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十五)

以为这张能完结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下章完结好了x

推开教堂门的一刹那鹤丸迅速闪向一边,子弹扫过他经过的地方,一直跟随着他的后脚跟。
鹤丸躲进忏悔室的时候暗自腹诽了一句,他立刻打开通讯器,不得不说他一个月前刚刚换上的新版军用通讯器真好用,“三日月,我进去了。”
“我这边也发现目标了,你小心。”
耳朵里传来了三日月的声音,鹤丸稍稍放下了心。紧接着就听三日月又说道,“主教那边不要杀了,还要找他算账呢。”听着三日月这么说鹤丸低低的笑了出来,他的恋人总有让放松的方法。
一个月前极化活动已经进入了瓶颈阶段,无法往上继续发展,所以二十五岁以上哨向和ABO的改造工作暂时停止了,但就算如此,也组成了一只强大的极化队伍,负责的研究人员,也就是鹤丸宗近也算是将功补过三日月替他弟弟说话的时候鹤丸还不爽了一阵子。
之后加上搜取来的情报,找到了真正将药研的情报送去的人,也算是给三日月洗白了。第三舰队通过各种直接证据打起了反击战。先是将所有事实单方面澄清,大众给了不错的反应,直接用舆论将第一舰队以及政府的声望彻底击溃。
之后战火便被点燃了,两方先是冷战热战谈判全都在线,现在已经是第一舰队苟延残喘就剩下最后一击了。昨日司令说要杀到政府总部给他们致命一击时,鹤丸提出了要将残存的舰队外势力清扫干净。司令知道鹤丸是指当时与第三舰队交情甚好,卖情报给第一舰队,并且造谣摸黑三日月的人。
三日月虽然没什么所谓,因为要不是那一出,司令也无法让他顺利潜入敌方当双面间谍。但是鹤丸想着报仇雪恨也就随他去了。
鹤丸站在忏悔室的门板前,后退几步一个起跳将门板全部卸下来踹飞出去,果不其然,枪支扫射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不过大多数都砸在了门板上。等枪声停止鹤丸才大摇大摆的扛着刀走出去,还调皮的把拇指向下比了个太逊的手势。
对面类似长官的人拦下了正要冲出去的手下。
“你一定要把人全部杀光么。”
鹤丸挑眉,嗤笑了一声,不过他再次看着那个人的时候少了几分敌意,他想着终于有个有脑子能好好说话的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可不想杀人,你把那个有胆子走漏情报现在却畏首畏尾的家伙给我,我不杀你的人。”
对面的人眯起眼睛,“他是无关人员。”
“不不不,我跟他有个人恩怨,这次是公报私仇。”
“说的可真是直白,他干了什么?”
“啊…这个嘛…”鹤丸拿刀柄挠了挠头装作苦恼的样子,“还是别说了。”
他总不能指着鼻子骂你就是给我男人招黑的人我要杀了你吧。
“总之这是私人…喂!”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人就冲了上来,鹤丸赶紧后退几步,抬起左手的刀,反手用刀鞘挡下一击,之后用拇指将刀推出,只抓着刀鞘将它与刀刃剥离,右手迅速结果悬空的刀刃,瞬间使力砍断了对方的武器,紧接着一脚踢中那人的腹部,士兵飞出去很远,砸在了巨大的管风琴上。
“我说了吧,交那人出来,我不杀人。”鹤丸将刀背贴在肩上,“虽然是一路杀过来解决了不少…但我觉得你不是那种马首是瞻的人。”
对面的将士将手摁在了刀上。鹤丸也随即最好了迎击姿势,将士冲过来时因为极化过的原因,将脚下的大理石地板都踩裂了。刀剑相撞的声音传进隔间,红衣主教抱着脑袋,握着银色十字架,不停的念着祷告的经文。鹤丸早已用哨兵能力探知了一切。
铮铮声越来越响,鹤丸渐渐有些跟不上极化后的速度了,“我说,还要打么?”
“这是派下来的任务,也是最后一次任务了。”
鹤丸眸子一沉,然后勾起嘴角,“你这点倒是挺像他的。”
“我很少被别人与他人相提并论。这倒是第一次。”
两人虽然一直在对话,可手上的动作却不间断,剑气削掉了雕像的手臂和半张脸,石头砸落的时候主教抱着头缩了起来。
“啊啊,那可真是抱歉啊,虽然拿你和他作比较,但是他可比你好多了…”
“你来找主教的原因也是他么。”
“是啊,来替他报仇咯。”

莺丸解决了一个敌人之后扭头去看三日月,对方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怎么,感冒了?”
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估计我家那位又念我呢吧。”
莺丸转身,不理他了。
大概肃清完了战场,三日月悄悄离队,一期发现的时候连忙给莺丸汇报,莺丸却摆摆手,“随他去吧。他家事我们少管了。”

