惕。只听那个人又说道,“控制室的密码我也不知道,而强行破解只会提前引爆装置,我想你的后备力量比较充足,应该是有能力破开的。”
之后他将目光落在了鹤丸身后,“你不让我下去的话,你的恋人撑不了多久。”鹤丸犹豫再三,朝他点点头,当他经过男人右侧的时候,突然觉得小腿被什么刺中。军官显然也很讶异,他转过头,发现他手里拖着的人并没有死透。
“完全极化的人都不太好死…”鹤丸半跪在地上,强颜欢笑着对着军官说,“尤其这种身体机能直接强化的人。”
他想挣脱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较纤细的小腿被人捏的死死的,他掌中像是布满钢刺一样,全部抠禁了肉里。
军官正要松开牵制着他的手准备拔刀砍断他的手臂,被鹤丸制止了,“你松开我就完了,只有你打得赢他。”
军官只好保持着两只手紧勒着他的动作,一脚踩着哨兵的手臂,但却丝毫不起作用,哨兵似乎只是为了完成眼前的任务而活着,痛觉被他排除在了体外。鹤丸忍痛站起来,抽出腰间的刀刃,哨兵已经非常虚弱了,他似乎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左臂。鹤丸试着用刀砍掉哨兵的胳膊,但是如他料想的一样,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刀钳进去一个小口子,他放弃这个计划开始把腿从他的手心里望外抽。钢刺向划开包装一样轻易的割破他的血肉,疼痛让他咬着牙低吼着,刺刃像是全部要扎进他的骨头里一样
当他把脚全部从那人的手心里拔出来的时候,倒在地上的人不停的挣扎着,鹤丸拖着一条腿将刀刺进他的心脏。
“你…快去帮三日月…”鹤丸一下子倒在地上,大口喘气,“他一个人不行的…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向导…”
军官看见倒在地上的鹤丸,想说些什么,鹤丸立刻催促道:“我就踹口气,放心我睡不着的,你快去帮他。”
军官转从电梯通道跳了下去,留给了鹤丸一句话,“升到不会炸掉城市的高度需要二十分钟,现在还剩三十分钟爆炸。”
鹤丸猛地坐了起来,只有十分钟修改指令让舰船升空!
他扶着墙壁,每走一步,钻心的疼痛就折磨着他的神经,哨兵的五感在这个时候就越加折磨着他,他的五感在渐渐发散,必须要集中经理才能好好走着这条道路,但是只要他集中精神,几乎整个小腿上的伤口就在喧嚣着疼痛,痛感被扩大了十倍百倍。
他咬着下嘴唇冒着虚汗一步一步蹬着地板跑动起来,他打开通讯器,联系上了清光。
“鹤丸先生!我和安定已经待命了!”
“干得好。”鹤丸发自内心的为地上的一群好兄弟鼓掌。
“有什么需要么?”
“有没有方法黑进军方系统。”
“我们试试。”
紧接着就听见耳机里传来的噼啪打字声,是不是还有安定的声音传过来。
鹤丸在涣散的五感中捕捉到了三日月的存在,他看见他被拿着刀的哨兵刺进了腹部。
“不…不要…”
“鹤丸先生?”
鹤丸只好摇摇头,重新集中精神,回复通信“不,没什么。你们能行么。”
“不行,完全攻破需要一个小时。”
“但是如果让我们看到具体操作面板,应该是没问题的。”安定紧接着接话
“好。”
说完鹤丸就加快了脚步,忍着剧痛继续向前跑。

三日月感受着短刃从他身体里抽出来的时候,肠子都快绞到一起了。他跪在地上,拿刀撑着身体。他还能感受到舰船在缓缓下落,鹤丸似乎还没得手。
他捂着不断出血的小腹,所幸不是致命的地方,只要能回去他就还有救。
一个快速的身影将面前想要在给他一刀的哨兵挡下了,如果三日月没看错,那应该是黄昏的时候在教堂站在鹤丸身后的军官,鹤丸说这人和自己性格很像。
没有同性相斥真是帮大忙了。
三日月这么想着,勉勉强强站了起来。
他刚刚几乎耗尽所有力气才杀了一个极化哨兵,他趁着对方换子弹时快速逼近,捅穿了他的喉咙,换来的就是自己肚子上挨的一刀。
军官明显是极化过的,虽不是完全成功,但是速度各方面明显比他要好很多。
“那个白头发的…”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他现在在往控制室赶,希望他来得及,他只有十分钟时间让舰船升空。”
“是指还有十分钟爆炸?”
“不,三十分钟,要留足够的时间升到一定高度。”军官顿了顿,他和三日月两人背靠背站在一起,他想了想鹤丸那条血淋淋的腿,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三日月,“他腿受伤了,伤的很重…不知道能不能赶过去…”
三日月眼角抽了一下,还是与他刚认识的战友做出了同样的迎击姿势,“他没问题的。”
“已经不太能走路了…”
“没问题的。”

