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十二)

刚从会议室出来的鹤丸国永加快步子朝宿舍走去,边走边用军用通讯器给三日月打电话。三日月前几日有被调回来了,因为期间立功加上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承担就跟鹤丸商量把他降回中校,把三日月拉回来。鹤丸犹豫都没有的就同意了,他巴不得从司令往下数三级他都关系好呢。
“三日月,我这边结束了。”
“嗯。”三日月应了一声,他在舰队通道的电梯口等着鹤丸,“车在地面上,我在电梯口。”
“好。”鹤丸连衣服都没换,就急匆匆的跑到电梯间,路上偶遇烛台切也就打了个招呼就跑走了。
除了电梯,他看见便衣的三日月,但是跟上一次和他出来去不一样的是,穿衣风格似乎是变了个人,黑色低领里衣外面套了一层放风用的皮夹克,黑色的瘦腿裤子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领口挂着墨镜的地方有一道并不显眼的疤痕,可能是在溯行军的试验基地弄出来的。
“怎么连衣服都没换?”三日月揽过鹤丸,亲了亲他的额头。鹤丸笑着叹了口气,“这不是着急见你嘛,况且这又不是约会,要我穿什么下次再说吧。”
“穿什么都行么?”
“恶趣味禁止!”

鹤丸坐在三日月的车上也没停下忙活。把手里的资料一遍一遍的核对着。
“在干什么?”三日月瞄了一眼,又将注意力放在路况上,最近很不太平,很多居民家的孩子都失踪了,他们这次去就是去解决一个当地商户家里千金大小姐的失踪案。司令派任务下来的时候三日月是真不想管这档子事,结果鹤丸说接。接接呗…三日月觉得鹤丸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维护社会治安是第一舰队的事,跟他们第三舰队一星半点的关系都没有。况且第三舰队上上下下都在忙着反叛的大计划,唯二比较闲的上层就剩下他们俩了。
面对三日月的疑问鹤丸头也不抬,“核对资料。”
“谁的?”
“一群人。”
“锁定嫌犯了?”三日月遇到红灯停了下来,他凑过去看了看鹤丸手里的资料,都是最近的失踪人口“这些不是早都看过了么”
“最近失踪的人…”鹤丸顿了顿,“全部都是没有第三性别元素或者没有哨向属性的。明明我去塔里查的时候还很少…”
听到鹤丸还潜入了【塔】,三日月有些讶异,“胆子这么大啊,什么时候去的?”
“你走的第二天,啊…前面路口左转。”
“我记得不是这么走的啊。”
“谁说要去管那个臭脾气的商户老板了?”鹤丸抬起头勾起嘴角狡黠一笑。三日月挑了挑眉,“得令。”
七拐八绕的进了一个只能单向行进的巷子里,鹤丸让三日月停车了。三日月也不去问鹤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不至于把自己给卖出去。鹤丸拉着三日月在纷繁复杂的巷子里绕来绕去的,三日月暗想要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绝对走不出来。最后在一个有些破旧的居酒屋前停下了。
“你拉我来是来喝酒的?”
“有一半动机。”鹤丸硬把他拉进店里,径直上了二层。和一楼的喧嚣不同,相比起来要静上很多。
鹤丸国永径直走进最里面,有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门,上面写着“新选组万事屋。”
“三日月,这就是,新世界大门。”鹤丸说着转动了门把,推门进去。
“晚上好我是没有预约过的鹤丸国永!”
里面的人像是习惯了一样,加州清光在沙发上合着新买来的花草茶,打着手机游戏,“晚上好没有预约过的鹤丸先生,需要预约的情报屋堀川国广在楼上。”
“辛苦啦!”
不由分说就拉着三日月准备进去,走到一半被清光抬手拦住了。“麻烦问一下后面这位是谁?”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停下来对着清光说,“第三舰队上校。”
一旁整理资料的大和守安定手一抖把东西掉了一地。加州清光也愣住了,在他的印象里,鹤丸国永的恋人三日月宗近应该是死了才对,葬礼他都去过了——虽然是个衣冠冢。
三日月主动松开了鹤丸的手,“你去吧,情况汇报给我就是了。”
鹤丸点了点头跑去了楼上。
三日月转身对盯着他的加州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鹤这段时间拜托你们照顾了。”
加州立马反应过来三日月宗近没有死的情报并没有贩售许可。
三日月在沙发上静坐了一会,鹤丸就出来了,“完事儿啦!喝酒去!”
“楼下么?”
“你可当。”鹤丸下来的时候还跟着一个长黑发男子,一边耳朵上带着红色的耳钉,看起来是和谁的一对。
“和泉守,你去么?”鹤丸转身问道。被唤作和泉守的人摇了摇头,“昨天和长曾弥大哥喝太多了。”
“这样啊。”鹤丸耸耸肩作罢了,拉着三日月就要去喝他个昏天暗地什么的,算是这两天的消遣,也是庆祝三日月回来。
大和守整理好了文件,刚好向鹤丸挥挥手,“慢走,鹤丸先生小心喝多了回不去了。”
“没关系啦!三日月回送我回去的…欸等等!三日月你开车了…啊…我一个人啊…”
“那鹤也少喝点吧。”
两个人的声音随着关门的声音逐渐隐去了,大和守趴在沙发背上笑道,“感情真好啊两个人。”
加州抬起头盯了他好半天,连手里的游戏失败了都没有注意。
大和守低头疑问的看了看他,加州叹了口气,又低下头,重启游戏,“算了…指望你努力一点可能希望渺茫。”