三日月冲进教堂的时候鹤丸正坐在台阶上,刀收在刀鞘里,却顶着地板上的主教,他身边站着一个第一舰队的人,手背在身后,直直盯着三日月。
“哟!真慢啊你。”
“抱歉,清理费了点时间。”三日月眼神扫过鹤丸后面的人,之后又回到了他脸上,“你是被俘虏了?”
鹤丸摆摆手,主教正要爬起来,鹤丸将刀狠狠的戳在了脊梁骨上,“这是位新朋友,虽然一开始还打了一架,但是最后和好啦!因为我说他和你挺像的。”
一听这话,三日月更加不乐意了,他怀疑鹤丸实在故意气他。他紧盯着那个第一舰队的军官,只见鹤丸站了起来,跟他低声说话,蜜色的眸子眯了起来,好像在说什么开心的事情。军官听后点点头,又看向了三日月。
“鹤,主教怎么回事了。”
鹤丸察觉到了三日月的不爽情绪,咯咯笑了两声,走下台阶,三日月也迎了上去,在教堂里好像是要结婚一样,这个念头在鹤丸脑子里一闪而过,之后不自觉的笑了出来。他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给三日月。“听你处置咯。毕竟他造谣的是你。”
“随意就好了,之后还要清扫战场,还有很多任务要做,没有什么时间来做这些事。”
军官这时打断了两人,“上级派我来保护这个人,我想不仅仅是知道鹤丸先生要杀过来,况且如果真的是无关人员的话……”
空气寂静了一两秒,三日月率先松开了搂着鹤丸的手,走到主教身边,像是慈爱的老人一样摸着他充满皱纹的额头,汗液和灰尘变成污垢藏在褶皱里面,弄脏了三日月的黑手套。
“主会责罚你们,你们……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会下地狱…叛徒,起义军…”
他自顾自念叨着,三日月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你在离你的主最近的地方和魔鬼做交易,你真的以为你的主还会眷顾你么?”
“都是为了…为了政府!为了政府的统治…”
听到这样的话鹤丸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你是晨间剧的男主么?还在想着这种事情,你的政府可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势力绑架杀人什么都干出来了。”
“主会责罚你们,你们用肉体关系维持着卑微的爱情!世界上就不该有alpha和omega的存在!应该改造!改造成更加强大,没有弱点的人类!”主教说这话的时候像是疯狂一样,他爬了起来,军官想要再次将他摁下去,被三日月抬手制止了。“人类应该进化,人类是仅次于天神的生物,眼里怎么能只有性和爱,人类应该是最强大的…”
刀鞘敲击地板的声音并不大,可在主教歇斯底里的吼声里却显得那么突兀,三日月拿着刀柄,把他当拐杖一样拄着,“你似乎很希望人类能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主教哆哆嗦嗦的再次跪下,三日月用刀身点在他的两肩,像是成为骑士的仪式一样,不过美一下都让跪在地上的人战栗,“我想想看,你希望变成什么样子,神么?”
“我是无法成神的…我只是…”
“只是个不懂得人间冷暖的渣滓。”
刀身最后抵在了他的咽喉,他斜眼看了看窗外的光,“你还知道什么,太阳落下之前,给我说完它。”
主教彻底没了底气,瘫在地上两腿发抖,“主会责罚你们…呜…阻止人类变强的家伙们…你们要下地狱…你们要被魔鬼夺走灵魂…”
三日月听后笑了出来,他回头看着一直在看戏的鹤丸,“你要去哪里?”
“地狱啊,天堂太无聊了。而且我杀了那么多人,也去不了天堂吧。”
“那我就跟你一起好了。”

一期的通讯器再次响了起来,是三日月,他利用精神触梢打开了弹窗,淡蓝色的屏幕上出现了三日月的半侧脸,他身边是跟他一样皱着眉的鹤丸,“有什么指示么,上校。”
“战场清扫完了么?”
“还有些,不过很快。”一期抬头看了看太阳,又看了看时间,“大概在过半个小时,可以赶在天完全黑透之前。”
“二十分钟内必须完成,之后将临时避难所中的市民撤离到周围城市,撤离之后带着所有士兵撤退。要快!”
一期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点点头决定照做,他本能的觉得通讯器对面的两个人要去做比他们还要危险的事情。“知道了,你们也小心。”
通讯结束了,一期立刻命令身边极化过的弟弟们加快速度,并且给烛台切等人发去了撤离群众的命令。
而另一边,三日月和鹤丸找了一辆空车,拆了发动机钥匙孔手动接线打着火之后立刻飙上一百五冲了出去。鹤丸坐在副驾上把窗户摁下来,看着已经在慢慢下降的舰船,那是第一部队的舰船。平常舰船应是停在高空被厚厚云层遮盖住的,现在他已经开始以可见的速度缓缓下降。
“那个如果下降到一定高度…”
“爆炸之后整个城都没了。”
鹤丸听后狠狠的将拳头砸在了车门上。“销毁试验品…混账!真是不把人当人看!”
三日月也是气的不行,当他听主教说不管实验因为什么不成功,与之牵连的人都需要销毁,将影响缩减到最小。况且身正的极化试验品已经出来了,不仅可以将alpha哨兵强化,还可以将omega强化,从而使得自身有哨兵向导两种属性,三日月问他要将这些人怎样,主教理所当然的说将他们加官进爵,用他们来保卫国家,剩下的人就会慢慢淘汰。
“所谓的社会达尔文,真是厉害的不行啊…”

