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

道阻且长。

【利威尔b萌应援】【中心向】NO NAME

蝉鸣像要撕裂这个夏天一样,它们趴在树干上疯狂的叫着。刚刚开学,各大社团都开始了招新当然包括轻音社的组合——NO NAME。

“呐——米凯…热死了我要回去。”韩吉•佐耶把自己的马尾撩了起来把买来的棒冰贴在后颈上,稍微降了降温。

米凯看了看自己的同伴,轻音舍的前辈一毕业整个社团就剩下这两个人,今年招不到人就要面临废部了,所以两人决定临时起一个组合至少拉一个人进来呗,所以成立组合出道成为偶像拯救社团——都是,骗•人•的!

“不能放弃啊韩吉。”米凯嗅了嗅“我闻到了新人的气息。”

“真的假的啊?”韩吉猛地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他就看见一个背着吉他大概比她矮一头的黑发男生。“唔哦!真的啊!一下午因为你的低气压都没人过来来了个人还真是稀奇啊不过就是矮了点,不会是初中部的吧。”

“那个…有些事情可以不用这么详细的…”

“喂——那边那个——要不要来轻音部!”韩吉刚喊完就意识到衣服校徽的颜色是高二的色,心里大喊惨惨惨,不过他怎么没怎么见过这个人?没想到那人往这边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就走了。韩吉赶紧冲着他的背影喊到,“可以出道当学院偶像!”

不过那人依旧走掉了,头也不回。

“吓跑了吧…”

“屁,是因为你太丑了……”

米凯能怎么办米凯也很绝望啊。

“看样子还得找埃尔文…让他想办法。”

“我绝对看到他——就那天那个矮子——他听见我喊可以出道的时候他停了一下!绝对!”说着韩吉吞下了一块甜点,擦了擦手准备去摆弄他的贝斯。“埃尔文说一会要带人过来,不知道是谁,亏他能抓到人来这里。”米凯,整了整他的刘海把架子鼓上要移位的地方画了几个圈圈。

门开的时候韩吉的贝斯带子都吓断了。“你你你你你是那天那个…”韩吉硬是把矮子两个字咽下去了,结果米凯不识相的接了一句矮子。

那人掉头就走,被后面笑的飘花的埃尔文•史密斯老师拦下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愣是把转过去。那人一脸不爽的紧皱着眉,半天了才吐出一句话,“利威尔•阿克曼。”说是一句话也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

“总之,这是你们的新部员,因为一些原因停学了一年,再次上了高二,所以多关照啦。”听着他们的责任老师这样说道,韩吉啊的一声拉着埃尔文跑出门去一点不管屋子里面的米凯有多尴尬。

“喂我说秃子你确定这家伙没问题?”

“如果是技术方面,吉他和唱功都很好。”

“你咋知道的?”

“我隔壁隔壁隔壁就是他。”

“……”韩吉推了一下隐形眼镜,“那啥,就是他住东头你住西头呗…”

“不是…他住西头,我在东头。”

韩吉卸下了她的隐形眼镜。

不过总之皆大欢喜轻音部不废部但是NN这个组合也被迫成立要不然会被骂欺骗消费者。并且韩吉发现这个利威尔意外的好相处,做事情都很合情合理,不过就是眼神稍微凶神恶煞了点…或者偶尔打个架。

当利威尔再次手肘贴着ok绷出现在轻音部的时候韩吉差点把桌子掀了,“利威尔你是优等生吧!”

“是啊。”利威尔自顾自的坐在了桌子跟前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润嗓子。韩吉记得那天她上优秀了跑去找利威尔结果人家一甩手拍了一张95的卷子给他,还有五分是他大题懒得写过程。了不得哦。“那你为什么天天打架啊!”

“成绩好和打架有关系么?”

