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恋歌(下)

@BB子 太太喝鱼汤咯!!(bushi
海盗x人鱼

 装着褐色酒液的木杯放到同样木质桌子上的时候发出了轻轻的咯哒声。三日月宗近咽下了口中的酒液,抬头看了看紧盯着他的黑色胡子的男人。尽管并不喜欢这人,三日月还是得恭恭敬敬叫他一声前辈。况且凡是在海上闯荡的人基本都认得面前这人,但除了他的大副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船员都要叫他黑胡子船长。
说起三日月是自然不会主动招惹这号人物,奈何有次毫无防备碰上官船,被人出手相救,他向来知恩图报,就在生意上有了来往。并且三日月也极优秀,对方怜惜人才之人,对三日月也多有照顾。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所以三日月现在恨不得把这手切了。
“我说过了,这单生意就算是前辈您,我们也不做。”
“三日月,你这是何苦,人鱼有多值钱你不是不知道吧?”
“世界上根本没有人鱼这东西,前辈你要执意为难我,我也是没法给你变出来的。”
三日月矢口否认鹤丸国永及其同伴的存在。一年间,三日月遵守约定,每次港口交易结束之后,他在夜深人静时,就会到隐蔽且礁石众多的地方,吹响珊瑚笛,等着海风吹上一会,人鱼就会悄悄出现。
鹤丸很开心能见到三日月,他和三日月坐在礁石上,听着他用好听的声音讲着人类的故事,有的让鹤丸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有的让鹤丸为之动容。
每当讲完之后,鹤丸就会亲亲三日月的额头,在漆黑的夜晚弯起他星星的眼睛对他笑。
鹤丸跳进海水,温柔的对三日月说“晚安,下次见。”
三日月也挥挥手,“晚安,下次见。”

黑胡子皱紧了眉毛,胡子因为生气而颤抖,“三日月宗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就算您这么说,我也实在变不出来什么人鱼。我的船员还在等我,失陪了。”
三日月从酒桶做的凳子上站起来,披上外套,就要往外走。黑胡子拍了拍有些肥大的手掌,一名船员样子的人立刻上来表示要送三日月。三日月当着黑胡子的面不好发作,只得点头道谢,让船员跟在了他身后。
外面夜色已深,走到港口的时候,他的船也已经就绪。月色启程是三日月的习惯。海风吹来的时候,三日月在皎洁的月色下,注意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鹤丸悄悄藏在礁石背后,三日月很久都没有吹响短笛了,他有些担心,就擅自来到了三日月最常来的港口。当他看到三日月的船时,有些信息,
但随即确认了三日月不在船上,陆陆续续有人上船,但始终都没见到三日月,于是躲在了礁石后面,当看到三日月的时候他高兴地想游出来,但突然发现了他身后还跟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他又钻了回去,就在这一瞬间,他确定三日月注意到他了。
三日月看到了鹤丸,他看到了,他盯着那个让鹤丸藏身的礁石,他察觉到了身后人的视线也聚在了那里。
“三日月船长,看样子有人盯着我们,我去看看吧。”
不不不不不不不没那个必要。
在心里呐喊,他希望人鱼用他灵敏的听力听见了这一切,然后沉入水下,立刻游走。那人还没等三日月拒绝,走向了那块礁石。他看到了人鱼,他确信那是人鱼,只要抓到了一条,整船的后半辈子就可以不用愁了。
“砰”的一声,一发铅弹打上了礁石,船员停下了,转头看向三日月。三日月举着的枪并没有放下,枪口刚刚是冲着礁石,现在冲着的是自己。
“这样的话就可以了吧,没必要去一趟。”见他停下了,三日月才放下枪,“我上船了,您回吧。”
三日月收起枪,登上了船,他在船舷上望着那个鹤丸刚刚呆过的礁石,那里空空如也,只有海浪拍打着海岸,泛起白色的浪花。
放下心的同时,他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没地方放一样。

鹤丸听到枪响的时候吓了一跳,紧接着子弹就从头顶的礁石上擦了过去。他探头出去,是三日月开的枪。巨大的恐惧迫使他钻回水里。他用最快的速度往前游着,水流划过他的身体。他根本没想过三日月会对他开枪,眼神冰冷的不像是那个坐在他身边轻轻吹着叶笛柔声给他讲故事的人。
“不要接近人类,他们会迷惑你再把你杀掉。” “听说了么,那个孩子又救了一船的人。”
“是啊,他迟早要死在人类手里。”

