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五百五十五円

给呜呜的生贺

1

“欢迎光临!”鹤丸听见门口因为拉门声而响起来的铃铛,立刻抬起头来,“三日月先生,晚上好,还是原来的那个么?”
三日月点点头,坐到了吧台附近,“哦呀呀看样子我又是最后一个啊。”
鹤丸早就把三日月的饭做好了,他将温热的米饭从锅里盛出来,把炸好的猪排放到盘子里,将酱料倒进磨好的芝麻里,之后端到三日月面前,“炸猪排饭,慢用。”
三日月笑了笑,将筷子对齐,匆匆说了句我开动了就下了筷子。猪排的大小刚好是能入口的尺寸,三日月蘸了蘸酱料,一口咬下去有芝麻和酱料的香味,猪排里面有芝士,融化的芝士有淡淡的甜味。
“怎么样?”鹤丸问道。
三日月咽下口中的食物答道:“一如既往的好吃。”
鹤丸听他这么说似乎放心了一般,给自己倒了一杯烧酒,也给三日月倒了一杯。他做到三日月旁边,扬起头,一杯就进了肚。
“晚上喝这么快小心胃疼。”三日月拿起酒杯轻呡了一口。
“没关系啦!”鹤丸摆摆手,“话说你什么时候换个口味啊?我做其他饭也很好吃的!”
三日月知道鹤丸指的是他从第一天进店开始就只吃这家的招牌炸猪排饭这件事,鹤丸那会就认识他了,只不过现在更熟一些。
三日月喝了一口味增,思考了一会,“那就等我愿望实现的时候我在换吧。”
鹤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并没有问三日月的愿望是什么,只是猛拍他的后背,“愿望实现?哈哈哈三日月你当我是哪路神明啊!”
“炸猪排饭的神明吧。”三日月出了奇的认真回答道。
“哈哈哈那你去神社许愿比较好啊!只要五日元,比我这里便宜好几倍呢!
“嗯…付出就有回报嘛,五日元有五日元的回报,五百五十日元就有五百五十日元的回报。”
鹤丸被三日月炽热的眼神盯的有点不舒服,他偏开了眼睛,“干嘛那么认真嘛…”说着仰起头有灌下一盏烧酒。

2
“晚上好…”三日月拉开店面的门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他有些不敢相信鹤丸这个时候还开着店。门内没有应答的声音,仔细一看才发现,鹤丸趴在角落里睡着了。其他员工和店员都已经走了,只有鹤丸一个人在店里。
手边的手机是烫的,还在游戏界面没有退出来,应该是玩着玩着就睡着了手机却一直在运行的缘故吧。
“鹤丸…鹤丸,醒醒了。”
“唔…”鹤丸被三日月叫醒,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你来啦!我去给你盛饭。”
“那个…”三日月想叫住鹤丸,一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 。
“怎么了?”
三日月被问道的时候结巴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了句抱歉。
饭菜被端上来的时候,三日月的肚子适时的叫了一声。鹤丸轻笑了一声又给他加了一碟小菜。“饿了就快吃吧。”
“我开动了…”三日月安静的把米饭和菜混在一起放进嘴里。鹤丸眯起眼睛笑着撑着头看着他吃饭的样子。
“笑什么?”
“没,你吃饭好看。”鹤丸把这当作是俏皮话说出了口。三日月没有反驳,转而问,“你这店到底开到几点啊?”
“你几点来我就开到几点。”鹤丸答道。三日月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算是加班加到很晚,鹤丸的店也依然开着。他突然感到很安心,千家灯火,至少有一盏是为他而点。
三日月嘴上没说话,心里早就小小的欢呼了,他故作冷静的对鹤丸说不能老是熬这么晚会对身体不好。
鹤丸撇撇嘴,“我不是害怕你没的吃晚上饿肚子嘛…”
“我想我可以订你家的外卖。”
“我们家不送外卖。”
“那暑假工太鼓钟贞宗是来干什么的?闲着把饭抱在怀里跑来跑去?”
鹤丸被三日月赌的没话说,心里大喊三日月你个大笨蛋,之后把一杯茶用很大力道砸在三日月面前,三日月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快点吃!吃完我好刷碗关门!”
鹤丸锁上店门的时候,三日月在他身后等他。
“要去哪里走走么,我们一起?”
鹤丸回过头,刚好撞上三日月眼里的月亮。他抬头看了看夜空,八月的风吹散了云彩,星星很亮,很多,跟着鹤丸眨眼的频率一闪一闪的,好像鹤丸眼睛里也进了星星。他又低头看了看月亮,还好不是天上那个,要不然在这样的晚上就看不到了吧。
“去海边吧。”
他们在空旷的马路上晃晃悠悠的前进着。之后到了海边,鹤丸在沙滩旁边很高很高的石头做的防汛栏上走着。三日月在下面抓着他的手腕,以防万一他掉下去。
“三日月。”
“嗯?”
“你以后还会去我家吃饭么?”
“去的。”
“那你四十岁的时候呢?”
“也去。”
“五十岁?”
“去。”
“六十岁?”
“嗯。”
“七十岁?”
“去。”
“八十岁。”
“你还做的动饭么?”三日月笑了。
“你来我就给你做,我做不动了我儿子做,我孙子做。”鹤丸也笑了,之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知道能不能有儿子孙子…”说完他自嘲的一样笑了。
“鹤丸。”
“嗯?”
“我想吃一辈子你做的饭。”
鹤丸装作听不出来的样子,从三日月手里把手抽了出来。