这话韩吉无法反驳…所以可算是弄明白了埃尔文说的那个,一些原因停学一年的一些原因是怎么回事了。好吧这个优等生可能和她想象中的优等生不太一样,哦不对,是太不一样。

米凯坐在利威尔旁边,近几个月利威尔的弹唱技巧他们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唱功有待加强,但是排练一遍就能过的天赋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他们的进度异常的快,几乎用了两周时间就把轻音部去年以及前年的曲子都过了一遍,然后现在准备谱一首新的了。

谱曲不知道为什么交给了利威尔,于是出现了大状况。

“我把弄好的谱子丢了。”虽然不太看得出来,韩吉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利威尔心情不太对劲,便问怎么了,却收到了这样的回答。利威尔很沮丧的跌坐在椅子上,握紧的拳头说明并不是丢了那么简单。

米凯倒是很镇静给他倒了杯茶,“你最后看见它是什么时候?”

“去食堂买面包之前。”利威尔呷了一口茶说道,“我清楚谁拿了它,不过现在去要也没什么用了,估计它在泥坑里或者哪个女厕所里,一帮混账。”

韩吉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先别生气,“你能不能再写一篇新的?”

“还有两周就是学园祭,韩吉你别难为他了。”米凯倒是挺替他说话,明明原来刀剑相向的时候都有。“总之利威尔,不许去打架。”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韩吉摸着下巴冥思苦想了一阵,猛地一拍利威尔的后背,差点让他把刚入口的茶吐出来。“我们集训吧!”

“哈?!”

“集训啦!就是最后两周申请住在社团,如果是埃尔文的话一定会同意的。如果谱子丢掉了那就三个人一起再写一份,三个人的话要快很多吧?”

米凯抽了抽鼻子表示同意,利威尔放下茶杯,“拒绝。”

“欸——别啊!利威尔!你不想出道么?”

“不想,下一个。”

“利威尔,不是我说啊,你写谱子是为了什么对不对,还是想在学园祭上…”

“因为我妹妹。”利威尔打断了韩吉的话,韩吉偏了偏头,“我没埃尔文提过你妹妹啊?”

“不是亲的。”

韩吉推了一下眼睛,之后和见到猎物一样向利威尔伸出了魔爪,“利威尔…”

“唔!”利威尔心下一惊立刻站起来,让韩吉扑了个空子,“恶心死了,你要干嘛!”

米凯再次抽了抽鼻子,“她的意思是,索性让你把你妹妹带过来好了。”韩吉听了猛点头,利威尔神色复杂的来回移着视线,之后正色道,“米凯,教教我,你是怎么从这张恶心的脸上读出台词的。”

“靠嗅觉。”

利威尔领着一个红色头发扎着双马尾的女孩进来的时候,韩吉一口茶喷了出来,“利威尔,这是你妹妹?!”

“嗯!我是伊莎贝尔,多指教啦!”女孩一拍胸脯咧嘴笑道。

韩吉连忙擦了擦嘴,丝毫不管被喷了一脸的米凯,冲到伊莎贝尔面前抱紧了他,“利威尔你妹妹那么可爱为啥你一点都不可爱!”然后有转向伊莎贝尔,“伊莎是吧,超可爱啊你,我是韩吉,多指教啦!”“韩吉桑好呀!其实呢兄者很可爱的,上次…”

“伊莎贝尔。”利威尔打断了伊莎贝尔的发言,阻止她继续把自己的黑历史一字不漏的透露给面前那个图谋不轨的危险人物,“如果要来帮忙的话就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开始干活了。”

“是,兄者!”伊莎俏皮的给利威尔敬了个礼,“那个,韩吉桑,服装定了吗?没有的话我来定服装好啦。”

“伊莎会设计嘛?”

“一点爱好而已。”

周末两天每日四个人都在连轴转的工作,韩吉和米凯负责谱曲,利威尔来负责作词,伊莎不知道又联系上了谁,好像是叫法兰,舞台策划和服装设计全权交由他们了,之后埃尔文带着他们的后辈,艾伦,三笠以及阿明提了一大兜子吃的来看他们。结果就埃尔文买的最少于是被米凯说了小气之后又跑去买了一兜专们给米凯,“吃,吃死你。”一向不怎么爱笑的利威尔突然没绷住从唇齿之间露出了气音。

“哇!兄者你笑了吗!”

“没有,干你的活。”

“欸伊莎你不要理你哥,他就是那种每天想着我最屌我不能笑的那种。”

“哇啊韩吉前辈利威尔前辈的脸已经黑了!”

