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三日鹤 ABO+哨向】逆转(十一)

你鹤吃醋超可爱啊…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鹤丸全身酸痛,昨晚睡在身边的三日月已经离开了,想必是要跟他父亲去谈些事情吧。他忍着疼痛起床冲了个澡,把昨晚弄进身体里的精液清理干净。当他觉得这量多的惨惨惨不会要真怀孕吧的时候门外响起了电话。
他匆匆围了一条浴巾冲出门去,接起电话的时候门被打开了。“鹤这个样子的话我可能又要撑不住了。”电话里和面前的声音重合了起来。
鹤丸摁掉电话迎上了三日月宗近,搂着他的脖子交换了一个吻,“早安。”鹤丸眯起眼睛笑了笑。之后正色道,“司令和三条大人有什么安排?”
“嗯…这两天大概没什么事情吧,但因为我和我弟弟——就是鹤丸宗近,两人都在检非违使那里呆过,所以就打算继续开发极化,暂定人选都是还未分化的人。”
鹤丸穿上衬衫打好领带,“这样想想,一期会心疼死的,毕竟他弟弟都是还未分化的预备役啊。”鹤丸套好军服外套之后拍了拍前身,让衣服更加平整一些,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会,歪了歪脑袋,“那什么,我家小贞参与么?”
“参与,靠后了。”三日月坐在床边看着鹤丸的一系列动作,等他穿好衣服之后起身将他的佩刀拿给了他。鹤丸点头接过,把他别在了腰间。“你和鹤丸宗近?”
“是的,不满么?”
“哪敢啊…”
三日月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下巴,“你要来的话我跟父亲大人说一声好了…”
“别别别!我事情很多的没功夫陪你。”
三日月耸了耸肩,示意他没什么意见,一切看鹤丸的意愿。
两人一起出现在餐厅吃早饭的时候谁都没有惊讶,莺丸和髭切坐到了两人的对面,鹤丸头都没抬,他太饿了,昨晚晚饭都没吃就和三日月云雨云雨云雨。三日月也好不到哪儿去,只不过比鹤丸吃饭的速度慢上很多。
“做了吧昨晚?”“肯定做了。”
鹤丸一口牛奶差点喷出来,愣是被自己憋进了嗓子,立刻抽了两张纸捂着嘴巴咳了起来,三日月拍了拍他的背,给他顺了顺气。相比鹤丸三日月就淡定很多,“是啊,做了。鹤昨天可是…唔!”
还没等说完鹤丸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可闭嘴吧你不用描写的那么细致我谢谢您嘞。”转头又对莺丸说道,“莺,还有新晋预备役的未成年在这里,您小声点吧!”
“明明现在小孩子比我懂的都多…你看原来青江…”
“江江那个纯属例外。你不能指望着所有人都和清江一样污,原来那么小的时候就给我毛片看…”
“能和他媲美的只有龟甲吧。”
“清江的功力和龟甲比可能还差点。”
“这种话不是夜晚限定么为什么大白天的你们聊的也这么开心啊!”
就在四人说着成年人的限定话题的时候被飞奔而来的未成年打断了。“鹤酱啊啊!不好了!出岔子了!”太鼓钟冲到鹤丸跟前,拉着他的胳膊就想跑。
鹤丸还没吃饱呢将碟子里最后一块烤面包拿起来叼在嘴里跟着太鼓钟就跑。髭切,莺丸和三日月互相交换了个眼神,立刻跟上了鹤丸。
太鼓钟 边跑边解释状况,“我今天去训练的时候遇到了急匆匆赶去司令办公室的一期先生了,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抓着我的肩膀说让我把鹤酱你以及三日月先生带去实验室。”
几人一路狂奔,到了实验室门口门都没敲就闯了进去。
一进门就听见仪器的响动,红色的光亮将冷色调的实验室照的危险极了。鹤丸宗近一边计算着什么东西一边下达指令,一期一振和司令也没有闲着,听着鹤丸宗近的指示忙前忙后的。巨大的培养液容器里,信浓在其中漂浮着,但不一样的是,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不停的挣扎着,身上遍布着黑斑。
