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我的偶像物语没毛病

最后会收录到本子里,最近比较忙,发出来混个更。

鹤丸国永最近有一个番要宣,所以这两天上综艺上的他精疲力尽的,前几天滚完保龄球第二天就要去接篮球…还有各种外景,翻的跟头可能比他在电视剧拍摄场地翻的还要多。
他拍的新剧订档月九的时候他都要跳起来了,作为刚出道两三年的新秀来说订档月九是超级不容易的事情,况且这次鹤丸还是主角。因为不仅脸好,演技也是让很多前辈都觉得厉害的鹤丸国永还是演过不少主役的。但这次不一样的是另一位实力派的影帝级人物演的是男二。
这个影帝级人物现在就坐在鹤丸旁边哈哈哈的笑着让化妆师做最后的定妆,鹤丸一直认为自己脸虽然说不上特别好看,但往人堆里一放还是非常显眼的。用好友烛台切光忠的话就是,“鹤先生除了本来色调显眼以外脸也是非常帅气的。”但是和旁边这位“影帝”一比,差的到不了十条街至少都有两条街了,这位三日月宗近绝对是往街上一放就万人空巷的地步了,况且人家影帝也不是白封的,怎么着都是演技过硬。
“鹤丸。”三日月把手里的台本往桌子上一放,看了看化好妆小憩的鹤丸,“很累么?”
鹤丸一个激灵,赶紧坐直了,他怎么敢在老前辈面前喊累啊!
“啊,没有…”
“这两天辛苦你了,因为我太擅长运动什么的给你拖了不少后腿吧。”
面对三日月突如其来的道歉,鹤丸有点不知所措连忙摆手说没有。这次的剧是推理冒险的侦探剧,鹤丸的角色是一个新上路的小侦探,三日月的角色是一个早就处理过多起案件的大侦探了,每次鹤丸遇上事情的时候都会出现,推翻鹤丸的推理找出真凶。
说实话鹤丸演这戏都觉得男主太惨了,好不容易从学徒熬成师父结果天天被人怼。
总之因为和侦探有关就少不了动脑子的项目,为了综艺效果,什么边运球边答题这类的东西就有很多,三日月虽然自己说不太擅长运动其实体力不知道比鹤丸好多少,而且拍戏的时候有一个场景是两人一起在露天温泉里泡汤,鹤丸看了看三日月的身材,匀称好看,腹肌肱二头肌什么的都比他那瘦不啦叽的体型好。默默叹了口气的鹤丸钻进了温泉里,把头埋到水里吐着泡泡。
“今天是访谈类节目,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三日月笑了笑,将台本重新拿了起来。的确如三日月所说,相比前两天的节目今天的要友善的多,无非就是在演播室聊聊天,讲讲故事。鹤丸却摇了摇头,“这次可是月九啊…别到最后收视糊到地心…”
“放松点,月九而已。”三日月盯着台本,手却揉了揉鹤丸的头发,还稍微注意了一下没有弄坏造型师弄得发型。
鹤丸想着你肯定不怕,到时候肯定一堆小迷妹冲着三日月来看,自己只不过跟着沾着收视的光。
鹤丸正这么想着,staff敲了敲门,进来告诉二位准备上场。于是三日月放下手机起身准备往外走,见鹤丸还在发呆,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还好么?该走了哦。”
“啊啊非常抱歉!”鹤丸赶紧站起来,走到门跟前侧了个身子,让三日月先出去。自己随后跟上,带上了休息室的门。
台上椅子的位置,鹤丸和三日月是挨在一起的。三日月作为前辈率先做出请的姿势,让鹤丸先坐下了。
“真是温柔啊。”主持吉村拉长音的夸赞让大家笑了出来。等二位坐定,简单介绍过这次的电视剧后便进入了第一个环节。
“那么!第一个!三日月宗近眼中最可爱的后辈前三名!”
staff迅速递上来一块塑料板子,上面写着三日月眼中最可爱的后辈Top3。,下面有三行被可撕贴纸粘住了。
“突然很想知道啊,三日月先生眼里最可爱是什么标准。”
“其实没什么标准。” 三日月.死都不接梗.宗近。
最下面那块贴纸被撕开了,上面写着今剑,引发了一阵惊叹。鹤丸随即冷不丁来了一句,“我知道了。”吉村问鹤丸知道什么了。
“这家伙眼里的可爱是什么标准。”
“欸…”
“你看大家提起三日月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词是什么?”
“好看。”
“不要那么肤浅好么!”鹤丸一拍大腿,“从性格方面。”
“温柔?”
鹤丸赏了吉村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用了最近火起来的那个搞笑艺人的一个梗,仰天长啸一声“为啥啊!”
“那鹤认为我的性格是什么呢?”三日月手搭在立在腿上的板子上,转头笑着问鹤丸
“老头感。”
寂静了三秒钟之后全场爆笑。
“不对嘛,这家伙本来就是老头嘛!”鹤丸装作生气得样子插着腰。“所以说这家伙喜欢小孩子啊!小孩子超可爱那种,第三是他弟弟的话,那第二我赌我弟弟!”