“利威尔前辈把扫帚放下啊!”

“艾伦小心伤到你。”

“哇啊利威尔杀人啦!嗷——”

“韩吉你很吵我写不了谱子了!”

“你给我跪下,猪猡!”

“犯规哦利威尔你居然用歌词骂我!”

“兄者超帅!”

“干你的活!”

好像并不是连轴转的周末结束了,不过好在多灾多难的新歌总算谱了出来,周内他们利用课后的时间疯狂的练习着,米凯不断的删改着架子鼓谱子上的移位的部分,力求节奏不单调,韩吉的贝斯谈得一直很好,空间和立体感越来越强,而利威尔,他负责帅就好了。

“等下利威尔你的设定不太对。”

“我有在好好唱啊设定这事儿不能怪我吧。”

“你们利厨就是屌啊咿呀伊尔喂。”

“停下米凯,打你的鼓。”

等到第二个周末的时候伊莎把衣服带了过来,还把那位法兰也一同拉了过来。三人换上衣服之后法兰笑了笑又掏出了三段绷带,“还要有这个。”

“法兰不要那种恶心的东西给我蒙在眼睛上。”

“欸利威尔你知道了,伊莎你又剧透,那个啊你放心吧,好好消过毒啦。”

利威尔撇了撇嘴乖乖的让法兰将绷带缠绕在他头上,“伊莎瞅一眼你哥帅不帅。”法兰拍了拍手把利威尔推到伊莎贝尔面前。绷带遮住了一只眼睛和上半部分的脸,松松散散的挂在脸上,灰蓝色的眼睛因为阴影的遮挡显得更加有魅力,灰色的部分像是星空,蓝色的部分像是大海。

“兄…兄者!你你你你哇啊啊啊!你出纸片了生写了写真了我我我一定买!”

“啊,牙白…”韩吉感叹了一下,“好像没法戴眼镜了,完蛋,瞎了瞎了瞎了。”

“隐性是干嘛的…”米凯将绷带叠好塞到兜里,居高临下的看了韩吉一眼,抽了抽鼻子,轻声笑了笑。

韩吉推了一下隐形眼镜。

筹备了很久的学园祭终于到了,因为被提早拎去换上了演出服,没办法逛太多摊点,于是NN三人再次被埃尔文请客,拎来了苹果糖章鱼烧可丽饼鲷鱼烧三色丸子草莓大福甚至连一个摊点有卖的中华料理都拎了过来。

上场前利威尔偷偷在手心画了个人字之后吞了下去,不凑巧被回过头的韩吉看在眼里,“哇利威尔你再紧张么!”

“不,没有,闭嘴。”

“哈哈哈好啦!紧张就说嘛!大家都在的,你看伊莎和法兰在那边,哦哦艾伦也来啦…我找找,秃子在那儿!”韩吉说着拍了拍利威尔的背攀上了他的肩,“走吧,台上还有我和米凯呢嘛!你负责帅就好了。”

利威尔轻轻点了点头。

“嗯。”

灯光聚集在三人身上时利威尔突然觉得身体和心情轻了许多,他看见伊莎贝尔和法兰在台子下面跟着艾伦他们胡闹着打call,艾伦头上甚至还绑上了写有“NNLOVE”的字样头带,埃尔文显得安静很多,他只是坐在教师堆里,静静的看着他。

利威尔嘴角漾起笑意,将手放在弦上,米凯的架子鼓solo结束后,安静了半秒钟,他张开了嘴。


“跪下吧,猪猡们。”

fin



关于设定:采用了巨人中学的NN梗,你们出道吧快点。

关于伊莎对利威尔的称呼:原作为大哥(あにき a ni ki)以为时代和身份的不同改成了兄者(あにじゃ a ni jia)本想直接采用兄(あに a ni)的发音,但考虑到了中文的行文方式就放弃了,没有让伊莎开口叫哥哥(就是尼桑啦)是因为我觉得伊莎没有那么软吧(笑)

还是劳烦观众姥爷们给老利投上一票。

评论(1)

热度(21)