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禁止转载注意*】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担,正在变橙…【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三日鹤】同一屋檐下两条绳的蚂蚱

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BB子 的点文【?】梗也是来自她
你们太太嫌弃我发刀子感觉我再不撒糖他下一秒就要真剑必杀了我

部分OOC【瘫】真是越来越不会写他们了

对讲机里的声音刺啦刺啦的响了起来,鹤丸调了调频,让声音清晰起来。
“警视!警视!那个怪盗3130在B大厦出现了!”
“是是是知道了,我在往那边赶。”鹤丸猛踩油门,关掉了车载对讲机。
怪盗3130是鹤丸给那个恶劣的怪盗起的绰号,因为他遇到他的那天鹤丸接手的第130起案件,恰逢三月份,于是就给那个怪盗先生起名为3130。
爬到了顶楼,3130就在边沿站着,也不逃也不脑,只是带着面具和黑色高帽子站在那里,柑蓝色燕尾服加上黑色披风,让这个都市传说火遍了全市,一大批女孩搜集着他的情报。而在鹤丸看来他就是个看似绅士的变态假面而已。
“喂!”鹤丸不顾阻拦就一步踏上前去,“不逃跑就下来乖乖被我逮捕。”
“警视先生不想知道我是谁么?”
“被我抓住了迟早要知道你是谁!”鹤丸掏出随身所带的配枪,将枪口对准了3130。
恰巧这时3130摘下了面具和帽子,瞳孔中的新月蕴藏的只对一人的温柔毫无遮挡的漏了出来,“警视大人,舍得么。”

“哇啊啊啊啊啊啊三日月啊啊啊啊!!”
鹤丸一身冷汗的从床上弹起来,手里的被子都被他攥的全是褶皱。
“哈……怎么了…”三日月打了个哈欠悠悠醒转,慢慢坐了起来,看着身旁一脸惊魂未定的竹马恋人,“一大早就这么叫我起来…莫不是新的惊喜…唔…”
鹤丸不由分说就捧着三日月的脸,使劲揉吧揉吧,这里扯扯那里看看,发现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他叹了口气,“我梦见那个死变态了。”
三日月眉角抽动了一下,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那个怪盗?”
“啊……是啊…居然还梦见他把面具摘下来,结果是你!!吓我一跳啊我都开枪了啊我的妈耶。”
三日月一大早醒来就接受了这么个危险信息立马清醒了,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问鹤丸。
“我要是真是那个死变态怎么办。”
“真要是你啊…”鹤丸也没当回事,以为三日月跟他开玩笑呢,把手比成手枪的样子顶着三日月的脑袋,“bang!”
“啊!”三日月很配合的倒下了,躺在了床上。鹤丸玩的开心了,然后就像小时候一样骑在了三日月身上,“我要当警察!”
“你已经是了饶了我吧警察叔叔!”三日月双手举起来任由鹤丸胡闹。小的时候老师让把自己想做的职业交上去,鹤丸毫不犹豫的写上了当警察交出去了,长大了的他如愿以偿的成了一名警察,现在已经干到了警视级别。
三日月的那张纸上什么都没写,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之后进了一家企业成了一名社畜。他父亲是一名魔术师,三日月跟父亲学了不少把戏,现在全用来逗鹤丸开心了。
但是三日月的父亲却不幸在一次表演中身亡,三日月一直以来都不相信那个鼎鼎有名的魔术师会出那么大纰漏,警察也一直说是事故,他一直不信,自己在暗中侦查。
“三日月三日月!”他听鹤丸这么叫他,他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那个…不好意思啊…”鹤丸挠了挠脸颊,“我好像把你蹭硬了哦…”
三日月略一沉吟,翻身就把鹤丸压在了身下,“那还是让警察叔叔不要那么快得逞吧。”
“什么你还想要上了警察么怪盗先生。”
“为什么不行。”
“唔啊啊啊啊我要逮捕你!三日月!我要逮捕你!”