第二被揭开的时候,果然是太鼓钟贞宗。
鹤丸立刻站起来做了一个体操运动员跳完单杠的动作,意为成功,吉村特别会接梗的也站起来,走到鹤丸跟前跟他握手,把手里的台本当鲜花献给他。三日月捂着腰都快笑岔气了,“那你猜猜,第一是谁。”
“嗯…第三是你弟弟。”
“嗯。”
“第二是我弟弟。”
“第一?”
“一期一振他弟弟!!!”鹤丸指着那块塑料版大喊,仿佛对自己的答案非常自信。
“很遗憾。”
“欸?”
三日月慢慢揭下第一的贴纸,上面赫赫然印着鹤丸国永的名字,因为是第一,还比其他两个的名字要大很多。“是第二名他哥哥。”
“…欸?真的假的啊。”
鹤丸盯着三日月笑吟吟的脸,又老老实实的坐回了座位,“喂喂,我可不是小孩子。”
“所以不是按照鹤说的来排的呀。”
对于鹤丸国永是第一名这个话题一定要深究一下,吉村立刻问,“为什么呢,您觉得鹤丸哪里可爱。”
三日月把那块用不到的板子又递给了staff,然后坐回来说,“既然是第一名,那就是那里都可爱的。”他又转头对鹤丸说,“所以不抱一下么,第一名?”说着张开双臂等着鹤丸抱过来。
鹤丸撅着嘴装作无奈的样子,瘫在座位上。直到吉村起哄说抱一下嘛第一名,鹤丸这才投入三日月的怀抱。如此温馨的画面再戴上一层滤镜,啧啧啧。
就在这时,吉村说道,“好心疼一期啊。”紧接着就是一场爆笑,鹤丸也就趁机推开了三日月拍着他的肩说回去要好好请一期吃顿饭。只有三日月这个角度能看见鹤丸泛红的耳尖,他眯起眼睛忍住了想咬上去的冲动。
这场结束之后鹤丸可算是松了口气,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放个假的时候经纪人跑过来说刚刚有一场新戏试镜,鹤丸先生要不要去试试。
好的,放不了假了。
鹤丸点点头,询问了时间,一听是三天后,好的嘛,闲不住闲不住。正在觉得自己可能要累死了的时候三日月出现了,“也不要太累了,明天至少歇一会儿吧,有兴趣一起吃饭么?”
鹤丸想了想,第一名怎么着都要赏个脸的,于是点了点头,约好了就跟着各自的经纪人回去了。
第二天虽然约的是晚饭,但是鹤丸四点就出门了,他只穿了个黑色的短袖,外面套了个白色兜帽衫,出门的时候把自己惹眼的白发塞进了帽子里,一路耍着手机就上了地铁,因为不是高峰,人也少,他坐到座位上之后就把帽子墨镜摘了,靠在座位上百无聊赖的给烛台切光忠发信息。
“我现在去那里坐着等是不是太早了。”
“约的几点啊?”
“六点见,现在才四点半,到那里估计还不到五点。”
“鹤先生,你有点亢奋吧。”
“什么不是这样的,我可是害怕让前辈等急了!你知道的,三日月那个人的脾气。”
都是借口。
烛台切想着反正鹤丸听不到那就可劲diss一下吧
鹤丸见烛台切不回了就把手机揣回兜里,结果就听见一生短促的尖叫。他转过头发现一个可能比他小那么一点点女孩两眼放光的盯着他。
完蛋啊。鹤丸内心疯狂撞墙,还是扯起嘴角给了个笑容。
“那个,鹤丸先生是在拍外景么?”
“啊,不是不是,出来吃个饭。”鹤丸没说是谁,只是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意思是别说出去。女孩只剩下点头,爱豆说什么是什么。但是还是发挥了粉丝良好的职业素养,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帐本,将它和笔一起递了出去。鹤丸抬头看了眼站点,飞速签了个名就戴上墨镜口罩帽子,拍了拍女孩的头就下车了。
女孩在窗子那里盯了好长时间,然后看着手里手帐本的扉页,捂在胸口跟抱着宝物一样。
说来也巧,他刚刚出了地铁站就见到了三日月,想着他也没开车,坐着地铁来的,线路不一样就没在地铁上碰到。想到刚刚那个女孩的反应,要是见到他和三日月一块出现指不定得昏过去。
他不动声色的加快脚步走到三日月身边,三日月只戴了个墨镜,不过还带了一顶渔夫帽,遮住了他的呆毛。
“这么早。”
“不想让你等着。”鹤丸的声音闷闷的从口罩里传过来。
“好巧,我也是。”三日月自觉的拉起鹤丸的手。鹤丸好像被电了一样全身一哆嗦。斜睨了一眼三日月,见他没什么别的意思,好像单纯是害怕他走丢了一样,就任他牵着了。
吃饭的时候出了奇的尴尬,三日月率先开了腔。“后天你去试镜那个电影是青江写的剧本。”
笑面青江鹤丸倒是不陌生,他在圈子里挺有名气的。但是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三日月就好像什么都清楚了。这让他很不爽,“你是去打了报告说不要让我过么?” “怎么会,只不过我对青江的剧本一向有兴趣,和他私下关系也很好,他就说让我试试,时间刚好对上了,就得知你也是要参加的,便告知你一声。”
哦,这样。不是,什么玩意?