“我觉得你不会朝我开枪。”

鹤丸猛地把尾巴甩到身前,停了下来,捂住透明鱼鳍一样的耳朵,想让脑子里的话停下来。
“冷静,鹤丸国永,他不会朝你开枪的,永远不会。”
他让自己的身体的放松下来,慢慢沉入海底。
这是他放松的方式,沉入深海,之后再冲上来,基本这样做,心情就会好起来。可这次直到鹤丸没力气冲上来,他心乱如麻的感觉也没有平复下来。

面对船长的暴怒,小狐丸却觉得理所应当,因为他知道有人走漏了人鱼的风声,并且是被金钱迷惑的。他明确下过命令,绝不允许提起人鱼的事。
况且,有人想夺走他重要的东西,他自然不会饶恕。
“人呢?”小狐丸推开三日月房间的门,他正烦躁的走来走去,他很少这么失态。
“人?你是指尸体的话,那早喂鱼了。”三日月查出了到底谁是奸细,但事态早就到了没法挽回的地步了,他没办法好好保护鹤丸国永了。事已至此,虽然知道于事无补,三日月还是恨得牙痒痒。他从没想过自己的船员会被黑胡子当作卧底用来打探消息,他在那个卧底承认之后的一秒钟,当着全船的面,在甲板上一枪崩了他。
“不,我是指…额,你的小人鱼,找到了么?”
“没有,无论我怎么吹短笛他都没再出现了。”
“能理解,你朝他开了一枪。”
“我在保护他!”
“他可没看见啊!那个位置是死角,看不见那个黑胡子的手下!他只能看见你拿枪指着他。”
三日月在嗓子里低吼一声,坐在了床上。“去老地方找他。”
“我们的船物资不够了。”
“那就到最近的港口补充物资,然后立刻起航!”
小狐丸沉默了一回,之后站直身子,“是,船长。”

海面传来的巨大声响惊醒了鹤丸,周围已经乱做一团,他的同伴们都开始到处乱窜。他立刻察觉到是人类船只的声音,还有火炮和枪声。
“都是你!”一只人鱼游到他身边,“相信人类的谎言!这倒好!我们跑不出去了!”
“不会是三日月的!他不会这样!”鹤丸吼道,“你等着,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鹤丸浮上水面,但是他立刻发觉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中,这次的船只显然是有备而来,船体经过改造,鹤丸没办法轻易弄漏,身前身后,相聚不到一百海里,就被几艘海盗船封锁了。他们撒下了足够长的铁丝网,挡住了逃离的人鱼,而且就算人鱼逃离,身后还有一排封锁线。
“船长!发现目标!”
鹤丸注意他被锁定之后立刻钻回水面,铅弹因为水面的阻力没有伤到鹤丸。可鹤丸再次浮了上来,他要从这里出去,然后去找三日月问个清楚。
人类收起了只起到威慑力的热兵器,搬出了一个鹤丸没见过的东西。那像是一个箱子,但有很多孔,且体型巨大。
突然,从空里发出的铁链直直朝鹤丸国永袭来,铁链前段是锋利的钩子。鹤丸灵巧的躲过,可是铁链直到入海也没有减速,再次拉上来的时候勾着一条人鱼,钩子嵌入心脏。
“杏子!”鹤丸想跳起来够住叫杏子的人鱼,可是几法铁链袭了过来,逼的他躲了回去。
越来越多的同伴被抓住,鹤丸也渐渐失去体力。
铁链再打进海底的时候,一位年老写的人鱼,推开了鹤丸自己却被勾中了腹部,“长老!”
鹤丸大叫,可另一发铁钩鱼尾的痛感让他差点晕了过去。
他奋力的摆着尾巴,想要挣脱,可越摆动越疼,留的血也越多。当他被拖着脱离海面,吊在船头的时候,船体猛地摇晃起来,看样子是被火炮击中了。
鹤丸急忙向远处看去,新月的旗帜格外显眼。
他忘记了疼痛忘记了他还被倒挂在空中,他心里只有三日月宗近没有骗他这个事实。
“三日月!别来妨碍我!”黑胡子高声叫道。
三日月并不理会,“贴船!!”
当船贴在一起的时候,三日月率先跳上黑胡子的船,绕过所有人,在射程范围内,连开几枪打断了吊着鹤丸的铁链。
看到鹤丸坠入海中,这才放下心,专心迎战。
身上的子弹全部用完之后,他拔出腰间的长剑接住黑胡子的铁钩右手。
“我一直很欣赏你的,三日月,你让我很失望。”
“很抱歉,前辈,这次我可不会让哪怕一步。”
三日月被逼到了船边,在黑胡子拔出枪顶着他脑袋之前,他先闪开了。黑胡子的大副,把他挡住。他回头看了看小狐丸的进程,他们把还活着的人鱼都放了回去。
三日月跳上船舷,黑胡子也跳了上来,到底还是年轻,过了几次招,黑胡子就被一剑捅进了海里。
于此同时,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枪,是他的大副。
三日月在落水就昏死了过去,之后他的世界便归为了沉静。
他听不到枪声,铁链声,小狐丸的呼喊声,湿了水的衣服把他拖入深海。
“三日月!!”鹤丸想要抓住他,但是他没游动一次,尾巴上剧烈的疼痛就难以忍受的撕裂他的神经。
他忍受着摆动着鱼尾像三日月游去。
他要就三日月,他要救他爱的人。
当他抓住三日月的时候,鱼尾上的疼痛消失了一样,他手忙脚乱的捧起他的脸,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不像原来轻轻的触碰,而是将舌伸进口腔,轻轻舔着上颚,贝齿。三日月在水下吸进第一口气的时候,鹤丸离开了他。他还是昏迷不醒。鹤丸就拖着他,往熟悉的岸边逃离。
尾巴前所未有的沉重,鹤丸觉得他眼睛要闭上了,他呼哧呼哧的喘着,但是看看身后还生死未卜的三日月他无声的吼着,奋力的向岸边游去。