三日月下楼之后并没有和鹤丸停留,他们立刻上车。三日月发动车子,手机定位了目的地。鹤丸轻笑,“你不喝酒啊?”
“反正你也没那个意思。”三日月眯起眼睛揽过鹤丸浅浅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你是在这里汇报工作还是回去?”
“这里吧,我可不想把工作和做爱弄到一起去。”

鹤丸在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听过受害者的一两个名字,他有印象,在【塔】里曾经看到过这几个人。之后觉得蹊跷,司令派任务的时候他就跟三日月说必须接这个,三日月答应了,他立刻开始整理资料,果不其然如料想的一样,失踪者全部都是只有一项元素的。
用鹤丸宗近的话来说,就是【适合试验的小白鼠】。
“所以你怀疑是政府主导的?”三日月打了一把方向问道。
“对,政府不可能再像原来那样大规模的找人了。实验基地的事情被他们强行压了下来,而且他们认为你和鹤丸宗近都死了。”
“这么说来确实有点道理……而且那个坏脾气的家伙对于女儿的态度也是前后不一。”
“欸?这我还不知道。”
三日月今早就去各个案发地点找了,都是人流量大的地方,不过想来也是,绑架嘛,要么是荒郊野外要么是大人流量。
于是他去找了那个商户,一开始报案时的态度非常诚恳,大有一副不找出来女儿就不罢休的姿态,可是三日月去拜访的时候态度却非常不配合,甚至是强硬,而且拒绝让他继续问下去。茶泡了三次都没换,三日月识相的离开了。
“唔…受害者的线索套不出来就很奇怪了。”
“可能是施压了。”
鹤丸点点头,继续说道,“这次我让堀川他们帮忙,情报屋果然靠谱,找到了这个。”鹤丸从大的牛皮纸袋里掏出了一个塑封袋,里面装着一个小瓶子。对于曾经打入内部的三日月再清楚不过这是什么。
“极化液。”
“是的你真棒,就是这个,虽然没有办法直接上去怼,但是我们可以锁定目标了,这样找直接证据就好找很多。”
“这样啊。”三日月沉吟了一下,“政府可能不仅仅只有溯行军这一只内部部队吧?”
“你的意思是?”
“这次为什么把任务交给第三舰队?”
“莫不是…”鹤丸瞪大了眼睛,“喂喂我们要和他们打么?那可是精锐兵!”
“也不是打不过。”

鹤丸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那你和司令汇报吧。”
“那是自然,不过现在还是要找出直接证据比较好。”说着三日月一脚踩下了刹车,“比如现在硬碰硬的话就比较有机会。”
“什…”鹤丸还没反应过来,一发子弹就打中了防弹玻璃。

TBC

——————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百物语,准备删了然后发合集出来…重新开了一下因为隔了太久远了,笔触文风相差太多…不忍直视不忍直视…

评论(2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