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风见鸡

BGM:二宫和也:风见鸡
开头部分引自二宫和也主演电影《青之炎》
不要问我为啥老是二宫和也!我爱他!【你够】
——————————
我喜欢的东西
公路赛车
骑上公路赛车所看见的世界
妈妈煮的菜
遥香生气的脸
大门差劲的画
吉川的冷笑话
纪子的裸体素描
说梦话的狗
L.W哈伯101
唱中国语歌的王菲
齐达内的控球
库斯图里塔的电影
Tom Waits的歌声
烤得焦焦的培根
没有洞的甜甜圈
吃了不会头痛的冰激凌
海龟下蛋
不吵人的蝉鸣
彩色的熊猫
无底洞的口袋

刹车声和撞击声前后响了起来,道路两旁的信号灯还响着禁止通过的嘟嘟声,鹤丸的最后一个意识大概就是给三日月打个电话,跟他说今天晚饭不回去吃了。

三日月在医院里的小花园里抽着烟,他很久没抽过了,烟是从自动贩售机胡乱选的牌子,他甚至都没见过。
果然是抽不惯劣质烟的三日月,不到半根就被烟草味呛出了眼泪,之后就停不下来的哭着,草草的将烟熄掉,坐在长椅上,双手合十变成祈祷的姿势,抵在额头,咬着牙不让哭泣的声音露出来,可是完全忘记了掩饰不住的气息。
大概十分钟之后,他回到了医院里面,在各项手续的家属一栏里签名的时候像是签文件一样,手都没有抖。只是再次看到逝者的名字的时候,心神乱了一拍。
鹤丸国永,八月十五日死于车祸。肇事者疑似疲劳驾驶,未看清信号灯,高速冲了出去,撞上了受害者的右侧车门,受害者因为身体遭受重击,抢救无效,于二十一点三十四分死亡。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杀了那个同样躺在病房的人的,凭什么他还好好的躺在这里,他的鹤丸却再也见不到了?!甚至三日月竟想着要是撞上的是鹤丸前面或者后面的车,让他们代替他死就好了,现在的他们应该是在家里吃着热乎乎的牛肉火锅商量着周末去哪里玩。
三日月是走回家的,他把他的车扔在了医院,要是开车他说不准也得撞上什么人。
他冲了个澡,躺上床的时候是十一点四十五,十五分钟之后他闭上了眼睛。
出了奇的他没有做什么噩梦,这一夜意外的睡的很好,半梦半醒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大概是他家养的猫。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太过平常了,没有精疲力竭也没有情绪低落,甚至听见了他的恋人像往常一样对他说早上好。
他确实听到了。
“早上好,三日月。”
“鹤…?!”
“早上好,三日月。”他面前的鹤丸穿着和平日无异的居家服,拉开了窗帘,回头对他说早安。
阳光找进来的时候,三日月笑了。
“早,鹤丸。”
他们像往常一样煎了两个鸡蛋,用黄油涂满了两片面包,倒了一杯牛奶一杯果汁,拿出了两片培根。
这一切都是鹤丸做的,三日月一直在他身边,或者说是在他身后抱着他,当他将鼻子埋在鹤丸脖颈的时候他闻到了消毒水和淡淡的血液的味道。鹤丸将两个盘子摆好,“抱歉啊,那个味道怎么都弄不掉…我今天早上还特意起来洗了好长时间。”
三日月闻言将手伸进他的T恤里面,果不其然摸到了长长的疤痕。
鹤丸把三日月的手拉出来,放到自己的左胸上,胸腔里面咚咚的响声让三日月感到安心“不是尸体哦,我回来了。”
“就算是尸体也拜托别离开了…”三日月再次把头搁在了他肩上。
“放开啦…我没法走路啦!吃不吃饭了你到底!”
被赶走的三日月乖乖的坐在了座位上,等着鹤丸将餐盘放到他面前。等鹤丸坐到了他对面,喝了一口果汁,三日月才慢条斯理的开始吃饭。
“上班要迟到了哦,我不用去你也不用么?”
“嘛…请假了其实…”
鹤丸抬眼看了看三日月,两个人一起笑了出来。
“我想喝果汁。”三日月说
“自己去倒。”
“我想喝你的。”
鹤丸盯了他好久,撇撇嘴把自己的杯子推到了三日月面前,然后从他面前夺走了牛奶。三日月好像很开心,他把嘴唇贴在杯沿上呡了一口,刚好是鹤丸喝过的位置。
“一大把年纪了还跟小孩子一样,丢不丢人。”鹤丸将最后一口鸡蛋咽了进去。三日月不说话,低头吃着他的早餐,听着已经吃完的鹤丸絮絮叨叨说着他的经历。
“你要知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在太平间躺着的时候真的吓死我了,我以为我是鬼来着,结果好像确确实实是人,那时候十二点整。我听到有人来了,就赶紧躲起来了,趁着他们忙我就跑出去了,最后七拐八绕的出了医院,看见你的车在医院里我还以为你没走呢,就在医院里找了半天,结果碰到个人,你猜怎么着,那人居然是撞我那人的家属,以为见了鬼就赶紧跟我道歉啊啥的,我说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见到三日月了么,他问你是谁,我说我家属,他哆嗦着说你走了我就赶紧跑回来啦,幸亏门口大花瓶底下有备用钥匙,然后看到你在睡觉我就钻到你怀里啦,居然没把你弄醒,当真是累了吧你。”
鹤丸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三日月听完心里特别开心,只剩下感谢神明大人了。他犹豫了一会,“我去医院拿车,我想和你出去玩。”
鹤丸点了点头说在家等着,三日月不放心,鹤丸实在经不住三日月磨,大夏天的愣是带上口罩带上帽子出门了。
路上的时候三日月一直拉着鹤丸的手,生怕下一秒他就不见了。因为天气太热了,他们又挨得很紧,汗珠从三日月身上流了下来,沾到了鹤丸身上。
鹤丸虽然是正常人的体温,却是一点汗水都没有,而且他自己也没觉得被捂着有多热,三日月有些担心,鹤丸到觉得没什么,“一个死人出汗了才奇怪嘞。”他的声音被口罩弄得闷闷的,穿出来的时候让三日月听的耳朵痒。

