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吃醋【三日鹤】

昨天写到猝死

根宝:

和 @颜色 的联文,电梯以后是颜色写的,我的那里过不了审核一起扔链接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车门焊死谁都不准下车!


准备好就撒一狗吧————




“砰砰砰——”


十连命中红心,鹤丸取下耳塞,将枪递给一旁的部下,他在训练室待了一下午,训练室闷热,鹤丸额上一层薄汗,刘海黏在额头上很不舒服,不爽的心情有一点缓解,他现在只想回到房间舒舒服服地泡个澡。抬手和部下打了个招呼就走出训练室。低头恭敬回应上司的部下直至鹤丸走出房间才抬起头,他暗暗舒了一口气,手里还握着刚刚鹤丸交给他的枪。手柄还有些温热,隐隐的附了一层汗,他用毛巾细心的擦过放好,想着鹤丸下午来的时候脸色阴沉得可怕,一改平时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部下心里懂,看着鹤丸把所有枪支挨个练过去,个个中红心,弹壳儿换的顺手,枪子都是只对着靶子红心窜去,又狠又准,根本不带偏斜的。部下不傻,鹤丸今天心情不好,多半是因为boss。于是他索性闭紧嘴,动作麻溜的准备好足够的子弹供祖宗用。下班时间早就过了,部下锁好门,准备去酒吧喝两杯,压抑了一下午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伸了个懒腰的部下这样想。


 


半张脸埋在水里,鹤丸眯着眼看着小黄鸭从眼前飘过,看它一路飘到浴缸边,吧唧一下碰到浴缸上,漂不上前又退不回来,只得随着水波在水面上浮动。鹤丸手指在水下轻轻滑动,水波微动,小黄鸭随着水波转了个身,摇摇晃晃地向鹤丸脚那边的方向漂去。碰到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只要有人给你指个方向,你就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他似乎就是会在那块壁上死磕,连橡胶鸭子都明白的道理,他却偏偏不明白,还一头扎进死胡同里再也不想出来。鹤丸眼神缥缈,思绪乱七八糟,心里也是。视线落在那只摇摇晃晃的鸭子上,你看,鹤丸国永你连只橡胶小黄鸭都不如。鹤丸叹了口气,站起身捞出橡胶鸭子,放掉浴缸里的水,围上浴巾走出浴室。


 


三日月宗近,他男朋友,黑白两道混的风生水起的黑道老大,长着一副漂亮的脸蛋,那双有着弯月的眼睛里一汪的深情,好像里面盛又三千弱水,他像是深海里的海妖塞壬,稍不经意就被他蛊惑,鹤丸就是那个被他蛊惑的倒霉鬼。倒霉鬼是鹤丸自己觉得的,在旁人看来鹤丸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可只有鹤丸自己才知道,三日月宗近那厮简直就是个混蛋。鹤丸喝了一大口酒,愤愤地想。丫的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整天接一些乱七八糟的应酬,什么鬼的应酬,每次回来都是香水味。虽然他知道那时别人蹭上来的,可他就是很气,表面还不能表现出来。他是个男人,不是遇上点屁事就闹脾气的女人,但是不代表他不在意,不代表他不会生气。鹤丸窝在他们房间的沙发上,端着高脚杯,看着里面猩红的液体发愣,现在房间里就他一人,孤独的喝酒,没有三日月。只有窗外的一轮残月,怎么看怎么伤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鹤丸鼻子一酸,心里竟然泛起了一阵阵委屈。而后又觉得自己太矫情,这样不好,矫情不适合鹤丸国永。他摇着酒杯歪头想了想,起身走向衣柜。


 


钟声敲过,还有一个小时就进入第二天,可宴会上的人们浑然不知,他们旋转在舞池上,华尔兹过后是小步圆舞曲,长夜漫漫,笙歌不息。水晶灯反射出耀眼的光,三日月宗近同生意上合作多年的大亨交谈,男人墨一样的短发柔顺的贴在耳边,那一撮比较长的则被精心地做了个造型,发尖向里弯成一个小钩子,他认真地听着中年男人的话,时不时的点头,唇角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不冷不热,温和中又透露着距离感,他像水中莲雪中花,可望不可即,恰是因为这样,会场一半以上女性的目光新生几乎都在他身上。那大亨旁边是他刚满20岁的女儿,小姑娘鹿儿一样水汪汪的大眼一直看着他,三日月回以礼貌的微笑,小姑娘脸上飞起两朵红霞,娇羞的低下头,纤纤玉指绞着裙子,轻咬红唇,怎么看都是怀春少女的模样。做父亲的是知道女儿的小心思,他笑着和三日月说,明天有时间吗?去家里吃顿饭吧?


 


“没空”


在场人都惊了一下,话不是出自三日月的口,一身白色西装的鹤丸直直站在三日月旁边,毫不畏惧对上中年男人的目光又重复了一遍“三日月宗近他没空,忙着呢”


 


“你是谁?”男人皱眉


 


“我是管他生活起居的人”


 


“那不就是管家?一个管家居然……”女孩不悦出声


 


鹤丸听了粲然一笑,灯光打在他身上,他美的就像阿波罗的转生,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领结上的蓝宝石散发着幽幽的光,鎏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将每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视线最后落在三日月宗近上,鹤丸勾起唇,一把扯过三日月的领带,将人拽到自己面前,他眼尾一挑看向目瞪口呆的女孩


 


“才不是管家,是贤内助哦,美丽的女士”


 


说着将唇贴上三日月宗近的唇,舌尖探出,色情的舔弄着三日月的唇,手搭上他的脖颈,指尖在他后颈出画着圈圈,暗示意味十足。三日月眼神一暗,搂过他的腰,将人压向自己,当着会场所有人的面,加深了这个吻。




换司机!车门焊死谁都不准下车!




——————————END

评论(8)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