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小号【你想啥呢你是岚色的呀】里面全在吹顾子熹
刀厨爱豆坑,刀男三日鹤洁癖,文野主双黑,但杂食,利矮子我男人…边写文边画画…两样都不怎么好…Arashi深坑,黄团担,拒bp,拒四人团。【nino好啊翔哥哥好啊】
无敌鹤吹清光厨日常出轨三日月,爆吹伊达组,拆伊达组f4的都是阶级敌人,拒绝ky。接受不了请取关,但也不要告诉我你有多不喜欢我,我不想知道谢谢了。
脾气不好雷点多,不喜欢就关掉别让我知道,不听取除dalao或熟人以外的任何意见。不会跟你谈人生警告一次再ky就打爆你

【三日鹤】夏祭り

摸鱼产物
我保证摸完这篇就滚去写魔法少女
喜欢夏天,所以想写夏天的三日鹤。
夏天的三日鹤是波子汽水味的!
幼驯染
如果想加BGM的话就是ゆず的《夏色》吧
————————
夏天夕阳染红了云彩,鹤丸开着和室的门,还浪费的大开空调,和式风铃被微风吹得在夏日的空气里叮当作响。鹤丸穿着睡衣,一脚在被子外面一只手在枕头底下,睡得香甜。母亲的声音传了进来,让鹤丸小声哼哼了一声,之后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这孩子!”母亲进屋之后看了看大开空调摇了摇头,把鹤丸的被子掀开 ,揪着全身瘫软还睡的迷迷糊糊的鹤丸的胳膊,“三日月来了,你们不是约好了去祭典么?”
“嗯嗯···你让他等一下我马上···”鹤丸慢悠悠的爬起来,心想明明大学都要毕业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管我。他脱掉了睡衣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去年那件柑蓝色浴衣,临出门之前又被母亲塞了一把团扇,又带了一壶的茶才肯放鹤丸走。
鹤丸匆匆跑出宅子的大门,从背后给正在等他的三日月一个大大的拥抱,“哟!久等啦!”三日月被抱住了才反应上来,他转身对鹤丸笑,“不着急,祭典还没开始呢,你要吃点东西么?”
鹤丸摇摇头,他看了看三日月身上的浴衣,是黑色的鹤柄,脸一红就把头转过去了,这身是去年回家鹤丸和三日月没衣服穿了一起去店里看的,本来三日月说鹤丸穿这个合适,他本人到不乐意,因为他名字的缘故鹤柄的衣服实在太多了,随口说了句“你把我穿在身上好啦。”没想到三日月真的买了下来,因为鹤丸的强烈要求并没穿成,今年不打招呼直接穿出来了,鹤丸也不可能大街上把他衣服扒下来。
“那我们去走走?”三日月正准备拉鹤丸的手,被鹤丸躲开了,他把团扇插在背后抱起保温壶进了自家宅子旁边的小花坛,走到最里面种龙胆花的地方把保温壶放进花丛里。三日月笑了出来,“你还没改啊?”鹤丸拍了拍衣服上的土,“怎么可能改掉啦!”
鹤丸从小就把那些带不回家的游戏碟漫画书包好放在这里,然后晚上再蹑手蹑脚的跑出来拿。还有妈妈给带着的鹤丸认为是累赘的也暂时寄存在龙胆花这,回家之前再拿出来。有一次他自己买了两盒点心。放在这里就去玩了,最后想起来要和三日月一起吃的时候再来这里发现不见了,哭的撕心裂肺三日月听了都沉默,最后还是三日月又买了果子塞到鹤丸嘴里才停下。
“傻瓜,两盒点心而已呀!”
“我想和你一起吃嘛…”鹤丸嚼巴嚼巴嘴里的的东西,红着眼跟三日月解释,最后超级不甘心的每天给三日月带早饭,持续了一个月之久。
鹤丸从草丛里出来,拉着三日月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走着,不知不觉走上了一个大的缓坡。马路比平地高出来很多,坡的两侧是草地,在往下就是小河。
鹤丸拉着三日月跑到河边,把扁平的石头往水里扔,有的能跳好几下,有的只能噗咚一声沉下去。
“你原来能打几个来着?”
“七八个吧?”三日月挑挑拣拣拿起一块石头,平着扔了出去,石头只跳了两下就沉了,引得鹤丸笑的不停,“三日月你是开火箭倒退嘛哈哈哈哈哈”鹤丸随手拿了一块石头往外扔,结果用力过猛直接扔到了河对岸,没想到一声惊呼,大抵是吓到人了吧,那边的人似乎没什么事,石头也挺小的,鹤丸吐了一下舌头就被三日月拉起手跑上了马路。
他们没有停,一直沿着坡道跑着,蝉鸣声一直伴随着他们,之后两人都开始笑,直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来,鹤丸被自己呛到不停的咳嗽,三日月眼泪都要出来了。
他们回头看了看跑下来的缓坡,柏油路被夕阳染成橙红色,电线杆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他们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影子,像是雪糕一样粘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唉车技不好就不要带人嘛…”
“是你在后座不老实。”
“我哪有…就是…蹬了一下地嘛…”
国中的时候三日月骑车上学,第一天的时候鹤丸特别不开心,因为没人陪他回家了,第二天放学的时候三日月说我带你吧,鹤丸特别爽快的答应了,一下就跳上了三日月的后座,左手抓着后作的前沿,右手握着拳头指向填空,“走喽!”
三日月第一次带人,有些不太熟练,但是因为鹤丸很开心的样子他也骑快了一些,下坡的时候,他抓紧车闸,一点一点往下滑,还剩一半的时候鹤丸等不及了,放在踏板上的双脚轻轻蹬了一下,没想到三日月那时刚好松手了,车子向下高速滑了出去。鹤丸吓的抱紧了三日月的腰,直到三日月停了下来他还不撒手。
只不过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草丛里了。
第三天,鹤丸如愿以偿的和三日月走回家了。国中也是,高中也是,大学也是。
两人一同考上庆应,选的专业却不一样,三日月选的经济,鹤丸选的文学。逢年过节一起回家,每次都是鹤丸到三日月宿舍楼底下等他,慢慢的经济系的也快认识鹤丸了。