他们发动车子,漫无目的的开到郊外,又漫无目的在凉爽的乡间走着。他们走到了森林里,走到了小河边。鹤丸脱了鞋在水里踩着,三日月拉着他的手在岸上走,“水太凉了,上来吧。”
鹤丸有些疑惑的偏偏头,“不凉啊?你摸,是温的,跟你的体温差不多?”
三日月蹲了下去,将手伸进小溪里,山间的水清澈且刺骨,让他的手稍稍抽动了一下。“你看,不凉吧。”鹤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嗯,你小心点,别摔跤了。”三日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再次拉起他的手,任由他在浅滩边踩起水花。
水流变急了,鹤丸回到了他身边,把鹤丸拉上来的时候,三日月觉得鹤丸的体温有点下降了,以为他是冷了,查了些吃饭的地方,拉着他去吃芥麦面。
吃面的地方有一面涂鸦的墙,鹤丸说想写点什么东西,又不知道写什么,三日月说,那就写你喜欢的东西吧。
鹤丸犹豫了一会,拔开笔盖,边写边念叨,“我喜欢的…嗯…汉堡肉!每天早上起来的阳光,还有盛果汁的玻璃杯…”
鹤丸写了好多好多,最后他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三日月宗近。
他们回去了,这样和往常无异的生活缓慢的过了一年,差不多在第二年夏天结束的时候,他们又去了那个去年去的郊外。
那个时候的鹤丸国永,已经变的冰冷了。
“夏天…要结束了呀…”鹤丸拉着三日月在小路上蹦哒着走着,时不时蹲在路边看着已经结了露水的小草。
跑累了,又像是鸟儿一样回到三日月身边,“很温柔呢…天空。”
夏末的风有些凉爽,鹤丸像是被风声诱惑一样,闭上眼睛,他用仙台的方言跟三日月说笑着。
三日月听不懂。
一年间,鹤丸几乎与常人无疑,但是他的记忆几乎是在倒退,并不只是记不清东西,他几乎忘了他与三日月的相遇,是谁告的白,他们第一次约会。
他和三日月的记忆在消失。
三日月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察觉到动向的时候,他将一切与鹤丸的回忆都记了下来,但是直到有一天连那些字迹都模糊不清,仔细看很久才能看出来写的是什么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在用他与鹤丸之间的回忆去创造他和鹤丸新的故事。
“三日月!”鹤丸笑着,他将鞋子脱下来了,用鞋带将它们绑在一起,“我们比谁扔的高好不好。”
“好。”
三日月也将鞋子脱下来,学着鹤丸的样子将鞋子扔了上去。
鞋子落下来的时候,三日月的心也落下来了。他问鹤丸,“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么。”
“死?说什么呢三日月,我要是死了,怎么还会站在这里。”
看吧,三日月像是猜中了结局,记忆是随着体温流逝的,鹤丸的体温成为极地的浮冰的那一天,他所有的记忆都随着体温烟消云散了。
三日月看着暗红色的天空,看着他不熟悉的恋人。
“鹤,听着。”
鹤丸国永的注意力从路边的小花那里转移到了三日月这。“怎么了?”
“鹤,你可能忘了。”三日月握紧了拳头,他知道他话一说完的后果。
“五年前你刚毕业然后到我的公司面试,之后我们相遇了。半年后我坠入了你的爱河,我们在一起了。初次约会是在夏季,跟现在一样的时节,你拉着我去吃你喜欢的月见乌冬。第一次接吻是在圣诞节,我送了你一条并不怎么好看的围巾,它现在躺在衣柜里。第一次抱你是新年,之后我们同居了三年。”
“去年八月十五日二十一点三十四分因为车祸抢救无效身亡,可八月十六日凌晨你又回到了我身边。”
鹤丸愣愣的听着这些他不熟悉的事情,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新钻回了他的脑子。那颗被逐渐填满的心脏渐渐的慢了下来,可能再过一会他就会停止跳动了吧。
他的手心开始出汗,他去拉三日月的手,之后他感觉到了他和他的温度差。
“三…三日月…”
“对不起…”三日月低着头,“我早该发现的…你已经回不来了…”
鹤丸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他眨巴着眼睛,愣愣的看着三日月之后他捧着他的脸亲吻,“好啦别难过了…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我居然忘了我爱你。

鹤丸的身体逐渐变的透明,他念叨着什么。
汉堡肉
早晨起来的阳光
盛果汁的玻璃杯
有夏天味道的西瓜汁
莺丸的茶
一期一振的兜帽衫
平野藤四郎的软发
……
三日月宗近。

之后鹤丸消失了,就只是那样,融进了三日月的记忆。
风向鸡因为转动在三日月背后吱呀吱呀的响着。

逐渐结束的夏日化成风,竖起耳朵闭上眼睛,成为我与你的未来。

成为我与你的未来。

FIN

评论(3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