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逆转(十四)

一期接到两个人的通讯提醒的时候,竟然不知道从何吐起他俩的槽,之后和司令汇报情况之后开着车就去接了。
把只是玻璃碎了的车子连上了拖车钩,三日月到还好,鹤丸几乎是瘫软的被三日月搂着上了车。当然,得到休息的鹤丸国永也不会闲着,打开通讯设备想把刚刚录下的“证据”发给司令部的时候发现通讯设备因为刚刚那个人的冲击完全坏掉了。
舰队中用的通讯设备是植入耳中的,需要用的时候通过精神链接打开就可以了,里面包含了各种功能,最常用的自然是通讯功能,有良好的保密作用,并且会监测一些反叛可能性——鹤丸这种全舰反叛另当别论——用作舰船内部通讯,录视频的功能也让这个设备方便很多,因为录制的时候不会发出声响,也不会有弹窗出现,通过人眼然后和精神链接对接,自然导入设备。但是因为刚刚重击以及电流鹤丸的通讯设备影响很大,基本弹出屏幕就不能工作了了。
鹤丸低声在嗓子里吼了一声,坐在副驾驶的三日月回头看了一眼,悄悄探入了神经安抚着他的哨兵。
一期一振通过后视镜看到了鹤丸的举动,说道:“没关系的,只要主体硬盘没被破坏,东西让数珠丸殿导出来就好了…你看看你耳朵流血没有。”
“没,好着呢。”
“那就成了,回去将硬盘取出来就好了。”
“啊,要换新的,好啊,新版那个我还没有呢,只有新兵有的福利…”
一期一振缓慢的打了一把方向,确保后面的脱的车也好好拐过了弯,之后答道,“哪有以旧换新这么好的事情,要换新的就好好补差价哦,鹤丸先生。”
鹤丸在后座听了这话,本来都能活蹦乱跳了一下子又瘫了回去,“司令要不要那么抠门啊…”坐在前座的三日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给你换不就行了?”
“啊,好啊。”
“花我的钱就这么顺手啊。”
“嗯,不应该么?”
“好的,改日就把银行卡给你。”
一期一振表示他想跳车。

回到舰船的时候司令居然没有叼着糖就冲了过来,“啊!鹤鹤!”
两人一下子愣在原地,就在司令准备扑上来的时候被三日月伸手挡住了,鹤丸一脸复杂的拿出了那个装在塑封带里的小瓶子,让司令拿去检查,司令干咳一声,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一根柠檬味的棒棒糖,含在嘴里之后就打发三日月和鹤丸去查体了。
两个人站在一圈一圈上升的蓝色光圈里的时候烛台切和小狐丸已经赶到了,“你们真是太乱来了。”烛台切埋怨道,“你们不会叫增援么?”
鹤丸摆了摆手之后又想起查体的时候不能动之后又重新抱胸站好,“谁知道他们那边比我们进度快,已经极化具有性别元素的人了,我们这边好像只能极化未觉醒性别的人。”
小狐丸散开了刚刚为了试验方便扎起来的头发,“太鼓钟已经极化完成了,我家这边的鹤丸在做最后的善后,明天还你一个可爱又强大的小贞。”
“啊哈哈哈那光坊要开心死了吧。”
一旁不发话的三日月宗近突然说道,“我家这边的鹤丸就在这里啊。”
烛台切和小狐丸互相摁下了对方的麒麟臂。鹤丸在光圈里急的跳脚也没法冲过去,“我还没过门呢!我可是五条的!五条的杰作!”
烛台切和小狐丸转身就溜了溜了…
三日月突然正色道,“能否加快进度?”
“哦,可以是可以,但是和小贞同期的也就是所有预备役都已经全部极化完毕里,年龄再大一些的技术还是不过关。”小狐丸听见了,三日月的话回头答道,“总之现在还是不要贸然推后比较好,我们这完全是山寨版。”三日月点点头,示意没什么事了,小狐丸便和烛台切离开了。
鹤丸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三日月,眯起金色的眼睛握紧了拳头。

查体结束之后鹤丸吃了点东西又去了数珠丸那边取出了植入耳内的通讯器,数珠丸的助手笑面清江便趁着麻醉效果还没过又给他按了个新的,鹤丸半边脸都是麻醉的,没法说话只好用眼神询问,青江耸耸肩,“你家向导在你来之前补过差价了。”
鹤丸撇撇嘴接受了飞来横福。