3
“欢迎——”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鹤丸就看见陌生男人进来了,大抵是以为店面还开着的人吧。鹤丸扬起了一个官方笑容,“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营业了。”
男人抬起了留着胡茬的头,眼睛有点红,盯了鹤丸好半天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鹤丸叫住了他,“抱歉其实还有一碗饭!”
鹤丸的总不能把一个估计是刚失恋的大叔饿着肚子丢在外头,现在就剩24小时的便利店开着门了。
鹤丸把给三日月的那份猪扒饭端到了男人面前,“久等了。”
“谢谢。”男人低声说了一句。鹤丸祈祷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被三日月撞上。好死不死三日月这时拉门进来了。
鹤丸想把脸放到锅里呆一会…
“那个…三日月啊…”鹤丸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跟三日月说。

不对啊,我家开的店我给谁吃我营业到几点是我的事儿啊为什么三日月发现了要这么紧张?

鹤丸在心里嘀咕着,眼睛不自觉的观察着三日月的表情,对方没有什么起伏的情绪,只是笑了笑问,“是不是不营业了?”
“不…那个…你要吃我会立刻去做,马上就…”
“不麻烦了,你早休息,我先回家了。”
三日月微微向鹤丸欠了欠身,拉上了店面的门。鹤丸心里很不是滋味,像是什么东西堵在心口了一样,他有点想哭的冲动,但是想了想大男人快三十了为这点事儿哭像个什么样子。又把委屈憋了回去。
就今天而已,只有今天没来吃饭。
鹤丸安慰着自己。
“抱歉小哥,我是不是影响你了?”
“不会,没有的事,你吃好喝好就行了。”鹤丸低着头看了看将猪排饭吃光的男人,“你吃的开心我也高兴啊。”
说完鹤丸就捂住了嘴,他似乎在什么时候也想把这句话说给三日月听来着,不知为何对着他就说不出来。

鹤丸卸下了因为方便而扎起来的头发,长出来的碎发散在肩上,他锁起店门踢踏着步子往家走。他拿起手机本来想插上耳机听歌,但是鬼使神差的就摁下了通话键。是打给三日月的。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被接起来,鹤丸以为三日月睡了。
“喂,鹤丸么?”
“嗯……那个抱歉突然打给你…”
“没关系,刚刚在洗澡没有听到。”说着就听见电话那头细细索索的声音,大概是擦头发呢吧。“有事么?”
“不…没什么事…就是…突然就打过去了…”
“嗯。”
“那个…你生气了么…”
“没有。”三日月坐在床边坐着,他很早以前给过鹤丸自己的联系方式。他们从来没有发过信息或者打过电话,他还以为鹤丸根本没存,现在听着电话那头声音才放心了。
“那你明天还回来么。”
“会。”三日月简短而肯定的答道,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只觉得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自己心里像是打翻了绊卷心菜丝的梅子汁。他不希望鹤丸还在等别人,他只希望只有自己一人是特别的。
如果有第二个人,那自己根本算不上什么特别,本来有把握的感情也被悬在空中了。
“我会再打来的…嗯…晚安…”
“晚安。”
他们第一次互道晚安。