三日月看着这个状况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立即加入忙碌的人之中。鹤丸和剩下的人还完全在状况外,连忙问怎么回事。
“排斥反应。”稍微腾出手的总司令立刻答道,“信浓的身体出现了排斥,在这么下去哨兵会乱的,到时候就算是三日月这样的向导也救不回来了。”
这时实验室再次被闯入,鹤丸回头一看是厚藤四郎
“一期哥?大将和我说信浓身体状况不好?怎么回事?”
“厚···”一期一振还没接话,厚就跑到了盛装营养液的巨大容器面前,拍打着玻璃,“信浓?你能听见么信浓!”玻璃容器里的信浓似乎是有了反应,嗯唔了一声,但是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鹤丸宗近扔下手头的工作,制止了厚,“我说啊,那什么谁是他哥哥来着?”
一期一振站了出来,“鹤丸···”刚想继续接下去,顿了顿“鹤丸宗近先生?”
“你的弟弟,信浓藤四郎的异常可能不是药剂的缘故,我记得这个状况我之前也见到过,排斥到身体机能全都坏掉的程度。”
三日月宗近低头看着自己的弟弟,之后叹了口气,“是你自己吧。”
此话一出,鹤丸国永安静了那么几秒种,随后接道“你的意思是说信浓也是,双重属性么?”
鹤丸国永记得鹤丸宗近是哨兵向导同是存在在体内,虽然本身是个bug一般的存在,但是在极化的过程中并不怎么好受,身体机能完全停止然后休克过去的状况也是出过。
“对,”鹤丸宗近答道,“当时出现大反应排斥的情况只有我一个人”
“您的意思是说,信浓是哨兵向导双重属性?”一期一振身子紧绷,有些不太相信现在在那个培养液里痛苦的挣扎着的自己的弟弟,体内竟有哨兵向导双重元素。
鹤丸宗近点点头,想了想摁下了一个按钮,“放心,你弟弟条件比我好,我都挺过来了。”鹤丸宗近手下忙而不乱,手指在控制屏上点着什么,三日月偶尔在他身边,在他找不到按钮的时候帮他。
逐渐的信浓的慢慢平复了下来,但是身上的黑斑并没有消失。忙了一上午的众人都稍微送了口气。总司令让除相关人员,立刻离开不可逗留,回去各司其职。一期一振和厚藤四郎自然没有离开。三日月和鹤丸宗近毕竟是负责人,并没有能离开的资格。
鹤丸国永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等着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察觉到之后,转身对鹤丸笑了笑,“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再忙一会。”
“我没什么事儿,你就当我是打杂的好了……”鹤丸反坐着椅子,趴在椅背上。三日月盯着他看了一会,又转身投入工作。鹤丸宗近坐在控制台边,三日月一只手撑着台子一只手搭在鹤丸宗近肩上,说着鹤丸国永听不懂的话。
鹤丸国永显得有些失落,他盯着他的爱人,一言不发。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捣乱,所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就在他靠在椅背上快睡着的时候,他感觉被人抱了起来。
“你们先忙,我送他回去。”
“知道啦知道啦…”
三日月宗近抱着鹤丸国永回了宿舍,路上的时候鹤丸就已经醒了,现在他缩在被子里不愿意说话,“让你回来休息你不干…”
“给我开个空调,然后赶紧干活去…”
“是是是…工作没问题么?”
“大概吧…”
三日月本来搭在门上的手又放了下来,他回到鹤丸床边,“信浓那边应该晚上就能彻底控制住。”
接着他俯下身子凑近鹤丸的耳边,压低声音“晚上要是有心情一起去吃点什么?或者,吃你也行。”说完他亲了亲鹤丸的脸颊。
鹤丸立马翻身起来想打他,被三日月闪开了,“你吃醋的时候真可爱。”
“我没有!”
三日月勾起嘴角笑了笑,“晚上见。”说罢,就推门出去了。

TBC

——————
本章信浓的极化事故是因为亲妈把帽子画错了重新弄的梗,嗯。

评论(1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