基本处理好所有事情之后的三日月宗近回到宿舍发现鹤丸并不在,抬头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多了,按理说数珠丸的速度应该早就结束了才对。舰船的材质都有着屏蔽哨向信号的功能,向导能力不怎么起作用了不知道鹤丸的通讯器好了没有,只好打他手机,结果熟悉的铃声在床上的被子底下想起来了。三日月掀起被子发现鹤丸快要没电的手机显示着三日月宗近的来电提醒。
三日月叹了口气,只好无奈得出去找。走到训练室附近的时候看到两个新兵样子的在训练室门口徘徊,“这么晚了还不睡吗?”三日月问道,新兵一回头一看是他们的上校紧张的不得了,“上…上校晚上好!是…是这样的,我们的资质太差了,又不能参加极化,想要提升些能力,能…帮上些忙…每天晚上都会来训练,但是因为不是直接允许,权限又不够,只好偷偷来高级训练室练习…但是今天…好像里面有人…”
新兵指了指门上亮着的灯,三日月略一思索就知道里面是谁,直接用权限打开了大门,果然鹤丸国永穿着便服挑战着比他高出好几个等级的训练用机器人。
就算是新兵也是知道两人的关系,赶紧打了个招呼撤了,三日月在鹤丸准备继续进攻的时候停掉了机器。
哨兵的神经早就察觉了三日月的到来,没有多惊讶,减缓了步速停了下来,将刀收进刀鞘,左手松开的时候刀便自然消失了。
鹤丸回过身,因为不是白天,不要求穿同一制服,鹤丸只穿了一件明黄色的T恤,上面还写着“上啊!就现在!”的可爱话语,松松的运动裤套在腿上好像就是一个出去买泡面的大男孩。可是身上还未消退的杀气让别人不寒而栗。
“我还以为你不会妨碍我的。”
“你还不累啊?”三日月面对明显心情不好的恋人只是笑着应对,“今天还没打够?”
鹤丸低着头不说话,转过身去,身上让人害怕的气息渐渐收敛,握紧了拳头,绑在头发上的细绳渐渐松弛最后还是没有绑住零碎的头发,掉到了地上。
“你回来之后我还没有跟你好好说过吧…”鹤丸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夜晚的训练室显得格外突兀。
三日月看着汗水在T恤上印成的一小块深色,他没有盲目探入神经触梢,只是静静的等着鹤丸的下文。
“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放手…”鹤丸再次转过身,两眼看着地面,有些瘦的肩膀耸立起来,T恤松垮的挂在身上,露出了好看的锁骨,“我能拉住你的…再过一会光忠就过来了…你就不会掉下去…”
“好了,回去睡觉吧。”
“我在问你话!”鹤丸抬起头冲着三日月吼道,睁大的眼睛有些泪水溢了出来,“三日月宗近,要是那个时候你弟弟没有接住你怎么办!你死了怎么办!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怎么办!”
“那两个月你知道我有多煎熬?!我必须靠工作分散注意力不去犯神游症!”
三日月微微皱起眉,“鹤丸,你累了。”
“我不累!今天也是,我连那个人都打不过么?我看我是依靠你依靠惯了!我们这边已经战力不足了!我再拖后腿,我有这一身的本事连我挚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要他做什么!还会给我带来更多的麻烦,让我更加头疼。”
“我不需要你保护,鹤丸国永。”三日月上前了几步,他看出鹤丸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神游症。三日月说的没错,鹤丸今天太累了。
三日月将讲精神触梢探入鹤丸的神经,慢慢安抚着躁动的鹤丸。
“我问过莺,他和他的爱人都是beta,他们这样会不会感觉有什么愧疚感,莺告诉我的我也应该告诉你。”
三日月接近着快要昏睡过去的鹤丸。
“所谓恋人,爱人,不是要看着对方的眼睛,而是要一同看着同一个前方,懂么?我不需要你去保护我,相对的我也不用去刻意保护你,我只是在关键时刻确认你在我身边而已。你不需要因为能力而自责,当技术允许之后我相信你也可以变的更强。”
三日月一把揽过快要晕倒的鹤丸,抱紧了他,他感受到了鹤丸也死死抓着他的外套,生怕他再次离开。

“我就在这儿呢,你还在害怕些什么。”

TBC

终于过了瓶颈期赶紧跑来更文

评论(2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