进入控制室之前鹤丸先是实时通讯将影像发给了加州清光,顺利破开了控制室的密码的时候,他坐在了控制室的转椅上。
“还有五分钟。鹤丸先生,把屏幕左下角的蓝色按钮打开。”
鹤丸按照耳机里的声音一一照做,手指点过的屏幕血迹斑斑,到最后都快看不清屏幕了。
“我就不该扶着我的腿走路,真是该死。”
开始读条的时候,鹤丸喘了口气,但是现在已经剩下二十分钟了,读完条之后应该只有十五分钟,他闭上眼睛探测了一下,发现炸药的显示屏在甲板顶层,以他现在的状况估计爬上去就炸了,他只好放弃了拆炸弹的心思。
“十五分钟应该差不了太多……”
休息了几秒钟暂且喘了口气,他将衣摆扯成布条先是在膝关节一下绑住了血管,然后将快要被扯成肉块的小腿裹住。
“希望不会坏死…”
刚说完这话他就听见了脚步声,他立刻将视觉发散到整个三层,是三日月和那名军官,身后跟着一个浑身都是血块的男人,那人先前绑在嘴上的口枷已经不见了。
“他是疯了么!”三日月吼道。
“完全极化的人就是自走兵器,没有思想的!你还看不出来么!”
“这都快成丧尸了吧而且丧尸还是脆皮呢?”
鹤丸听到这忍不住笑了一声,把三日月逼上绝路忍不住吐槽的还是头一回。
他扶着墙壁出了控制室。刚好看见两个人跑了过来,这时舰身顿了一下,开始慢慢往上升。
三个人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
军官立刻说道,“控制室应该有紧急降落伞,你们拿上,赶紧下去。”
“那你呢?”
“我拖着他应该没什么问题。”
鹤丸想了想这样不行,可三日月却没有犹豫准备去找降落伞。但是突然整个舰身开始震颤。
三人大眼瞪小眼,作为唯一的向导,三日月仿佛就是个瞎子,他疑惑的看向鹤丸,鹤丸将想将精神触梢探出去的时候发现他的神经系统居然被屏蔽掉了。
“看不见…”
“我也看不见。”
三日月很高兴大家都是瞎子了,“没关系,马上就能看见了。”
说着他指了指三层走廊尽头,震颤越来越大,那个拿着刀的哨兵因为本能的惧怕而不敢妄动。
当他们能看见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讶异的发现竟是个小孩子。
“这,从哪儿冒出来的…”
“极化研究室。”
军官答道,“应该是指令被修改之后就会放出。”
一听这话三日月和鹤丸都架起了刀。
“你们快去找降落伞!”
“你一个人会死的!”
鹤丸先行踏出一步,将刀刃对准了小孩的脸,结果刀刃里脸部还有几厘米远的时候,鹤丸整个人都弹飞了出去。
“什么…情况…”
“扭曲空间的能力,很可怕了。”
三日月护在鹤丸身前,挡住了刚刚的哨兵的进攻。鹤丸站起来矮身将哨兵踢了出去,结果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真是糟糕…”他顺势滚向一边捡起刚刚掉下的刀。
他探知到了他身后就是舱门,结果下一秒舱门就被打开了。
“什么…唔啊!”
他立刻将刀卡在舱门口,挡住了因为气流把他往外拽的身体。勉勉强强从外头爬了回来,就看见那个小孩子肉肉的还算是可爱的小手想往他脖子上掐。
这要是挨到皮肤那就是被扭断的份。
他立刻抬刀防御,姑且算是将他打退了一两步。结果整个身子都在外面像个没力气的旗子,在高速升空的舰船外面他的耳朵在轰鸣,扒着船体的手也渐渐没了力气,小腿的伤口在不断往外渗血。
军官及时赶来将孩子再次逼退,这时鹤丸手一松整个脱离了舰船,掉了下去。
失重感遍布全身,说实话他讨厌失重感,这种感觉让他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自己要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一样。
突然这种感觉就消失了,自己被什么人紧紧揽在怀里,“抓住你了。”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三日月的脸。
在离舰船足够远的时候,三日月又对他说道:“抱紧我。”
鹤丸听话的紧紧环住了三日月的脖子。三日月立刻打开降落伞。两个人在空中一颤,开始缓缓下坠。
“他人呢?”鹤丸问道。
三日月看了看舰船方向,三秒后舰船从船尾开始爆炸,在漆黑的夜空里仿佛烟花一样,爆炸的轰鸣在耳畔回响。
鹤丸叹了口气,将头埋在了三日月怀里,不再去看了,“明明是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来着…”
他们降落到一定高空时几个士兵发现了他们,立刻联络了一期一振和烛台切光忠他们。当前三日月抱着鹤丸降到一定高度的时候狮子王率先感到,他身边的鵺也兴奋的跳着。
“快!医疗兵!!”狮子王指挥的时候语调上扬着,虽然很担心二人的伤势到底如何,但是他们好好的下来了就证明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上校和中校活着就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鹤丸看到他和三日月被赶来的医疗队围住抬到担架上,之后看到了自己弟弟的脸,对着他们笑了笑,比了个ok的手势,就闭上眼睛了。
大概会做个好梦吧。
这样想着,意识就陷入了黑暗。