兜兜转转的到了办祭典的地方,饿着肚子的鹤丸二话不说就跑不见了,仿佛习惯了一样,三日月在原地等候。
回来的时候鹤丸拿了两个鲷鱼烧,头上多了一副狐狸面具,“kon!”他比着狐狸手窜到三日月面前,将买来的东西递给三日月。
三日月笑着接过,指了指那边的小摊,“要去捞金鱼么?”
“好啊。”
鹤丸转客为主的拉着三日月去捞金鱼的摊点。三日月很小心的把网子伸进了水池里,只是静静的等着鱼儿游到可见范围内轻巧快速的捞起来。鹤丸沉不住气,试了好几次都没捞上来,好不容易捞出来一只还把网子弄破了,气的他把网子一丢,蹲在旁边扇着团扇看三日月捞。
三日月捞了三只,两只都给鹤丸了。
卖章鱼烧大叔的铁板刺啦刺啦作响,鹤丸和三日月一人拿了一根苹果糖,吃的舌头都变色了。接过了一大盒章鱼烧,三日月扎起一个放进嘴里,却被烫的嘴都合不上。
鹤丸一手拿着章鱼烧一手拿着扇子给三日月嘴里扇凉风,“三日月你是不是傻,你是不知道烫么。”
好不容咽了下去,三日月眼泪都要出来了,“这真是堪比小狐做的芥末寿司啊…大人的味道大人的味道。”鹤丸无奈之下去买了两瓶波子汽水,打开了递给三日月,“你别一会扔掉了,瓶子要还的。”
“知道了知道了。”三日月摆了摆手,两人坐在长椅上休息,大家都在赶祭典,四周静悄悄的,几只萤火虫在空中飞舞着,像是萤色的星星。
鹤丸的手不经意碰到了三日月的,似乎想勾住他的小指,最后又被三日月紧紧的握住。
鹤丸低着头,眼睛移向了别处。
三日月抬手,一只萤火虫便落在他手心里,闪了两下又飞走了。“高中毕业的夏天你拉我去桥下看萤火。”三日月闭上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甜美的事情,“最后等了一晚上都没有萤火,你却靠在我肩上睡着了,我把你抱回去的时候咱俩被你妈妈和我妈妈骂惨了。”
“嗯…别提了,你妈真凶…”鹤丸像三日月说的那样,靠在了他肩上,也闭上眼睛。三日月身上有好闻的香味,也许是因为三日月的妈妈喜欢给他随身挂一些香包吧,像是兰花味,又像是艾草味,或者别的什么,鹤丸对这些不很清楚,都把他归为三日月的味道,被这种味道包裹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要去参拜么,这会应该人少了。”
“好。”
他们在还完波子汽水瓶子之后又去参拜,不管路上的人怎么看着他们,三日月的手都是牢牢的抓着鹤丸的,生怕他像个孩子一样跑丢了。
来参拜的人果然很少,只有一个老奶奶,抱着一只猫咪。
老婆婆投了三枚硬币进去,摇了三次铃铛,猫咪从她怀里跳了出来,老婆婆拍了拍手,低头闭上眼睛,猫咪喵喵的叫着,似乎也在向神明说着他的愿望。
鹤丸看着老婆婆扶着栏杆颤巍巍的离开,猫在他的前头引路,时不时回头看看老婆婆,等她下完最后一个台阶,蹭了蹭她的脚踝,像是鼓励一样。之后就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子,婆婆快走了几步上去掺着不好走路的爷爷,消失在了视野里。
鹤丸轻声笑了出来,三日月问怎么了。
“我们老了以后要养一只猫。你走不动了我替你上来参拜,你在台阶下等我。”
三日月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还要在和室里养龙胆花,在院子里种向日葵,在小鱼缸里养鱼,养你喜欢的。”
“你说这些能实现么?”
“不知道,所以才向神明大人参拜呀。”
“那神明大人能听到么?”
“如果是鹤的话一定可以的。”三日月拉着鹤丸走到了门口,“因为神明一直眷顾着白鹤啊。”
“那我就许愿神明大人能听见我和三日月的愿望,之后让我们一直在一起。”
“老了以后要一个不大的和室,养猫养鱼养花养你。”

他们手牵手走出神社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好像烟火要开始了,鹤丸把三日月拉住不让他去高地,他们逆着人流,往丛林深处走去。
“这里。”鹤丸停下了,脚底是在崖边开放的小花。鹤丸指向天空,像是信号一样,天空升起了第一朵烟火。
烟火在绛紫色的夜空中炸开的时候,传过来的声音很小很小。
他们在忽明忽暗的碎光中接吻,鹤丸搂着三日月,三日月抱着鹤丸。

他们的夏日是对方的味道,也许是苹果糖味的,也许是西瓜味的。

君が好き

君が好きよ

FIN

评论(2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