“等等,你也去!那完了,我不抱希望了。”
三日月轻笑了一声,放下筷子,喝了口水啤酒,把烤好的肉夹到了鹤丸盘子里,又在烤盘上放了几块。“我和你抢的角色不一样。”
一听这话,鹤丸乐了,“别又是男一男二,别吧影帝,我承受不来的。”外面咣当一声打断了鹤丸,他起身将幛子拉开。他们今天来的这家烤肉店有独立小包,和式的,所以并不怎么隔音。只见外面的服务员小姐姐正慌忙打扫着啤酒瓶子,鹤丸估摸着她在外头听了很久了。哎,艺人的身份就是麻烦啊,出来吃个饭都要提心吊胆的。真的很想问问那个国内当红五人天团到底是怎么天天跑出去浪的,其中的末子还一点不掩饰的在前堂吃饭。
“没事吧?”坐在座位上的三日月也站了起来,服务员小姐姐都快哭了,“没,没事,我再去给两位拿。”
“嗯…老板知道你打碎瓶子是要扣工资的,两瓶啤酒又算不了什么,给你扣工资可就不好了,碎的那两瓶也算到帐上吧。”
“谢…谢谢鹤丸先生。”
鹤丸摆摆手,拉上幛子又重新坐回去,叹了口气,“完蛋了我跟你讲,一会回不去了。” 把肉夹到自己碗里之后三日月哈哈笑了几声,说不用担心已经通知经纪人了,鹤丸正要跟自己经纪人说的时候三日月制止了他,“我送你回去好了,别麻烦了。”
鹤丸犹豫了一会点点头道了谢。
虽然是吃烤肉,两个人都不敢吃太多,害怕胖成“一块腹肌”。
踏出店门的那一刻两人收到了意料之内的尖叫声。经纪人和工作人员已经在门口等了,鹤丸有些惊讶自己的经纪人小朋友也在,她们立刻抓着两个人突破人墙上了保姆车,三日月还在漫不经心的跟粉丝们挥手打招呼。
“三日月先生!太乱来了!”
坐在保姆车里的三日月哈哈哈笑了几声,“只是出来吃个饭而已啊,被发现也没什么的吧。”
三日月的经纪人芹泽是个很严谨的人,当初老头子把三日月交到她手上也就是为了治治三日月怠惰的毛病,“人身安全啊!想要出来也没什么拜托低调点。”
“好的好的,下次注意。”三日月随意敷衍着,然后转过头,看着鹤丸的经纪人坐在鹤丸对面摆弄着手机。
“嗯,这是剧本,过两天试镜了,鹤丸先生加油啊!编剧是想找你演男二号的,但是来试镜的人很多,虽然我相信鹤丸先生一定没问题,但是也请好好加油,毕竟导演如果看中了别人,编剧再怎么喊也没用了。” 鹤丸点开文件,大略翻了翻,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回去仔细看看,今天辛苦你了。”
宫田园子摇摇头,她从他出道开始作为鹤丸的经纪人,看着鹤丸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她比鹤丸小上一岁,但是她觉得鹤丸先生这么努力了她也得努力才行。她唯一一次看见鹤丸流眼泪是在深夜的练习室,他靠着镜子捏着空水瓶,盯着地板一动不动,她擅自进去之后鹤丸听见响动立刻抽了一下鼻子抬起头,看见是她立刻换上笑容。
“你怎么还在?”
“鹤丸先生别太累了,明天四点半还要起床,先回去睡一会吧。” 鹤丸那个时候摇了摇头,他那会才刚刚出道,经常练习到吐,园子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拼。但是他仅用三年时间就收到了日本奥斯卡影帝的题名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园子偷偷问他,为什么这么努力。鹤丸说,“看到那个今年拿影帝的那个男人了么?我喜欢他,我要追上他,我想和他站在一起。但是他出道太早了,十八岁就开始,他今年入社都快二十年了,我呢,面试了三次都没过,本来可以只晚他三年,可我却耽搁了三年,六年的差距,一朝一夕就能弥补的。”
园子知道他说的是三日月宗近,所以这次电视剧开拍的时候她还订了蛋糕香槟,两个人开了个超小型party。
鹤丸那个时候眼睛里有一点星光,是水色反射着灯光。园子给他倒了杯茶,让鹤丸醒一醒。鹤丸推开了茶杯,“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就好了。”
说着就睡着了。
园子那个晚上没怎么喝,还算清醒,她背不动鹤丸只好给他盖上一层又一层的厚被子,这才安安心心的在鹤丸地板上躺了一夜。
她醒来的时候是在沙发上,鹤丸已经收拾好昨夜的狼藉,他说今天休了一天假,明天还要继续去训练才行。
园子那个时候哭了,鹤丸拍着她的背,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园子顺气。从那之后园子就发誓绝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软弱,要给鹤丸先生争取更多的工作,让他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让他尽可能的靠近三日月。
没有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些什么,偶像从不提及这些。

评论(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