三日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带着氧气罩,四周是白色的墙壁,应该是在自己舰队的医疗室里。
他摘掉面罩摇晃着坐起来,手背上贴着胶布,大概是刚刚打完针。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小腹被刺的地方有一道手术过后的伤疤,他看了看墙上得挂钟,已经过了三天了。
鹤丸国永。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的恋人,他记得鹤丸是和他一起被抬回来的。剩下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又仔细看了看四周,才八点多,周围却安静的慎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是重症监护室,不是普通病房。
“过分了啊小狐丸…”
确定了这绝对是小狐丸的旨意,而且绝对不是因为他伤的太重,而是为了防止他乱跑,三日月就暗自腹诽了一句,摁下了呼叫铃。
一名女兵套着白大褂立刻开门进来,看他好好坐在床上卸掉氧气面罩,放下心后给他敬了个礼。
“上校。有什么不舒服的么?”
“不,我没什么,鹤丸在哪里。”
“在普通病房。”
“带我去吧。”

打开鹤丸的病房门,床铺上空空如也,三日月像是料到一样轻笑了一声。士兵有点着急,想联络相关人员,却被三日月制止了。
“没关系的,你不用管了,我去找他。”
“可是上校…”
“我没关系的。”
没关系才怪,他才做完手书三天…唉,鹤丸国永就是个腿瘸了都要瞎跑的人。
三日月在病号服裹了个风衣就上了甲板。
“病还没好就来吹冷风啊?”
坐在最顶上的鹤丸听到声音之后给他招了招手,他腿上还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裹得都快成木乃伊的腿了,两个拐杖叠在一起放在他身边。
三日月也爬了上去,坐到了他身边,身体还没缓过来,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完全变成老年人了啊。”
“没办法的事情吧,倒是你,什么时候醒的。”
“今天上午。”鹤丸靠在了他身上,说话的时候胸腔的颤动传到了三日月身上,“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就醒了。”
三日月没出声,听着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无比安心。
“今天有流星。”鹤丸说道,“不管怎样都很想看,当时还在战争的时候就在想能不能赶在那之前完事啊。”
“所以你今天因为牵挂着这件事所以醒了,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呢。”三日月故作伤悲的叹了口气,蹙起好看的眉毛,但还是环上了鹤丸的腰,把他搂紧了自己怀里。
“说什么呢,我是在想和你一起看啊。但是我去的时候你还没醒呢,当时遗憾了好久,我就一个人上来等了。”
“嗯,你是在等星星?”
“我在等你啊。”
鹤丸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就住了口,扭头看向夜空,几课星子划过夜空,像是转瞬即逝的灯火。慢慢的,流星多了起来。夜空被点亮了。
他们从漆黑的夜空里来,点亮人们的视线,再划过夜空,划到不可知的黑暗里,但哪怕只有一瞬,也照亮了彼此的一生。

世界将他浩瀚的面具摘下了,他变小了,小如一朵星子,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fin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句来自泰戈尔的飞鸟集。泰戈尔是友军!!
下一个要填的是,魔法少女!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