沙滩上有两道未干的水迹,和一道扭曲的血迹。鹤丸看见倒在沙滩上的三日月,长出了一口气。
他慢慢的挪到了三日月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闭上了眼睛。
他已经游不动了,反正都是死,那就死在他怀里吧。

鹤丸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在蓝色的海洋里畅游,有很多鱼群在他身边环绕,又梦见了自己在礁石上歌唱,还梦见了他在大海里翻腾旋转。
突然周围都变黑了,从远处传来了一味女声。
“鹤丸国永,你喜欢这些么。”
“喜欢。”他点头,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要让你为了一个人放弃这些,你愿意么?”
“如果那个人是三日月宗近的话,”他沉吟片刻,抬起头,凝视着黑暗。
“我愿意。”

“鹤丸,鹤丸,醒醒!”
熟悉得声音传进了耳朵,鹤丸哼唧了一声,悠悠醒转。“三日月…宗近?”
“是我。”三日月抱紧了鹤丸,远处已经泛起鱼肚白,天要亮了。
“我还…活着?”鹤丸想动动尾巴,可却察觉到了一样,他向自己的下身看去,两条洁白有力的人类的腿赫赫燃的摆在面前。
“这是…我的腿…?”
“啊,是啊,这次是真的吓到我了,鹤丸。”
不明就里的鹤丸呆呆的任三日月抱紧自己,任他亲吻自己。
“谢谢你,鹤。你救了我两次”
“不,没什么。”鹤丸也环着三日月的腰,“更重要的是,海洋给我了我最好的礼物。”
“什么?”
“让我和你在一起的机会。”
鹤丸靠在三日月肩窝里,“现在我可以吻你了么?”
头顶传来了三日月的轻笑。他抬起鹤丸的下巴,正要吻上去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
“船长!!!!三日月!!!”
是今剑。
两人不约而同的对不识时务赶来搭救的船员们感到无奈。
三日月站起来,看着从朝阳中驶过来的船。他脱下外套,给鹤丸盖上,抱起了他。
“走吧,去看看你的船。”

黑胡子的船队被小狐丸击溃了,三日月他们成了海上的传说,还越传越不靠谱。
认识他的人在酒馆里看见他的时候,都会问“三日月,听说你见到过人鱼!”
这个时候三日月就会喝一口啤酒,回答,“那种传说里的东西,怎么会有呢?”之后他就会看向身边那个同样意气风发白发金瞳的男子,“是吧,鹤。”
“是啊,那种不靠谱的东西也有人信,笑死人了。”
据说那个白头发的男子是神仙变的。
据说三日月船长有一个同性情人。
据说三日月最近要结婚了。
据说三日月想归隐了。
据说……

Fin

评论(21)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