这么一闹腾结果就是两个人都差点迟到,三日月的公司离家近,就隔了三四条街,紧赶慢赶没被扣工资,鹤丸就不一样了,刚进门嘴里还叼着面包呢就被过来把视察当遛弯的本部长抓住了。
理所当然的被骂了一顿,鹤丸只得缩缩脖子,灰溜溜奔回座位上,把笔电和乱七八糟的文件往桌上一堆,开始干活。
“警视迟到难得啊!”一旁的几个部下调侃道,“哇!鹤丸警视!昨天跟哪个女人滚了一下今天迟到啦?”
“什…!胡说什么!”鹤丸猛的一抬头瞪了那人一眼,部下倒是不怕这个好脾气的上司,指了指脖子,鹤丸这才反应上来是今天早上三日月留下的印子。
“啧…那家伙…”他低吼一声整了整领带,把吻痕遮住,“干你的活,闲的慌再给你几个案子,例如那个凶杀案听起来就不错要不你去跑跑?”
“不不不,谢谢了长官,我还是跟你抓怪盗吧。”
邻桌的搭档一期一振早就知道鹤丸有男朋友这件事,没当回事,戳了戳他的胳膊,努努嘴,“那边寄来个大箱子,不明地址,写着你名字。”
“啥?”鹤丸起身去拿,掂了掂还挺沉,用小刀裁开之后发现是一箱子的零食,全是他爱吃的。缝隙里夹了一封信,上面歪歪扭扭画了一个戴面具和帽子的卡通人物,鹤丸心里咯噔一声,打开一看,果不其然,里面标明了3130的行动地点,目标,以及时间,最后还说了一句请准时赴约,这分明就是战书啊!
鹤丸用力把那张【邀请函】甩在桌子上,“今天晚上!不抓住那个死变态谁都别想睡觉!!”说着拆开一包酸奶味的薯片抓了一把就往嘴里一扔,泄愤般的嚼的咯吱响。
鹤丸国永可受不了这么明显意味的挑衅。

晚上的时候他跟三日月打了个电话说今晚要抓死变态晚回去,谁知道对面来了一句晚上见就挂掉了。嗯…好吧又不是不回家确实是晚上见不过这仙得修的够久才能见的着他了。
要怪就怪那个死变态定的点是凌晨00:00…他很棒啊!鹤丸咬牙切齿的把一颗生梅贻扔进了嘴里,他一直喜欢吃这个糖,结果3130寄来的箱子里装了好几袋子的生梅贻,足够鹤丸吃好长时间了。“警视,你哪儿来那么多糖啊。”
“别问我,一会抓着了那个变态你问他。”
一期一振拉完警戒线回头听见鹤丸骂骂咧咧的,从他口袋里顺出一颗糖,撕开放嘴里之后问他,“你怎么老是说人家变态,我觉得他挺帅的啊。”
鹤丸国永才不会告诉一期一振自己被那个怪盗调戏过呢,上次他独自赶到的时候那人居然一点都不怕的凑了上来,这让鹤丸吓了一跳,愣了一下,结果就被那边给啃了一口。
鹤丸满脸通红的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从披风里变出一朵红玫瑰插到他上衣口袋里,之后就向后跳了几步向后一仰从楼上落了下去,鹤丸立刻跑过去一看早就没了踪影。
“啊啊没事啊,你看漫画里,不都是吗…那种变态假面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专门调戏女孩子啊什么的…”
“鹤丸先生,脑子是个好东西。”一期一振把糖咬碎了咽了下去又从鹤丸兜里拿出来一颗。
“一期我跟你讲你要是再骂我就没糖吃了。”鹤丸开玩笑的夺过了一期手里的糖,装了回去。一期一振耸耸肩做他的准备工作去了。
现在是东京时间晚九点,距离两方开战还有三个小时。