车速彪的正快,突然的撞击让鹤丸吓了一跳,车前盖上站着一个带着机械面具的人,站立的地方已经凹陷下去。三日月没有停车而是继续踩着油门向前冲。那人一拳砸向挡风玻璃,明明是有机玻璃可却被轻轻松松凿开一个大口子。
鹤丸顺势掏出配枪开了一枪,暂时阻挡了人想要揍向三日月的手,三日月这个时候猛打方向,那个人重心不稳甩了出去。
“我说跳就往下跳。”三日转头看着鹤丸想要通过车窗爬上车顶。“喂!太危险了!”
“我相信老司机的技术。”鹤丸朝三日月眨了眨眼,朝他俏皮的抛了个飞吻翻身上了车顶。
这个时候开玩笑真是鹤丸国永干的出来的事情。三日月无奈,只好继续把车往前开。
翻上车顶的鹤丸立刻收敛起来那副可爱的样子,皱进眉头将手按在刀柄上眯起眼睛随时迎击。
从天而降的拳头鹤丸已经尝过一次了,这次他一点都不着急拔刀,而是在拳头落下的瞬间错身起跳,闪开了。在空中的鹤丸才将刀拔出借着后视镜起跳,将刀插在了那人的背上,之后继续使力,将刀贯穿了他的腹部。
三日月看了一眼无力的挂在车旁的后视镜,所幸他现在不用倒车…
听见有什么从车上滚下去的时侯他才放下心,紧接着他就听见鹤丸短促的惊呼,然后鹤丸猛踩车顶,朝他大声喊。
“倒车!三日月!快倒车!”
三日月挑了挑眉,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罪魁祸首还让他倒车。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慢,立刻挂档将车往后倒,直到后车盖撞上什么东西他才明白,估计没死透。
车倒着开出去一段路程,然后狠狠的撞上了电线杆。鹤丸在电线杆砸下来之前跳下了车,三日月也开车门跳了下来,之后他拉起鹤丸就往舰船方向跑。
三日月把鹤丸的手攥的紧紧的,生怕他跟不上一样。
车子的已经烧了起来,下一秒就会爆炸,三日月把鹤丸拽到了自己前面,揽着他的腰紧跑几步。身后爆炸巨大的冲击波把他们推出去老远。三日月侧身将鹤丸护住,胳膊垫在他的头部让他摔在地上的时候没有那么疼。
从身体上空传来的杀气,让摔得浑身疼痛的两人立刻警觉起来,三日月连忙把怀里的鹤丸推开,心知自己躲不过了只好徒劳的架起手防守。
没有料想之中的拳头,头顶却突然划过一股巨大的冲击气流。鹤丸都把刀拔出来了却停了步子,他转头看去,是鹤丸宗近和小狐丸。
三日月躺在地上喘了口气因为疼痛小声且短促的呻吟了一下,之后鹤丸跑过来把他扶了起来。
“嘿老哥!我新发明的武器怎么样啊?”鹤丸宗近扛着他紧急改装的重炮,笑嘻嘻的跟三日月打趣。“我没灵魂武器,但是我又双勤劳的双手,哥哥你不夸奖我一下么?”
三日月轻笑,抬手揉了揉弟弟的黑发。之后看向小狐丸,“你们怎么来了,我记得我让你们疏散完群众就撤离。”
“哪能啊,我的亲兄弟在这里啊。”小狐丸说完,又转头看向鹤丸,“你弟弟们在西边,太鼓钟受了点轻伤,没什么大事。”
鹤丸听后明显松了口气,咧起嘴拍了拍胸脯,“那是,我弟弟,当然厉害了。”
“啊…一期,莺丸,髭切,他们都在。”鹤丸宗近向想起什么一样,继续说道,“一期发完你的命令之后补了一句,上校和中校未撤离之前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离开,否则按逃跑论处。”
“一期?我还以为他是个乖孩子的。”鹤丸哈哈笑道。
“后面还有追兵,”小狐丸看了看表,“要做什么就快吧。”
三日月轻笑了一声,看了看马上就要降落的舰船,点点头,“舰船内有特殊炸药,暂时还不清楚是什么,只是听那个红衣主教这么说的,但是威力足矣炸毁一座城了,里面至少有三名像刚刚那样的极化士兵。”
小狐丸眯起眼睛,抖了抖毛发,“你们要怎么做。”
“把舰船升空。”这次接话的是鹤丸他双手抱胸,三日月接到,“升不上去,会提前让你们撤离,我们…”
诡异的寂静之后鹤丸宗近开口了,“两个人一起么?”
“我会尽力保证鹤丸安全。”
“我会尽力保证三日月安全。”
两个人同时说完这话后,看了看对方,苦笑了一声,鹤丸拍了拍手“行了,不耽误时间了,我们走了。”

小狐丸看着迫近地面的舰船和离去的两人,叹了口气,拍了拍堂弟的肩。转过身,将手摁在了刀柄上,眯起眼睛露出了两颗犬齿。
鹤丸宗近也架起长炮,他转头问哥哥。
“你撤离么?”
“我从来都不听他的。”

TBC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