4
“晚上好。”
“晚上好。”
三日月坐在了老地方,把公文包丢在隔壁座位上,搓了搓脸趴在了桌子上。鹤丸把饭菜再次加热的时候看见了三日月劳累的样子。
“你稍等一下哦,味增凉掉了。”
“嗯…”回答只有闷闷的鼻音。
鹤丸走到三日月后头,手伸进他西装外套的领子,揉着他颈部和肩部的肌肉,“辛苦啦,今天似乎是最晚的一天。”说着,他看了看墙上时针分针几乎重叠的挂钟。
“不…你才是…如果太晚了就别等我了。”三日月坐直了,伸手摁住了鹤丸的手,他本意是不用鹤丸麻烦给他揉肩膀,但是接触到鹤丸的手的时,却不自觉的握紧了。
鹤丸整个身体抖了一下,感觉心脏刚刚被什么击穿了一样,连忙抽出了手。
“听…听说你最近要升成部长了,怎么样?”鹤丸和三日月在那个晚上之后会互通简讯。没有什么可以聊的,就把所有身边经历的事全部说给对方听。
“嗯,最近在做交接,所以特别晚。”
“恭喜,还有…辛苦了。”鹤丸红着脸走进厨房,把饭菜端了出来。
“慢用…”
“啊,谢谢。”三日月接过了餐盘,发现除了炸猪排还有两只天妇罗。
“那个,我没有点天妇罗吧…”
“那个算送的,最近看你饭量变大了,就加上了,还是只收五百五十。”
“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我家的饭我说了算…你还吃不吃了…”鹤丸嗔怪道,三日月只好低下头接受了鹤丸的好意。鹤丸用比刚才小的声音说,“其实你的话我不收钱也可以的…”
没想到被三日月听见了,“那怎么行,向神明大人许愿还要五日元呢。”
“所以说我不是炸猪排饭的神明啦,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嘛…”
“嘛…谁知道呢。”
鹤丸洗碗的时候看见撩开厨房的帘子的三日月,“怎么还不走?”
“想帮忙。”
“帮什么忙还不够添乱的。”鹤丸笑着摇摇头继续低头洗碗。
当三日月的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间抱住他的时候,他差点把盘子打了。鹤丸花了好长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三日月埋在他颈间的鼻息让他心跳越来越快。
“抱歉,就一会…一会就好…”三日月这么说道。鹤丸就站在那里,等着三日月说的“一会”结束。
可当三日月放开的时候,鹤丸又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转身用还湿着,残留着洗洁精的手抓住了三日月的手腕。
鹤丸涨红着脸,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三日月也不急,就算手腕被抓的生疼也没有要挣脱的意思。
“那个啊…我是说…”鹤丸觉得嘴都不是自己的了,他发出一个音节都无比艰难,“那个…就是…我以后…晚上…就是…这个时间…不会给别人做饭的!”
三日月知道鹤丸还是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自己的举动不禁带起了自己的不安,还让别人放不下心,三日月低低的说了句抱歉,接着等着鹤丸的下文。
鹤丸的脖子耳朵脸颊全都红了,手上的力道也加大了。
“所以说…”鹤丸都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我是说…我…喜欢你…”
喜欢你三个字微弱的几乎听不到,之后鹤丸又说了一大串什么就算不喜欢自己也千万不要讨厌他觉得其实三日月也对自己有好感才这么说的如果弄错了请务必不要讨厌自己什么的。
三日月打断了鹤丸的胡言乱语,把他揽在怀里。
“明天还有别的饭么,我炸猪排吃腻了。”

FIN

————
三日月说换口味的第二天,鹤丸给他做了炸鱼排【不是】

总之学姐生日快乐
学姐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我爱你么么么么!新一岁也要天天开心!!要和水獭小姐好好的!!我要吃你俩的狗粮!我永远是你的小迷妹!!!

评论(2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