鹤丸的点子手表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博物馆的灯灭掉了,不出鹤丸所料,备用电源立刻接上了,大厅再次灯火通明。可却不见半个人影,那个晶莹剔透的钻石还完好的放在那里。
鹤丸越看越不对劲,按捺不住直接冲了出去输入密码打开玻璃柜,拿起来之后一掂量,变成塑料的了。
“一期!全面封锁!”他冲着耳机那边的一期一振喊道。
“明白。”
鹤丸回身对部下说,“八田,你跟我去顶楼。剩下的在这守着。”
“是,长官。”
电梯的话可能会错过一些线索,再加上如果鹤丸进去可能会给怪盗一些可乘之机,鹤丸选择了爬楼梯,一路爬到大厦顶楼,推门冲了出去。他刚塌出去,后面就立刻响起了爆炸声,八田被退了几步,结果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八田!”
“唔…没…没事…别管我…我躺一会…”
“啧…”鹤丸在喉咙里低吼了一声。
回头边快步朝怪盗3130走去边掏出配枪,“不逃跑就给我下来被我逮捕!”
他说出这句话就觉得这个情形在哪里见过,略加思索发现这是今早的那个梦。鹤丸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他害怕这个3130下一秒就把帽子面具摘下来。
没想到的是3130真的跳了下来朝鹤丸走过来。鹤丸没有退只是将枪口对准他,“手举起来。”
3130举起双手的同时亮出了那枚钻石。
“你每次拿了东西又还回来,好玩啊?”
“没有用的东西自然还回来。”3130开了变声器,但是因为离得比较近,鹤丸还是听出了一点点本音。
“毛病…”鹤丸刚要上前一步逼近他,结果对方把钻石扔了过来,搞得鹤丸差点开枪,连忙接住钻石,到了手上完好无损松了口气,刚好一抬头对上了怪盗的脸,刚要张口就被吻上了。
鹤丸挣扎了两下结果被那人找到了敏感点,亲了两下子就软了。鹤丸还纳闷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弱点的时候,手就被自己的手铐拷在了一起。
这时八田赶了上来看到这一幕傻了一秒钟,正要开枪,3130掏出手枪对准八田,豪不犹豫了开了一枪。一张扑克牌划过八田的脸颊,扎在了铁门上。
3130直起身子,食指调起鹤丸的下巴,“下次再抓我吧。”
说完就像往常一样融入夜色。
鹤丸张着嘴啥傻站在那里,直到八田喊着警视警视跑过来。
“给我解开。”鹤丸把手递过去。
“是。”
“谁都不许说,听见没有。”
“……”
“跟你说话呢!”
“…我尽量…”
“啊?”
“不说!打死不说!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鹤丸回家都三点半快四点了看见三日月在客厅倒腾着他的文件,也没睡呢。“回来啦?”
“三日月,喜报悲报你先听哪一个?”
三日月停下手里的活,靠在沙发上,“喜报吧。”
“喜报,死变态又没偷东西,还回去了。”
“嗯。”
“悲报,你被绿了。”
“噗嗤。”三日月憋了半天愣没憋住,一声气音漏了出来。“唉你被绿就这么开心啊?还笑!我跟你讲,那个死变态,就那个3130今天直接把我拉过去就亲!!舌吻哦!舌吻!”鹤丸呢躺在三日月腿上抱怨着3130干的好事儿,“唉你咋就不生气呢!你是不是也把我给绿了!”
“没有的事,哪敢绿警察叔叔啊!”
“三日月我跟你讲我今儿心情特别差少给我开玩笑。”
“是是是,哈哈哈,来,开心点。”三日月打了个响指手里变出来一朵白玫瑰放到了鹤丸嘴上,然后俯身亲了亲花瓣。
鹤丸撇了撇嘴没憋住笑了出来,他把花拍在三日月脸上,“少来…你是真不生气啊?”
“不。”
“你果然不爱我了。”
三日月只是笑笑没说话又从鹤丸空无一物的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喂到了他嘴里。
这时鹤丸眯起了眼睛,不再说话。

鹤丸这两天不知怎的开始热爱打扫卫生,而且这两天上司给他放大假,就天天在家里干活。三日月每天回家就看见鹤丸在擦地板。
“你是不是贤妻属性觉醒了。”
鹤丸把抹布扔了过去,“闭嘴去吃饭。”
直到有一天,鹤丸把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拍在了三日月面前,三日月才知道他老婆的刑侦能力不是盖的。
“我说你怎么不生气。”鹤丸把纸展开,又把那个【邀请函】放在了一起,发现上面卡通人偶的笔触差不多,显然邀请函上的成熟一点,废纸上的大抵是练习作。
“合着那个死变态就是你啊。”
三日月冷汗直冒,心想这圆也圆不回来,正想着托辞,鹤丸就坐到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跟警察叔叔坦白免你不死哦。”
“是这样的…那个…你信么?”
“三日月宗近的话我全都信,死变态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三日月从未这么紧张过,哪怕从楼上跳下去都没有。
三日月回老家的时候在他父亲的书房里发现了一个暗房,里面居然是原来的都市传说怪盗大人的一身装备。
他父亲死的太突然了,三日月决定从这些里找线索,发现和宝石有关。于是他成为了新一代的怪盗,而且穿上那身衣服的时候还有点小激动。
之后就变成了新一代的都市传说,当然没想到的是好死不死撞上了他的竹马鹤丸,而且还是他们成为恋人不久后。

“就是这样…”
三日月抬眼看了看鹤丸的表情,发现他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于是又补充说道,“那箱零食是我寄的…然后…你那时真的很好看…”
鹤丸不发话,三日月也不敢妄动。直到鹤丸拿起手机,连摁都没摁开就说了一句,“喂,精神病院么?我男朋友是个傻子。”
说完看着一脸懵逼的三日月哈哈大笑,“三日月你跟我说啊?咱俩演戏不会啊?反正上头也没强求我一定要抓到,你跟我说完了我放你跑不就完了?里应外合还方便啊?三日月你是不是傻啊哈哈哈哈?”
“不是…”现在轮到三日月傻眼了,“我觉得你的梦想就是当警察什么的…然后再让你这么帮我…”

鹤丸听了这话,跑到三日月跟前,也跟他一样坐在地毯上,“三日月啊三日月你是真傻啊…说白了你那个行为算不上什么大事,因为你都还回来了,而且你还不容易把交上去的白纸写了字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总有一天找到那个东西是要偷走的。”
鹤丸歪着头,好像是在思考,最后又像是放弃了一样垂下头,“那个时候再说那个时候吧,反正你用完还会还回来对吧”
三日月点点头,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话到嘴边又给咽了下去,就这么张着嘴。
鹤丸欠身吻住三日月,纠缠了一会就放开了,“算是那天晚上还你的。”
三日月叹了口气,移开了眼睛,“抱歉啊…”
鹤丸摆了摆手说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提醒他下次再有些什么两个人摆出来更好解决一些。
“不过啊三日月宗近。”正当三日月以为这事儿过去的时候鹤丸又说道,“你是不是穿上那些装备就会变得变态啊?”
“……少侠冤枉。”
“那就你是穿上那身装备就会释放自我?”
“……我不是我没有……”
“行了不用解释了三日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哦呀我怎么了?调戏一下工作中的恋人不应该么?”三日月理直气壮.jpg
“没毛病…”鹤丸国永笑面轻僵.jpg

“警视!那个,那个3130!在您可接触范围内!”
精明能干如鹤丸部下,他们居然辰三日月不备在他口袋里放了追踪器。这使得躲在铁塔角落里的三日月吓了一跳。
“你的部下可真厉害。”三日月听见鹤丸耳麦里的声音,从兜里拿出了追踪器,向空中一抛,鹤丸一枪命中,追踪器结束了他的使命。
“那你可以为呢,你也不看看谁带出来的。”鹤丸亲了亲窝在自己肩窝里的三日月,朝对讲机那边喊话,“他发现了你们快点到。”
“你说谎的能力真厉害,警视。”
“没您厉害。”唇齿纠缠间鹤丸喘着气瞪了三日月一眼,“现在这算什么,我答应帮你不是让你和我偷情。”
“可是今天的货也没什么用啊?”三日月舔了舔鹤丸的嘴唇
“我该走了,你的部下就要来了,一会见。”
“等会,惯例的下集预告呢?你下次的目标是什么?”
“下次啊…”三日月亲了亲鹤丸的额头,带上面具和帽子,像往常一样打了个响指,一朵龙胆出现在三日月手心,他把他放进了鹤丸的口袋。
“下次就把你偷走吧。”
还没等鹤丸反驳三日月拐了个方向就消失了。
“真是的又不是见不到了,还给我来这套,回去怎么着也得问出来。”

“警视!鹤丸警视!”不一会八田飞似的跑到了他身边,身后跟着一期一振。
“警视!你没受伤吧!”
“没有…欸!他没还东西!”
“鹤丸,手指上。”鹤丸听见搭档的提醒抬起手看了看,无名指上赫赫然是那枚刚刚丢失的绿松石戒指。
鹤丸翻了个白眼在内心咆哮了无数遍三日月宗近你去死一死吧求婚还用别人家的东西。之后将东西扔给一期,准备离开。
“鹤丸。”
“嗯?”
“我怀疑你通敌。”
听着这话鹤丸冷汗直冒,该说不愧是一期一振么。
之后一期突然笑了出来,“开玩笑的,结婚了请吃饭吧。”
鹤丸瞪大了眼睛看向一期一振,满心卧槽的想这个男人这么可怕的么!!他肯定知道了他全都知道了!!不过鹤丸还是打心眼里信任一期的。
“好啊,到时候我在婚礼上被偷走了,你作为搭档一定要来救我啊。”
“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他会还回来的。”
“那我估计我这辈子都回不来了。”
鹤丸朝一期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了刚刚3130塞进去的龙胆花,朝漆黑的夜里扔了出去。
“来偷我啊,死变态。”

FIN

————————
ummm最近不更长篇的原因是我还有个合志的稿子让我日…
日完稿子我就马上去写
那个…梦间集真好玩…金铃儿真好看…
【日常吹铃儿1/1】

评论(3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